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红人微信公众号风萧蓝黛正文

离婚三年后,前夫和婆婆向我求婚。

2019-03-15 风萧蓝黛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每天11:11
我一心一意在等你


风萧蓝黛
故事|女性|爱情|婚姻
关注

点击上图即可关注风萧蓝黛

作者:格子 图片来源:千图网

Chapter1

陈秋兰坐在沙发上,焦黄的头发上浮着白发,像涂得一层银粉。看起来好久没洗头了。

以前的陈秋兰多讲究啊,不是大商场专柜的牌子货不穿,出门不照足镜子不走。现在呢,身上的毛衣起了球,裤子上有饭黏子,脚上的皮鞋前面已经掉了块皮。

几年没见,老成这样了,女人真是经不起折腾。胡婕心里感慨万千。

“胡婕,我是来求你的。”陈秋兰艰难地吞咽着口水,像是要把最后的那点傲气给咽进去。

“求我,我一个灌香肠腌腊肉的,能帮上什么忙?”胡婕冷笑。

当初陈秋兰家条件好,胡婕无父无母,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一个开铺子灌香肠的,愣是把她的宝贝儿子马东抢走了。陈秋兰一千个一万个不满意。

可婚结了,成了事实,陈秋兰想扭转乾坤也来不及了。只是胡婕的肚子很不争气,三年居然还没怀上。陈秋兰来气,每天指桑骂槐,把胡婕彻底骂走了。

胡婕和马东离婚的时候,陈秋兰专门放了一串鞭炮。好像胡婕是场灾事,需要去去晦气。

而今,陈秋兰低声下气跑上门来求胡婕,她也觉得没脸。可谁让马东出了场车祸,一下子瘫床上了。

陈秋兰的身体不好,乳房上长了个肿瘤,去年刚做手术,自己都不知道哪天会被阎王召见。马东他爸心脏病也走了,靠她一个人照顾马东,非得把她拖垮。

找护工花钱不怕,怕的是虐待马东啊。新闻里不是常有护工暴打病人的案例。而且,马东在关键的恢复期,万一错过去,说不定真要一辈子瘫床上了。

想来想去,陈秋兰想到了胡婕。

Chapter2

陈秋兰曾经嫌弃的胡婕,是马东的心头好。他俩离婚这么多年,马东都不再婚,只要一提起胡婕的名字,他能长吁短叹好几天。

虽然当初是胡婕坚持要离,她能对马东没一点感情?冲着胡婕依旧是单身这点,就说明她心里放不下马东。

一日夫妻百日恩。因为有这份旧情在,胡婕是最靠谱的人选。

听完陈秋兰的话,胡婕笑了,她说:“你想多了吧,我现在和马东什么关系都没有,凭什么要我去伺候一个瘫子。”

“你和马东的感情那么好,当初都是因为我……如果你们还好好的,说不定马东也不会遭这么大的罪……”陈秋兰抹起了眼泪,最后索性捂着脸呜呜哭起来。

“胡婕,我知道你的心没那么狠,就算你不愿意照顾也没关系,哪怕去看看马东,他一直都记挂着你,看在你们过去情分上,去看看他。”换做以前的陈秋兰,她哪里肯放低一点身段。

因为陈秋兰的眼泪,胡婕的心动了动。

的确,这么多年她忘不了马东,就像马东也一直记挂着她。他们也曾好得蜜里调油,他们也曾一起憧憬过幸福生活,可现实啊,如此残酷。

Chapter3

胡婕心情复杂地站在她曾经和陈秋兰战斗了三年的大房子里。过去的生活顺着回忆滚滚而来。

她明明可以置之不理,但还是来了,就是为了那点情分。

马东躺在他们以前卧室的大床上,因为缺乏运动,人虚胖得像个皮球。下半身没有知觉,但萎缩得不算厉害,看来陈秋兰没少下功夫。

胡婕的出现,让马东黯然的神色里突然闪出一道亮光,你怎么来了?他又觉得不对,不该让胡婕看到自己这么狼狈。他想把脸埋起来,一时没地儿藏。

“是我去请的胡婕。”陈秋兰端来茶水,还没忘记胡婕喜欢吃红富士苹果。

马东有点恼火:“妈,你这是干什么呀,真多事!”

