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红人微信公众号幻想阅读会正文

被公公下药,他要了我一次又一次

2017-05-31 幻想阅读会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我家是开超市的,记得那天我爸他们都不在家,我一个人在家看店子,下午的时候进来个穿校服的妹子,还是我们学校的。看着有点稚嫩,不过长得还挺好看的,我就主动搭讪问她:同学你买啥啊?

她看了我一眼,声音小的跟苍蝇一样说:随便看看。看着她那羞答答的模样,我更是乐了,就是喜欢调戏这种爱害羞内向的女孩。平常我都不去看监控的,但是遇到美女的话,我就特别喜欢从监控里偷看她们,那种感觉是很兴奋的,不过有时候会有些女的太掉价了,长得挺好看,但是会在没人的地方抠鼻子,还把鼻屎抹在货架上,即便我有再强的兴致,也瞬间灭干了。

店并不是很大,这女的走到最后面拐角那,就从货架上拿了两根香肠,是那种两块钱一根的,接下来一幕,就让我大跌眼镜了,她居然慌慌张张的塞进了她的上衣兜里。给我看得心里砰砰直跳,暗想今天算你运气背,被老子抓住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等那女的过来的时候,手里就拿了一袋干脆面,问我多少钱。

我一边从前台走出来,一边告诉她:五毛钱!她从兜里掏出五毛给我后就想走,我赶紧吆喝住她,说:等等!随后过去把店门给关上,这女生立马就有点慌张了,问我干嘛,她已经给了钱了。

我也没跟她多墨迹,直接过去一手拉开衣兜,一手塞进去,直接就掏出两根香肠来。

这女的瞬间就吓傻了,惊恐的望着我,我故意吓唬她,用很严厉的口气说:咋回事这是,偷东西?她赶紧摇摇头,说她在别的地方买的。

我心里暗笑,死到临头了,还在这嘴硬。我说放屁,过来跟老子看看监控来!说着,就拉着她往监控那走,她这才注意到,在前台角落那有个显示器,便不说话了。

我问了她好几句,这事咋办,她都不说话,我说那你给我一百块钱私了,要不我就报警,叫你家长,这下给她吓得身子都开始发抖,还哭了出来。

我这人就是心软,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这么好看的一女的,我赶紧给她说别哭了,不告诉家长也行,也不用你给我钱,你把这香肠吃了咋样?说着句话的时候,我心里起了个邪恶的念头。

这女的听我说不告诉家长,就忍住不哭了,但还是一副很害怕的样子看着我,说真的嘛?

我说当然,然后我把香肠凑到她嘴边,还故意敲了敲她的嘴唇,她可能是嫌丢人吧,不敢看我,就把眼睛闭上了。

那种感觉,特别满足啊,同时我也怪兴奋,完事我让她把她的QQ号告诉我,她一开始不太乐意,但在我的胁迫下,只好给了我,我还赶紧去电脑那给加上了,确定就是她之后,才让她走,临走的时候问了她的名字,她叫林思雅。

晚上七点多,吃过饭后,她的QQ就上了,我直接就给她发了个微笑的表情,但是好半天她都不搭理我,我就生气了,说你要是敢不搭理我,我就告诉你家长,这句话果然管用,她赶紧说她在呢,刚才吃饭去了,并不是不搭理我。

之前只知道她是我们学校的,并不知道是哪个班的,所以这时候我就问她,你是哪个班的啊?

她说是五班的,跟她聊天的时候我还进了她空间,有几个相册是公开的,其中一个里面是她,还有一个是锁着的,我寻思不会是她的私密照吧?

我给她要密码,她不给,我也没惯她的毛病,直接就开始倒数:3!2!1!

她立马就说等下,说十分钟后给我,我寻思里面肯定有见不得人的,她想先删掉再给我,就赶紧说我再数三下,你不告诉我,我不举报你我不是人。刚说完,她就把密码给我了。

我赶紧进了她相册,里面还真有些她的私密照,我赶紧保存了下来。过了几分钟,她问我看完没,看完她就要关空间了,我说关吧,心里则暗想,这妹子明显情商不够,以后可以多多要挟下。

我也问她了,看她的样子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啊,为啥会去我家店里偷东西啊,她说她家原来可有钱了,她爸爸厂子倒毙了,人都跑了,她妈妈没钱了,她都好几天没吃到肉了,身上也没钱,才偷的。

听她这样说,我也有点心软,就跟她说:以后想吃香肠了,就来找我。后来上学的时候,我还专门在他们教室门口溜达,也见过她几次,当时就想,要是我对象多好啊,差不多一星期吧,我俩就在QQ上聊的熟了,她也认我做她的干哥哥了。

我挺喜欢这个有点呆萌的干妹,有时候在学校里她也给我叫干哥,声音软糯糯的,听得我好兴奋,心里就在寻思着得想个办法把她泡到手啊,要不然这一天给我心里痒得不行。

那天中午放学,我吃过饭后跟同学在操场打篮球,林思雅就跑来找我了,我看她眼睛里还含着泪水,脸蛋上有个巴掌印,估计是挨打了。我问她咋了,林思雅委屈的说:你是我干哥哥不?我说是啊,咋了这是?她说她被同学打了一耳光,让我给她报仇去。我一听心里就有些紧张,我虽然学习成绩不好,可我在学校也从来不会打架惹事,我哪有那本事去给林思雅报仇啊?

