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健康微信公众号顶尖健身教程正文

嫂子把我拽进玉米地,压在我身上……

2017-08-06 顶尖健身教程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烈日炎炎,才栽下没半月的秧苗眼瞅着就要旱死了,村里挨家挨户都抢着担水浇灌,期盼秋收能有个好收成。

  可是王超这个懒鬼却猫在田埂草堆里睡懒觉,这不务正业的样看的谁都来气。

  他正睡的舒坦,和美女梦中相会,就要摸上美女的胸,突然耳边传来水声,他睁开了稀松的睡眼瞧去。

  这一看,王超的眼珠子都直了,居然是村花吴敏人有三急,在野地里解手呢。

  这种好事居然也叫王超碰到,不过他可没偷窥的癖好,悄悄的弓起腰,慢慢的退出草堆,免得被村花撞见闹误会,不想脚下一不小心踩到了树枝。

  “谁?”正解手的吴敏扭头一看,发现草堆里居然有个人,吓了一跳,急忙拉着裤子躲开,仔细一瞅,这人居然是王超,气的她抓起锄头就砸。

  “我的乖乖。”王超吓的半死,急忙一个驴打滚躲开,锄头堪堪擦着他的鼻尖砸入田里。

  “你要我命啊,吴敏,我要是死了,谁娶你呀。”王超惊的直抹额头的冷汗。

  “去死,谁要嫁你这个无赖。”吴敏气的小脸通红,抡起和她身材不相符的锄头,照着王超的脑门就乱打来。

  锄头带起的泥草直拍王超脸上,吓的他撒腿就跑。

  “站住,你给我站住。”吴敏扛着锄头死命的追来。

  王超听着后面女孩儿气喘呼呼的叫喊声,不时的扭头冲她吐舌头做鬼脸,眼睛贼溜溜的瞥向人家姑娘家的胸前。

  他最喜欢看吴敏跑了,那爆满的胸一上一下,左右摇晃的,波涛汹涌呢,美极了,让王超是大饱眼福。

  “你打不着,打不着。”王超冲着吴敏嬉皮的挑逗着,气的吴敏是紧追不舍,锄头抡了再抡。

  “是男人的就给我站住,别跑。”吴敏追的气喘吁吁的,快没力气了,只能激将道。

  王超嘿嘿坏笑道:“我是不是男人,昨晚上在你床上不是都见识过了嘛。”

  “王超,你这个无赖。”吴敏气的抓起地上的石头冲王超脑门上扔去。

  咚!

  “啊呦,你玩真的呀。”王超后脑勺被砸中,疼的扭过头叫起来。

  吴敏正得意呢,还想砸,可一见王超跑的地方不对劲,急忙喊道:“别跑,危险。”

  “啥危险……啊!”

  王超脚下一空,整个人直往下坠去,他这反应过来,自己无意间跑到村里才挖的天井中了。

  “完了。”身子被冰凉的井水浸透的那一刻,王超的心一下子哇凉哇凉的……

  王超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就昏死过去,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他醒来惊愕的发现自己居然不在天井中了,而是身处一片世外桃源。

  这里有高山,山上林木众多,一道灵泉直挂而下,在山脚下,有一间竹屋,竹屋旁是三亩田地。

  “我这是死后上天堂了吗?”

  王超掐了自己一把,很疼,疼的他直揉大腿。

  “大人,您终于回来啦?”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王超猛的抬头一看,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一个大美女,这美女穿着宫装,绫罗绸缎的,很是养眼。

  王超眼睛都看直了,这衣服穿了就和没穿一样,他都能透视了,要不是里面肚兜挡着,美女可就春光乍泄了。

  “这妞真漂亮,好性感啊,比村花还赞。”

  王超贼兮兮的想着,口水已经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大人,奴家终于等到你回来啦。”

  美女居然主动投怀送抱而来,抱住了就啃,王超都没有准备好。

  咕噜!

  一个好像薄荷糖似的东西顺着喉头咽下了王超的肚子,王超这才回过神来,忙分开美女,着急的抠着自己的喉咙:“你给我吃了什么?”

  “大人,这是传承珠,吞下后你便会拥有前世的医术传承,还有各种神通。”

  “神通?有哪些,有透视吗?”王超惊喜万分的直瞅仙女的身子。

  可看来看去,衣服还在,貌似没透视神通哦。

  “切,你骗人嘛,根本就没有透视眼。”王超扫兴的直瘪嘴。

  仙女娇滴滴害羞道:“大人莫要着急,您还没开启异能呢。”

  “开启异能?要怎么开启?”王超着急道。

  “大人,您前世有交代,需要奴家我……”

  “我知道了,是要我和你双修是吧,来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王超粗狂的把自己脱的只剩下短裤,就要和仙女露天席地的来上一发。

  仙女瞧着羞臊的不行:“不是这样啦,只需要大人你摸一下人家这里就可以了。”

  仙女羞红着脸拿手指着自己的胸,王超一听不是上床,不免有些失望,但是能摸摸胸也不错,立马乐呵呵的伸手摸了上去。

  王超一把捏上了仙女的胸,下手没轻没重的,仙女被他捏的嘤咛一声,脸俏的更加红了。

  “嘿嘿,仙女姐姐的胸原来也这么挺,这么软,真好摸。”

  王超乐的不行,激动的一把抱住了仙女,上下其手的抚摸起来,就要脱人家的衣服,没料到仙女急忙挣脱开他,喊道:“大人,还不行。”

  “为什么呀?”王超郁闷的看着她。

  仙女一脸为难之色道:“大人,时间不多了,容我下次再跟你解释。”

  “什么?”

