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红人微信公众号媒通社正文

我看到很多媒体人转型后年薪都加了个零

2018-09-14 媒通社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我认识的好几个朋友,都已像这样解决了自己的财务自由。他们转型的标志,就是在收入后面加个零。什么意思?原来年收入20万,那就200万,原来50万,那就500万。你的作品,你的资历,你在这个圈子的人脉和地位,有底气让老板给你的收入加个零。对,这就叫变现。在传统媒体积累多年后把自己卖了,卖个好价钱。




作者 |曹林

编辑|小满

来源|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



一个很有新闻追求的学生,在某财经媒体实习后,本来可以去学经济然后去投行去金融圈赚大钱,最后她还是选择了新闻,为去她心仪的媒体做准备。不过她最终做选择时,还是忐忑地跟我说:听说做记者做媒体收入很低,以后日子会过得比较苦。


我鼓励她说,其实记者这个行业跟其他那些“钱途光明”的行业没多大区别,收入得靠自己去挣,看自己为所从事的这个职业做了多少积累和准备。这个行业的收入也呈金字塔式分布,基本上有三个档次。媒体人手,月入6000元。媒体人才,月入6万元。行业人物,月入60万元。关键是你想成为哪个档次的,你自己的奋斗和积累配不配得上那个档次。


月入60万元?听起来像一个梦,做媒体的怎么可能月入60万?我认识的好几个朋友,都已像这样解决了自己的财务自由。他们转型的标志,就是在收入后面加个零。什么意思?原来年收入20万,那就200万,原来50万,那就500万。你的作品,你的资历,你在这个圈子的人脉和地位,有底气让老板给你的收入加个零。对,这就叫变现。在传统媒体积累多年后把自己卖了,卖个好价钱。



刚毕业,才工作一两年,就想着变现,甚至急吼吼地在校园里就想着变现,变什么现啊?你在课堂上学到的那些,有什么好变的?刚毕业就想着“年薪”的,就奔着“某某网红助理月入5万”,往往都没啥出息,永远就是个“小编”。新技术浪潮滚滚而下,最容易被新媒体碾压的就是这些“未熟就创、急于变现”的人。在这个江湖积累了充分的社会资本,从传统媒体做起,在采写编评扎实调查中有了职业资历,有了自己的媒体“代表作”,有了“一提起某个作品就想到某个作者名”的江湖地位。转型,想怎么转都可以了,转到哪里都是人才。


很多媒体人当下都有一种转型焦虑,甚至对“山东新媒体村月入上万的农妇”有点羡慕,觉得自己被山东新媒体农妇碾压了。最近我给一个媒体集团的新人培训时说到了这事,我问他们羡不羡慕那些农妇,有人回答说羡慕。我说,千万别羡慕。——她们即使抓住了新媒体的机会,有了这样让自己脱贫的收入,但这是她们的人生顶峰,她们的天花板,她们至多也就这样了,守株待兔凑巧弄几个爆款,月入个七八千。但你们跟他们不一样,不要把自己拉底到那种层次,你们的职业有着无数的想象力,即使不说职业成就感,新闻成就感,推动社会进步的成就感,就拿收入来说,你们的收入有着无限的想象力,农妇最高的收入只是你们的起点,你们的职业顶峰有无限的想象力。



在讲课中,我给他们按这样的收入框架进行了分享:这个行业,作为人手,守住月入6千的工作,需要哪些能力。奔向月入6万的岗位,需要哪些能力。能够月入60万,需要哪些积累。说实话,我不关心收入,但我知道,现在的孩子们都关心收入,关心房子和票子,我主要想用这种“收入框架”告诉他们,收入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了,你的能力得配得上高收入。提起高收入,千万不能让人瞧不起,你也配?


如果不学无术,基本的采编和把关能力都没有,常出错,缺乏新闻素养,那么能“人手”的工作都守不住。“人手”呢,就是可替代性很强,新闻这行,上手的话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一个新手培训个把月就能马马虎虎写稿,招个新人,很容易就替代了你的工作岗位,这种“人手”是最焦虑的,新媒体大潮下,也容易被机器和算法所替代。成为人才,就不一样了,有了自己固定的读者群,有了新闻江湖地位,换到哪个平台文章都有人看,是各个平台竞相邀请的入驻对象,物质和精神上不必信赖某个固定的单位。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收入当然应该高。


人物更不一样了,精神领袖,行业精英,不仅自己行,还能带团队,指挥着一个队伍,自然能成为金字塔尖的人物。这种人在行业浸淫数十年,积累了这样的资本,一转型,就解决财务自由了。——这种人不仅自己转型成功,而且带着一帮兄弟成功突围,在新平台获得新生。



相比其他职业,记者收入其实并不低,可以算是这个社会的中产。我在文章中早说过,想靠记者收入迅速买一套房,根本不可能。――这不是新闻行业不行,是房价不行,病态的房价之下,没有哪个行业可以让就业者两三年就能买套房。靠记者收入无法养家糊口,那不是这个行业不行,肯定是自己不行。


记者收入低,这个误解是怎么形成的呢?原因之一是媒体人的矫情,这个群体掌握着一定话语权,所以这个群体的焦虑很多容易被放大,苦,累,加班,收入低,最好别报这个行业,哪个行业没有这种抱怨呢?媒体人手中有喇叭,自身焦虑更容易放大。另一方面,可能跟媒体人的心态失衡有关,记者见多识广,常常采访有钱人,采访上流上层人群,目睹了那些奢华,知道什么叫有钱,比较之下对自身的收入更有一种失落和失衡感。


新闻行业流行谈新闻理想,仿佛谈钱很俗,但我觉得谈钱没什么不好,但最好别开始就谈钱,要在这个行业混到有资本开口谈钱、谈年薪的程度。转型和谈钱都是需要资本的,这很现实。



我们只送配得上您真知灼见的礼物



我们将根据留言质量选出两位读者,各送出《财富自由之路》一本;获奖名单将在明日推文中一并公布,请及时关注。(该活动仅限于微信公众号)


昨日获奖读者:葡萄;小李探花。请联系(微信:18813057059)领取奖品。(注:互动有奖栏目对外合作,有意者请联系我们)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年薪 转型 媒体 看到 很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