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搞笑微信公众号NOWRE正文

专访 Verdy:Logo 崇拜从十年前 BAPE 就开始了

2018-06-11 NOWRE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 NOWRE TV 独家原创视频


如果你关注日本最新的潮流资讯,一定会发现 “Girls Don’t Cry”、“Wasted Youth” 这样的 Slogan 从去年开始,频频出现在你的视线…


它们来自… 成长于大阪、现居东京的平面设计师、街头艺术家 Verdy。和朋友在 08 年成立 VK DESIGN 为地下派对、音乐节、滑板品牌做设计为开端,其后因与里原宿老字号品牌 BOUNTY HUNTER、Carrots、Midnight Studios、滑板店 Delta 等的合作开始备受瞩目,同时近年也负责大阪潮流名所 IMA:ZINE 旗下品牌 Zepanese Club 的视觉设计。


Verdy 于 Beams T 开设 “Wasted Youth” 展览(图片来源:beams)


Girls Don’t Cry 携手 Emotionally Unavailable 在 ComplexCon 开设展位,随后在洛杉矶 UNDEFEATED 开设期间限定店,进一步提升品牌在海外的知名度及曝光度(图片来源:Google)


以硬核、朋克文化为出发点,Verdy 的设计既汲取了青年文化的元素,同时又将简单直白、流行度高的平面设计风格发扬光大,极具辨识度和引发共鸣的标语也成为了他的杀手锏。通过木村カエラ、模特 EMMA、社交红人 John Ross 等人上身,以及东京和大阪当地滑手和青年群体的推崇,他以 Pop-up 形式进行的展览项目 Wasted Youth、品牌 Girls Don’t Cry 一跃成为了日本当下最具话题性的街头品牌之一,也就是成立后一两年的事…


Verdy 为 Midnight Studios 设计的朋克风格图案


“Girls Don’t Cry” 其实是来源于 Verdy 妻子非常喜欢的乐队 The Cure 的歌曲 “Boys Don’t Cry” ,他想借由这个 Slogan 告诉妻子,“即使是有任何困难的事情,也希望能和自己一起分享。”希望和亲密的人表达感情的标语成为了他设计中最要的标志,也是令大家记住他的最有效媒介。


Girl’s Don’t Cry 在大阪进行的一日 Pop-up(图片来源:eyescream)


“没有什么东西是无用的,没有什么事情是浪费时间的,即便你虚度了一天也是有它的意义”、“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各种不开心的事,Don’t Cry 就是让你提醒自己更加坚强”… Verdy 基于自己生活中最平常却又是人人都会面对的情况,将其转换为创作素材,诠释在最基础的 T 恤上。


“比起单纯的画画,希望做更有意义的东西。所以就算不画画,只要文字具有意义都是好的。总之就是不想做那种轻飘飘的流逝于世的事情,既然做就希望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Verdy 这样认为。


“Wasted Youth” 主题艺术体验上海 Pop-up 现场(图片来源:INNERSECT)


不久前 “Wasted Youth” 的 Pop-up 来到了上海,由 INNERSECT 呈现这次艺术体验活动,长乐路的三层楼洋房被打造成了 Verdy 的艺术体验工作台。店铺地面由 “Wasted Youth” Logo 覆盖,此次的主视觉、Verdy 标志性的 “郁金香与啤酒罐” 特别根据 INNERSECT 的 PANTONE 色调调整为了明亮的黄色,现场还设置了丝网印刷设备,更像是为街头文化爱好者们提供了一个聚会交流和动手体验的空间。



不同于品牌季度性地推出新系列,Verdy 的每次艺术企划都是以一个图像为主题,以此展开衍生品的设计。而 “Wasted Youth” 的主题作品就是 “郁金香与啤酒罐”,他自己解释日本郁金香的花语是初恋,而啤酒、散落的烟头和药片象征着失意的时刻,这幅图像描绘了 Verdy 自己的 “Youth”。画面除了他赋予意义的每一个意象,再无其他多余的修饰。


我们也在现场对 Verdy 进行了采访,聊聊他对 “Wasted Youth” 的真实想法,以及自己的 Pop-up 为何大排长龙、互联网对街头文化的影响等问题。




Verdy

平面设计师、街头艺术家



「没有什么事情是浪费时间的,我的作品和 Wasted 有着相反的意义」



作为一位平面设计师,你的设计风格是怎么形成的?从最早为朋克乐队的现场制作海报,到滑板、街头服饰等领域的设计,你如何将它们贯穿起来?