看到马东这副惨状,胡婕说不难过都假。她说:“你别怪陈阿姨,是我想来看看你。”

这声陈阿姨,把陈秋兰和马东同时叫愣了。胡婕极其自然地把自己撇清在这对母子之外,现在她只是个外人。

外人这个身份有诸多的方便。可以随时抽身离开,也可以装作漠不关心,还可以讨价还价。

胡婕问了问马东的身体状况,三个人没话了,气氛尴尬到要冷场。她赶紧告辞出来。

陈秋兰送胡婕到大门口,低声下气地说:“胡婕,就是这么个情况,我实在力不从心,你能不能来照顾他几天?”

胡婕没吱声。陈秋兰又说:“我给钱,一天三百块,一个月一万,肯定比你灌香肠挣得多。”

胡婕把刚才准备拒绝的话咽了回去。陈秋兰说的没错,现在生意确实不好做,而且她开店的门面房要拆迁,她正发愁后路。陈秋兰这时候来找她正是时候。

陈秋兰及时捕捉到胡婕脸上的变化,她露出笑容。门面房拆迁的事她早就打听过了,以陈秋兰的行事作风,不会打无准备之仗。

“我也看出来了,你们都还没忘了彼此,以前是我错了,有感情和没感情是不一样的,胡婕,算我求求你。”

胡婕的内心波涛汹涌地泛滥了。为马东,也为一个月那一万块钱。

她勉为其难地说要考虑一下。

松口就好,考虑就有商量的余地。陈秋兰还是了解胡婕的,一个锅里的饭没有白吃那几年。

Chapter4

一周之后,陈秋兰打了辆出租车,亲自把胡婕接了过来。

很庆幸,胡婕那么及时地与他们划清界限,外人才好计较一些事情。比如她一个月要休息五天。比如她不想值全天,晚上要回自己家住。比如她要一天一结账。

胡婕的条件,陈秋兰爽快地答应了。

马东做梦都想不到胡婕会不计前嫌来照顾他。可他又觉得太委屈了胡婕,自己没脸没臊的。

胡婕说:“马东,你别想那么多,我自愿的,不是陈阿姨逼的。”说着话,她已经利索地挽起袖子,把马东的尿盆倒了,又开始给他做按摩。

她在马东面前没提酬劳的事。她不想让他知道,她照顾他是为了钱。

马东的脸始终黑着,黑给陈秋兰看,也黑给胡婕看,最主要是觉得自己没用,成了废物。

胡婕准备走的时候,马东对她说:“你明天别来了。”

胡婕看了一眼陈秋兰,陈秋兰给她使了使眼色。出了门,她发现陈秋兰已经不动声色地把劳务费塞到了她的包里,簇新的三百块钱。

第二天早上,马东一看到胡婕,便冷着脸:“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说了不需要。”

他嘴上倔强,其实内心充满渴望和激动,多怕胡婕一个转身走了。那种矛盾复杂的心情,让他憋屈得难受。

“你逞什么强,人家胡婕又没该你欠你的,是我请她来照顾你几天,你别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陈秋兰冲马东发了火。

马东不作声了。他怕自己再抗拒,真把胡婕作跑了。

Chapter5

身材瘦小的胡婕,对付马东这个庞然大物挺费劲的。每次给马东翻身,按摩,擦洗,她都要累出一身汗。虽然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但做得很到位。

刚开始马东心里有负担,整个人像闷葫芦。胡婕指着阳台上的那些花草说:“这么些年,生命力挺强啊,我还以为早就死了呢。”

那些花草都是她当年亲手种下的,马东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说:“我没出事前,经常打理,想着万一哪天你回来……”