我之前为了泡她,就在她面前装逼说以后在学校有啥事都可以来找我,我会罩着她,这会儿我要是认怂了不敢去,她肯定瞧不起我,估计就泡不到她了,那会儿女生都喜欢成绩好和混的好的男生。林思雅见我不说话,就问我是不是不敢去,要不行就算了,我不想让林思雅瞧不起,就说去看看吧,旁边两个跟我关系不错的哥们儿问我,他们要不要也跟过去。

我寻思着人多也有威慑力点,万一真干起来了,我一个人肯定吃亏,就说一起去吧。林思雅破涕为笑说:干哥你真好。我也假装牛逼哄哄的说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林思雅带着我们去了小操场那边,我看有一群人坐在那,心里顿时有点发虚了,不过事已至此,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林思雅走过去指着坐在地上的一个短发女生说就是她,我看了一眼那短发女生长得也怪好看的,我问是不是她打了我妹妹,那女的说,是又咋样?这时短发女身边的几个男生都站了起来,我强忍着心虚,鼓起胆子说:林思雅是我干妹,我不能不管啊。要不你就给我个面子,给她道个歉,这个事就算过去了。短发女不屑的对我竖起一根中指说:给你个锤子要不要?煞笔玩意儿,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你算老几啊?短发女这句话把我顶得够呛,我憋红了脸,就像是被人打了一耳光似的。

我也有点虚了,面子上也挂不住,可短发女突然间一脚就踹我裤裆里,给我疼的啊,顿时就在地上打滚,短发女骂了句废物,另外几个男的围了过来,我那两个哥们儿也是怂包,本以为对方是女的,能吓唬一下,看见我挨了打,两人屁都没敢放一个就跑了,我暗骂这两狗日的不靠谱。短发女揪住林思雅的头发说,以后找干哥也找个像样的,这种废物别叫出来丢人现眼。

短发女喊了声停,那三个男的才没有继续打我,她走过来又是一脚踩我裤裆上,我感觉是不是要被她给整废了。

短发女说:“傻逼,没本事还学人家当出头鸟啊?看你这逼样还不如个娘们儿呢,白瞎了裤裆里带个把儿。我听说你家开超市的,姐们儿最近没烟抽了,你明天带两条烟来,这事就算过去了。你要不带来,明天我还叫人干你。”短发女说完后这才得意的跟那群男生离开。

林思雅赶紧过来问我咋样了,她见我鼻青脸肿的在地上打滚,都吓哭了。

我身上的痛还是其次,最主要是被那骚娘们儿踹了一脚,痛的要命,不知道会不会出啥问题,要是被踢废了,老子才亏大发了。林思雅把我扶了起来,说我的脸色特别难看,很吓人,要送我去医务室。

这种事我不好意思去医务室啊,就说不去,让她把我扶到操场后面的小树林去休息。

林思雅把我扶到地点后,陪我休息了会儿,告诉我那个短发女叫白菲,混得挺拽的,我说你等着看吧,我肯定给你报仇,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我就是装装逼而已,人家不来干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林思雅难为情的说:要不就算了吧,省得你又被打了。听了这话我暗想这丫头真懂事,否则她非逼着我去报仇,我还不知道该咋办呢,不过我还是装逼的说:算啥啊算,这事你就别管了,我不能让你被人欺负。

快上课的时候,我跟林思雅分开后就回教室去了,我那两个哥们儿看我鼻青脸肿的,赶紧过来问我有事没,我恼怒的骂他们俩:“你们俩操蛋玩意儿,成天在我面前吹牛逼挺能耐的,到真的时候连个屁都不敢放,比狗还跑得快。”

两人解释说对方人多打不过,等下午放学去堵那女的给我报仇,我说你俩可别吹牛逼了。我可不敢再去招惹白菲,免得再给人家打了也是活该。

第二天我骑车去学校,白菲还真的就在校门口等着我,我心里咯噔一下,白菲对我勾了勾手指,我硬着头皮过去,她问我烟带来没,我从包里拿出两条红塔山递给她,白菲这才让我滚蛋,我听见她在背后说,真他妈的孬,以后不愁没烟抽了,我心里怪难受的,把她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个遍,心想以后等老子牛逼了,有的你好看。