Verdy:我所有的作品都来自于日常生活、电影、音乐的灵感,我希望将自己的想法和感受,用言语诉诸涂鸦之中。另外我的设计重点是不会加入冗杂多余的元素,会注意整体的视觉效果和留白。


Verdy 在东京 kit gallery 举行的个展《ANARCHY & PEACE》(图片来源:Google)


Verdy(VK DESIGN)为硬核乐队 TRASH TALK 的日本巡演设计海报(图片来源:Instagram@verdy)


大概是从中学时代开始,我便开始深受里原宿文化的影响,那时无论是朋克文化还是滑板文化都联系在一起,并且让我彻底喜欢上了它们,自己内心也萌生了希望与自己喜欢的这些文化一起成长的信念,便去学习了插画设计,并在之后做了很多与这些文化有关联的工作。早期开始为朋克乐队的演出现场制作海报,是因为像海报还有 T 恤这些,比较容易表达以及传播。我一直以来就是去不断地接触我所喜欢的领域,然后将自己喜欢的东西都融合在一起去创作。


Verdy 当天身穿 BLACK FLAG 乐队 T 恤,还有他的 “Wasted Youth” 以及乐队海报创作经历,与从 PUNK ARCHIVE 里搜罗的海报出现了有趣的巧合(图片来源:Google)


介绍一下你的 “Wasted Youth” 主题展览,为什么会有 “没有什么事情是浪费时间的” 这样的想法?和你热衷的青年文化又有什么关系?


Verdy:正因为我对青年文化的热爱,才促使我去做 “Wasted Youth”,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关于我 “没有什么事情是浪费时间的(Nothing goes to waste)” 的人生态度,我的作品其实和 “Wasted” 有着相反的意义。我年轻的时候有过一段玩乐队的时间,但是那些看似浪费的颓废时光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也影响了我之后的创作


“Wasted Youth” 主题艺术体验上海 Pop-up 现场


负责大阪选物店 IMA:ZINE 的街头品牌 Zepanese Club 的视觉设计,这是你除了自己的品牌之外唯一有固定合作的吧。


Verdy:IMA:ZINE 和 Zepanese Club 是我在大阪非常尊重的一位前辈谷篤人创办的,很荣幸可以负责品牌的视觉设计。大阪其实是个多元化的城市,谷篤人前辈非常重视文化的多元性,他告诉我大阪的风格不止街头,甚至还有雷鬼、印第安等等。我自己也是按照他的多元化方向在做,设计期间受到了很多他的指导和帮助,也影响到自己现在的作品风格。


谷篤人在 BEAMS 担任买手的职位长达 13 年,随后创立大阪选物店 IMA:ZINE 和品牌 Zepanese Club(图片来源:Mastered)


Zepanese Club 由谷篤人和身边好友等亲身演绎,呈现真实和自由的态度(图片来源:Zepanese Club)



「快速成名后很多人难以再将自己的风格坚持下去,而我一定会尽量保持」



“Girls Don’t Cry” 在世界各地做 Pop-up,你为什么选择以这个方式推出品牌?未来是否有开设实体店的必要?


Verdy:我过去一个人在做这个品牌的时候,精力和财力都有限,并没有想到做 Pop-up。但是后来受到了洛杉矶那边朋友的影响,他们经常将 T 恤等产品放在 Pop-up 展示,以此来传递他们的世界观,所以我才开始计划这件事,我也希望通过 Pop-up 这种形式向全世界各地的人传递我的世界观。Pop-up 的产品给人一种不能轻易获得所以更加会去重视的感受,另外 Pop-up 就像歌手去不同地方开演唱会一样,代表向外走


我将来应该不会开设实体店铺,就算有我应该也是用它来做各种 Pop-up,我还是希望在我的能力之下去往更多的地方。


Girls Don’t Cry 今年初在东京 SO1 画廊的 Pop-up 现场(图片来源:eyescream)


你在东京的 SO1 画廊 Pop-up 大排长龙,在你看来造成这样吸引力的原因是什么?Logo 为什么会成为现在年轻人追逐的符号?


Verdy:无论是 Supreme 的 Box Logo,还是 Off-White、Anti Social Social Club,大家都在追求这些品牌,我并没有想让自己的品牌变成这样,我想传达的就是自己的所思所想。我也思考了现在的这种过度消费的现象,大家追捧和消费的理由无非就是社交网络上不断积攒的高人气。快速成名以后很多人难以再将自己的风格坚持下去,而我一定会尽量保持。



年轻人对于 Logo 的热衷很普遍,自己穿着的话其实也会有这种状态,这个现象就像十年前大家狂热追捧 BAPE 的 Logo 一样,当时的我也如此,当 Logo 成为自己的东西时会产生那种不知缘由的满足感。当然是希望大家首先能喜欢产品,因为喜欢而愿意去了解背后的文化就更好了,不过我也不会刻意地希望他们一定要了解。


由《Ollie》策划的 KICKS MUSEUM,有国井荣之、藤原浩、小木”Poggy”基史、NIGO、Virgil Abloh 等带来的收藏,Verdy 参与了 Sneaker Box Art 的创作(图片来源:Instagram@verdy)


你参加过 KICKS MUSEUM 展览,对球鞋文化有什么自己的看法?你自己有哪些特别的收藏吗?