可不就是回来了,虽然回来的身份和方式与想象中不同。胡婕心里酸涩。

中午,陈秋兰做了点海鲜,她知道胡婕喜欢吃这些。那么高傲的陈秋兰,为了让她照顾好马东,真是把什么脸面傲气全都扔了,还时不时地把她当成女王巴结着。

胡婕没有孩子,她体会不到陈秋兰那颗当妈的心。

马东心情一好,多吃了点。到了下午开始腹泻,平均半个小时解决一次问题。胡婕不停地给他擦洗换一次性隔尿垫。马东的脸都没地方搁了,他忍得额头直冒汗。

“这事儿你忍什么,干嘛为难自己?”胡婕生气了。马东最怕她生气。

陈秋兰从客厅伸长脖子往卧室里瞧,看到胡婕麻利的身影,看到儿子的脸上有了笑,她的心下踏实了。

Chapter6

马东开始越来越依赖胡婕,两个人也不生分了。

两个月后,胡婕给马东按摩,马东瞅着她问:“你为啥一直也没找一个?”

胡婕说:“找男人?切,我自己过得自在的很,找男人管着我干嘛。倒是你呀,陈秋兰不是一直巴望着抱孙子,你怎么也没赶紧让她实现愿望。”

马东听出来,胡婕在这件事上还恼陈秋兰,连陈阿姨也不叫了,直接连名带姓的。

马东想说,他忘不了胡婕,更不想找其他女人。这话好矫情,他又是这副鬼样子,万一站不起来,难不成还想纠缠人家一辈子。

他便说:“找了几个,不合适。”

胡婕没抬头,手下面却不由用了点力,男人果真是喜新厌旧。

马东哎呦叫了一嗓子,腿上居然有感觉了。

马东的腿有了知觉,得慢慢学着站起来,胡婕个子小,摆弄不动他。

每次都是胡婕和陈秋兰俩人,一边架一个胳膊,才能把马东扶起来。

陈秋兰身体本来不好,又受了些劳累,那天突然晕倒了。马东和胡婕吓坏了,赶紧打了120。

庆幸的是,陈秋兰不是旧病复发,而是有轻微脑溢血,需要住院调理。

陈秋兰这一病,胡婕晚上也得留下来照顾马东。她没和陈秋兰提涨钱的事,实际上,自从陈秋兰住院后,胡婕日结的劳务费就中断了。

一个人伺候俩病号,还搭进去了买菜的伙食费。胡婕可都记着账,回头找陈秋兰一起算。

Chapter7

那天,胡婕去医院打算和陈秋兰说说钱上的事儿。

她带了陈秋兰的换洗衣服,替她换上。又把饭给她弄好,想等她吃完再开口。

病房里的病友,当着胡婕的面问陈秋兰:“这是女儿还是媳妇啊,真孝顺。”

陈秋兰马上咧嘴笑了,笑得那么情真意切:“媳妇,我儿媳妇。”

钱的事胡婕便问不出来了。

陈秋兰乐呵呵地捏住了胡婕的手,指尖上带着乞求。她真的老了太多,脸上的皱纹里透着风霜斑驳。胡婕叹了口气。

十天之后,陈秋兰出院了。

胡婕和陈秋兰说,不打算干了,马东现在可以拄着拐杖走路,陈秋兰也好了,自己还有生意要做。

陈秋兰像没听懂胡婕的话,一把抓住她的手,亲热的像盆烧旺的碳火。她说:“胡婕啊,这段时间以来,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要不是你,我们娘俩不知道怎么活。以前,我一直觉得你是我们家的祸星,其实是福星才对啊。”

陈秋兰说着就哭起来,哭声里带着忏悔。她又说:“我也看出来了,你和马东谁都没有忘了谁,就算我脸皮厚点,你们还凑在一起过吧。孩子的事,听天由命,有自己的骨肉固然好,实在不行咱们也可以抱养……”

陈秋兰一通长篇大论,把胡婕说懵了。

以胡婕现在的年纪,她还真没想过未来要怎么走。她的生意朝不保夕,而马东家底殷实,有个依靠未尝不是一条路子。更何况,她和马东有感情。

可她心情复杂,她到底是为钱还是为人?