这事我以为就这么过去了,可没过两天,白菲又跑来问我要烟,我说不行,上次拿烟被我爸发现,我差点被打了。白菲说,那是你的事,明天看不到烟你就完了,看她那得意的嘴脸,我真想一巴掌扇她脸上。

但我也打听过了,白菲也有个干哥是我们学校的混子之一,大家都叫他暴龙哥,我根本招惹不起,只能忍气吞声。第二天我又给她拿了两条红塔山,白菲用手在我脸上拍了拍说,你比我家养的狗都听话,来,给姐姐学两声狗叫听听。我握紧了拳头,很想一拳砸她脸上,拿了老子的烟,还侮辱我,实在是太过分了!最后我还是忍下来了,但她却没打算放过我,不断对我敲诈勒索,除了拿烟,隔三差五的还让我给她拿零食,越来越过分,白菲不仅自己找我要东西,还给别人说,有些混子也开始找我要烟,我不同意就挨打,这些家伙都把我当成冤大头了,那段时间我真是苦不堪言。

店子里不断掉东西,还是被我爸给发现了,那天我回去就被我爸一顿暴打,解下皮带就往我身上抽,我心里恨死白菲这骚娘们儿了,第二天去学校,白菲又在那等着我,一见我她就伸出手来问我东西带了没,我一肚子的怒火,没好气的说,什么东西?

白菲得意的说,少他妈的跟老子装蒜,赶紧拿来,看你皮痒了是吧?白菲根本没把我当人看,而是当狗使唤了,我就算再怂,也是有尊严的啊。我说,我没带,以后也不会再给你拿东西了,你真以为我好欺负?

我这话刚说完,白菲甩手就是一巴掌扇在我脸上说,老子就欺负你,怎么了?狗东西!当时校门口来来往往不少学生,都看到这一幕,停下脚步来看着我俩,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不仅是疼,更觉得丢脸。堂堂一大老爷们,却被一女的打,我彻底的爆发了,也是一巴掌扇在白菲的脸上,她白皙的脸蛋上顿时出现五个手指印。我咬牙切齿的说:“别再叫老子狗东西,我他妈的不是你的狗!臭婊子!”

白菲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她指着我的鼻子说:“好!你有种,狗杂碎,你等着,老子不会放过你的。”白菲捂着脸跑开了,我感觉手掌心有点疼,那一巴掌我打得不轻,也是我第一次打人,手都在颤抖,但我知道,这一巴掌肯定打出问题来了,白菲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我回到教室后整个人都坐立不安,那一巴掌是打爽了,但接下来的问题就严重了,我那两个哥们儿跑过来问我刚是不是在校门口跟白菲干起来了,东子说:“你行啊,还真没看出来你敢打白菲,以后我们哥俩都跟你混了。”

我烦躁的说,滚犊子。我这两个怂包哥们儿干架是肯定靠不住的,我心想等下午放学我就提前先跑了,结果还没等到放学,第二节课刚下课,白菲就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我们教室来了。

白菲站在门口吼道:“林枭,给老子滚出来!”我被吓懵了,心想这下完犊子了,这白菲的胆子真大,敢带着直接到教室来干我,估计也是怕我跑了,白菲带了十来个男生,其中一个就是她干哥暴龙,那一米七多的身高站在那就怪吓人的。

我吓得不敢出去,暴龙说:“我是来找林枭的,不关你们的事,一个个都他妈的闪开点。”没人敢触暴龙的霉头,更没人会来帮我,结果可想而知,我被一顿围殴,只能蜷缩在教室的角落里尽量护住脑袋。暴龙走过来,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将我拎了起来,唾沫横飞的吼道:“小鳖犊子,连我的干妹你都敢打,是不是活腻了?”

我一句话都没敢说,全班同学就目睹这一切,没人替我说话,没人替我叫老师,那一刻我真有些绝望了。白菲扭着屁股走过来,狠狠的扇了我几耳光,打得我耳朵嗡嗡作响,白菲说:“狗杂碎,我说了不会放过你的。明天,记得带烟来,另外再拿两百块钱,算是你打我那一巴掌的补偿,要不然老子废了你。”

暴龙把我扔墙角的垃圾堆里,带着人扬长而去,我那两个哥们儿这才过来扶我,我把他们俩给推开了,被人羞辱成这样,我已经无地自容了。我跌跌撞撞的走出教室,跑到厕所去了,我拧开水龙头,把脑袋扎进去,冷水刺激得我浑身更加刺痛,脸肿得像个猪头,走到哪儿都是笑柄,要是被林思雅知道,我就更没脸了。

我一脚踹在厕所的门上,自暴自弃的吼道:“窝囊废!”