Verdy:在东京大家对球鞋的喜好程度一直都非常的火热,我平时穿得最多的就是 Nike,还喜欢 AJ1 以及 BAPE 和 Converse 的合作,我其实不是一个特别会去收藏球鞋的人,只要有新鞋都会去穿,现在穿的这双(Virgil Abloh x Nike Air VaporMax)是我最近最喜欢的。



日本作为亚洲街头文化的中心,你身处其中的感受是什么?当地街头文化也非常和生活方式结合,从披萨店、咖啡店到画廊,你认为是什么原因造就这么有机的结合?


Verdy:日本的确在街头文化的发展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从里原宿时期开始带动了街头文化在日本的发生,像是藤原浩、NIGO 这些人推动了当时的盛况,甚至影响了全世界。不过可惜的是日本现在做街头品牌的人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多了。


“WASTED YOUTH” 展览也曾在 ABOUT LIFE COFFEE BREWERS 展开过(图片来源:SHO MITSUI)


如今很多做街头品牌的人,也很喜欢开咖啡店、披萨店或者与它们合作等等,这也是表达态度和生活方式的一种方式。因为我们都想做出更有意思的东西,这是继续做下去的驱动力。


Verdy 在《Warp》上的连载栏目持续分享品牌故事,目前已到 #006 期(图片来源:Warp)


你经常合作、并且有专栏的日本潮流杂志《Warp》 不久前宣布将停止纸质杂志,面对信息碎片化的今天,纸媒停刊而更注重线上,或是缩短期数转向精选方式。你有什么看法?


Verdy:我从过去开始就很喜欢杂志,我还会收集 20 年前的街头潮流老杂志,但是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讲,在互联网上看到的东西太多了,杂志的魅力不断下降是一个既定的事实。杂志首先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制作,所以在时效性方面和互联网的内容相比没有竞争力,另一方面现在的人越来越读不进深度的东西,所以杂志的存在开始不适应现代人的习惯。但是在我看来,杂志有它能够承载文化的意义,对于杂志和网络媒体到底孰好孰坏,我无法下定论。



Girls Don’t Cry x Undercover 系列 Lookbook,由Asato Iida 掌镜拍摄造型特辑,Paulo Calle 负责艺术指导(图片来源:Instagram@verdy)


在结束了上海的期间限定店之后,Verdy 带着 Girls Don’t Cry 去到 MADSTORE 东京原宿店以及 MADSTORE 名古屋 PARCO 店,继续他的期间限定店企划,并且携手 Undercover 推出了合作胶囊系列。


Memorable hit by Slow Guns = Slogans,Verdy 首先找到了简单直白又能在年轻一代引发共鸣的文字,大大提升了大家的穿着兴趣;同时他懂得 “Connecting People”,通过自己长期融入当地青年群体的背景,与他们建立联系而发展起来的社群共享;当然也得益于社交媒体的帮助以及街头服饰与主流交织的现状。不过最重要的,是真诚对待自己的创作,这是他所有成功原因中最不可或缺的。



最后是大家的福利时间,此次 INNERSECT 呈现 “Wasted Youth”主题艺术体验 Pop-up 上海站,现场由 Verdy 本人签名、限量 90 版的黄色配色 “郁金香与啤酒罐” 丝网版画,将有其中三份可以让你带回家。在留言中和我们分享你对于 “Wasted Youth” 的想法,我们将抽选 3 位粉丝随机送出丝网版画一张,开奖结果将于 6 月 13 日在留言区里直接回复选出得奖者


此次 “Wasted Youth” 艺术体验 Pop-up 上海站的期间发售限定单品,INNERSECT APP 在上架之后 5 天内售罄,不过已于前两日再度补货,想要购买的朋友可以前往 INNERSECT APP 进行选购。



作者: Didi Hu

摄影师: SEEKWHITE

摄像师:LIUYUANQUAN、SEEKWHITE

后期: LIUYUANQUAN


热门内容

击以下图片查看


如此看来,“公鸭”真的要成 adidas 的人了?


这双 Triple-S 应该没几个人拥有


专访洼冢洋介:我不关注潮流,就像个老头一样




Advertising:ad@nowre.com

Marketing:info@nowre.com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Logo BAPE Verdy 专访 崇拜 十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