看胡婕犹豫不决,陈秋兰心里松了口气,自从他们离婚后,儿子就没一天好过过,她虽然愧疚,但嘴硬一直不说。现在能有一个机会让他们重新在一起,已是上天保佑了。只要马东再烧一把火,这事儿准成了。

Chapter8

可陈秋兰还是没成功。

两周后,胡婕在电话里告诉陈秋兰,恰好一个同学有小门面房出租,她生意重新开了张。至于和马东的事,她考虑再三,还是算了吧。

陈秋兰急了,去找胡婕,她正在灌香肠。陈秋兰在门口瞅了一会儿,二话不说,上手洗泡在盆里的肠衣。以前的陈秋兰连香肠都不吃,嫌脏。她多瞧不起灌香肠的行当,可现在居然会亲手洗肠衣。

胡婕呆了半天,忙上前说:“哎呀,你这是干嘛,快放下别洗了。”

“你连伺候马东那么累的活儿都干了,我干这点算什么?”陈秋兰一副任劳任怨的语气。

“那是你付钱了,而我没打算找帮工。再说你身体也不好,万一再累着了,我可担不起。”

她上前抢陈秋兰手里的肠衣。陈秋兰身子一扭躲开了:“放心吧,我免费,不要钱。再说了,我知道,你照顾马东不是因为钱。”

她又把胡婕堵得没话说。

之后陈秋兰隔三差五地跑到胡婕的铺子来帮忙,胡婕被搞得苦笑不得。

一有空闲陈秋兰就劝胡婕:“马东身体慢慢恢复好了,你们一复合,多圆满的事儿。你这生意也就一般,要不别干了,家里不差你这几个钱。”

胡婕说:“挣多挣少是我自己挣来的,花着硬气,要不腰杆子都挺不直。而且,我还没想好和马东的事。”

陈秋兰探到胡婕的口风,心里有底了。

Chapter9


没过多久,出了件事。马东锻炼时,不小心摔了一跤。胡婕接到电话,慌得连店门都没来得及关上就跑来了。

幸好没什么大碍,只是额头磕破了点皮。但想想他刚恢复的身体,要是真摔着哪里,后果不堪设想。

马东趁机拉住胡婕说:“小婕,你搬回来吧,这次车祸,我也想明白了,世事难料,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刚才摔倒的时候,我还在想,万一我再也站不起来了可怎么办。咱俩还有多少时间可浪费的……”

陈秋兰在旁边也说:“是啊,你回来住还能照顾马东。你想开铺子就开,反正我也退休了,没事就过去给你搭把手,咱娘俩把生意好好做着。”

咱娘俩,胡婕是被陈秋兰的这三个字戳了心窝。她是个孤儿,做梦都想有个妈。当年嫁给马东想把陈秋兰当亲妈,可陈秋兰这个妈没当好。现在,她说想重新当一回妈。

马东拉着她的手又说:“灌香肠太辛苦了,你要开店我们都不反对,以后咱家的钱你管着,想开什么店你说了算!”

胡婕的鼻子酸了酸,眼眶里有泪打转。她同意和马东复婚了,也从心底想明白了,这次她不为钱,为的是情。

Chapter10

其实胡婕知道,是陈秋兰借着车祸把她一点一点拉回去的,可她后来是自己心甘情愿了。

陈秋兰已经不是那个高傲得不可一世的女人了,经历这么多,让她看明白,人心无高低贵贱,只有以真换真。

胡婕刚开始没同意,不是她矫情,是因为她觉得女人还是要先凭双手争取生活,才有资格追求幸福。她得到了陈秋兰的认可,重新和马东在一起,自己有事业能挣钱,还有一条后路可退。对她这种没有什么大志向的小女人,已知足于这份小确幸。

总之,婆媳之间的战争,为来为去不都是为了马东。以前为他争,现在是为他好。

人都是自私的,都为自己着想。灌香肠还有几个结几道弯呢,谁还没点花花肠子。想明白这个道理,也就不存在谁赢谁输的问题。

年底的时候,他们登记复婚,陈秋兰又张罗着请了亲朋好友,给他们办了隆重的婚礼,她说:“上次你们结婚就没张罗,这次妈给你们补上。”

胡婕笑意盈盈地挽着马东的手,心想,往后余生里,不管陈秋兰也好,马东也好,都是和她没有血缘关系,却是最亲的亲人。

亲人之间,情比理更重要。


再读一篇点这里▼

一个已婚男人的日记(5)


你点的每个好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前夫 求婚 婆婆 离婚 三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