我没有再回教室去上课,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离开了学校,我不明白为什么白菲和暴龙非要来欺负我,难道真的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吗?我回家后躲在自己房间里,不知道以后该咋办。继续给他们拿东西?只怕白菲跟暴龙那是无底洞,要烟要钱,没完没了。而且这事告诉家长也没用,我爸总不能每天在学校守着我。

晚上林思雅还给我打了电话,她说听人说白菲又找我麻烦了,问我有没有事,我不想让林思雅知道我窝囊,就故作轻松的说没事,我会找她报仇的。林思雅劝我说,算了吧,你斗不过她,都是我不好,那天不该找你的。

这事还真不能怪林思雅,谁叫我平时在她面前吹牛逼说自己混的好呢,她挨了打肯定想到找我帮忙,自己吹的牛逼,跪着也要吹下去啊。我说你等着瞧吧,我不会放过白菲的。我决定要报复白菲,否则以后我在学校就没有立足之地了,所有事都是这娘们儿搞出来的,我对她恨之入骨。

第二天我带了两条烟和二百块钱去学校,不过这烟和钱可不是给白菲的。我直接去了学校外面的台球室,这里是学校的混子经常聚集的地方,我挨着找了两家台球室才找到人,犹豫了一下才走进去。

这里聚集了一群混子,其中有一个是我们班的,叫徐杰,他看到我就不屑的说:“你跑这儿来干嘛?这可不是你该来玩的地方。”我说我找强哥。徐杰说:“想让强哥帮你出头?在做梦吧你,赶紧滚,我要活成你这怂逼样,都不好意思来学校了。”

我要找的强哥也是我们学校的大混子,长着两颗龅牙,人称龅牙强,不过基本上没人敢这么叫他,都要叫一声强哥,论手段一点都不比暴龙差,甚至还要厉害一点,在我们学校是说了算的人,暴龙也要给他面子。我看见龅牙强就在旁边,便喊道:“强哥,我想跟你混,你收我做小弟吧。”

台球室里的人都停了下来,把目光转向我身上了。龅牙强看了我一眼,就继续打球了,徐杰骂道:“你他妈的有病吧?不知道强哥从来不收废物小弟吗?”我说我不是废物,徐杰竖着眉毛说,快滚,要不然老子踹你出去。

这时龅牙强打完一局了,扔掉手里的球杆走过来问咋回事,徐杰把我被白菲和暴龙打的事说了下,然后说咱们没必须要趟浑水,龅牙强点了点头,我赶紧说:“强哥,我是真心想跟你混,不想再被人欺负了。这是小弟的一点心意。”

我赶紧从包里掏出两条红色的娇子烟,那会儿学生基本上都抽七块的红塔山,十五块的红娇就算高级货了,我为了报仇也是下了血本,拿了烟之后,我又掏了两百块给龅牙强说:“强哥,这是孝敬你的,你拿去零花。”

龅牙强看到烟和钱之后,眼睛一亮,呵呵笑了笑说:“你小子倒还懂事啊,看你这么有诚意,我就发善心帮帮你吧。不过你可别指望我会帮你修理暴龙。”我顿时松了一口气,感觉背心都是凉飕飕的,我连忙说谢谢强哥,心里也知道暴龙也不是好惹的,龅牙强肯定不会主动去招惹,只要他以后愿意罩着我,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他挥了挥手就让我走,我说白菲他们估计在校门口堵我呢,龅牙强对徐杰说,杰子,你带两个兄弟过去看看,顺便给暴龙打个招呼。

龅牙强说话间好像没怎么把暴龙放在眼里,徐杰点了点头,龅牙强拆开我给的烟扔了一包给他,徐杰这才带着我离开了台球室,有了龅牙强这个靠山,我一下就有信心了,走路都能挺直腰杆,心想等会儿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白菲。

至于暴龙,等我牛逼之后再跟他算账。到了校门口,果然白菲在那等着我,旁边还站着两男的,白菲看到我之后就说:“狗杂碎,东西呢?”

徐杰就在我旁边站着,我也就不怕了,握着拳头说:“没有!我说了,不会再给你拿任何东西。”白菲愣了一下,骂了句狗杂碎,抬手就想扇我,我早有防备,抓住了她的手,反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她脸上吼道:“草泥马的,老子不是狗杂碎!”

白菲张口闭口都是狗杂碎,这让我非常愤怒,这一巴掌把白菲给打懵了,我心里也爽了。白菲这个臭娘们儿一直欺负我,我早就受够了,这一巴掌算是扬眉吐气了!

白菲尖叫着说:“狗杂碎,你竟然敢打我?!你死定了!”

她刚说完,我又扇了她一巴掌吼道:“别叫老子狗杂碎!老子忍你很久了。”接连两巴掌彻底把白菲的脸蛋打得肿了起来,她旁边的两个男的这才反应过来……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下药 一次 公公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