  王超一脸懵逼的,就见仙女一闪不见,眼前也一片漆黑起来,就只有一点灵光在眼前晃荡,他伸手一抓,接着人又昏迷过去了……

  王超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直感觉身上凉飕飕的,冻的他睁开眼,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了玉米地了。

  玉米地郁郁葱葱的,他人躺在里面,也没人发现。

  王超直觉得自己做的梦太荒诞了,伸手要挠挠头,突然发现自己手心里居然多了一块玉。

  这是一块老玉,水头十足,上面雕刻着双龙抢珠。

  “我真遇到神仙啦。”王超傻眼了,乐的在玉佩上亲吻了一口,然后就要塞口袋内,可一摸发现自己居然就剩下一个裤头。

  “我衣服呢?”

  王超傻傻的挠着头,爬起身来,辨清了方向往村里走去。

  王超家靠着陈寡妇家。

  陈寡妇21岁就嫁了过来,可惜男人没半年就死了,也没给她留下一儿半女的。

  正是花季年纪的陈寡妇本来可以改嫁的,但是她舍不下自己孤苦的婆婆,所以就打发了媒人,这一来二去,五年一下来,倒把自己耽误了。

  有道是寡妇门前是非多,村里流氓没少找陈寡妇的麻烦。

  不过陈寡妇的婆婆厉害,谁要敢在她家门口乱来,直接大扫帚伺候。

  王超也吃过这大扫帚的亏,想想至今心有余悸。

  王超搓着胳膊,哆哆嗦嗦的要回家,路过陈寡妇家院门旁,发现那土墙头上好像有个人,走近了一瞧,这不是村里的老光棍牛二牛嘛。

  大半夜,他扒人家陈寡妇墙头干啥?

  牛家有两兄弟,大哥叫牛二牛,三十多才成了亲,但是这个弟弟牛二牛因为家里穷,人又不勤奋,所以没姑娘愿意嫁给他。

  这都五十了,还打光棍呢。

  王超好奇他扒墙头偷瞄啥呢,于是悄悄的凑了过去。

  他个头高,这墙头矮着呢,不需要向牛二牛这个矮冬瓜似学吊死鬼一样的扒拉着冲里面偷窥。

  王超直接冲里面一张望,就看见陈寡妇家的偏屋有灯光。

  陈寡妇因为死了男人,家贫的很,所以偏屋特别简陋,四处漏风呢,冲里一瞄,能看见屋内一丝半点,

  王超站的角度不好,没看见什么,倒是这牛二虎看的火热,激动的嘴巴大流口水。

  “什么偷看的这么带劲?”

  王超瞅了一会儿,见瞧不见,死了心了,打算走人,可突然间他丹田一热,跟着一股热气上眼,他的眼前顿时明亮起来。

  破芦苇扎的墙一下子没了。

  王超心头一喜的,他真的有透视眼了。

  原来陈寡妇正在洗澡,屋内发黄的灯光照在她白白的身子上,晃得人眼疼。

  水从舀子里缓缓流下,勾勒出她身体诱人的轮廓,虽然只有个侧面,但是王超血气方刚的一个小伙子,哪曾受过这刺激,下意识的就冲墙头上靠去,想要看的更清楚些。

  不想脚下踩翻了一块砖,惊动了偷窥的牛二虎。

  牛二虎扭头一瞧人,吓的当场鬼叫的跑了:“鬼啊。”

  “什么鬼?你才鬼呢。”王超瞪了他一眼。

  而陈寡妇听见了动静,急忙批了衣服出来,她冲外面喊道:“哪个不要脸的货痞子在外面,出来。”

  王超一见不好,这要被逮住可是跳进黄河洗不清,是撒腿就跑,可没跑得过她泼来的洗澡水。

  王超被浇了个透心凉。

  晚上天凉,王超又只穿这个裤头,被泼水后冻的直哆嗦,他急急忙忙的跑回了家。

  可一回家才发现不对劲了,怎么姐姐姐夫们都在,堂内还摆着一张棺木,这是要给谁办丧事呢?

  “姐,姐夫,我回来了。”王超奔进屋。

  一屋子的人全部傻眼了,大叫“鬼啊”,一个个吓的四处乱窜。

  王超这才明白过来,大家都以为他死了,立马叫道:“你们才鬼呢,我活的好好的,办毛丧事。”

  大家齐齐听的傻眼了,诧异的看向王超。

  王超没好气的瞪了她们一眼,吓的她们直哆嗦。

  “我还没死呢?”王超郁闷的叫道。

  “啊?小弟,你真的没死啊?”大姐第一个回过神来,激动的扑上来抱住他。

  一家子乐呵呵的拥抱起这个独苗,差点没把王超给憋死。

  “死小子,你死哪去了,大家都说你掉天井里淹死了。”大姐哭着鼻子拍打着王超的胳膊。

  王超被拍的疼的直咧嘴,回道:“我福大命大,没死成,对了,爹妈呢,还有我饿了。”

  “还在田里挖你呢。”二姐红着眼说道。

  “还挖屁啊,快去喊回来。”

  “好嘞。”二姐夫麻利的奔出去。

  王超爹妈听说儿子没死,欢喜的急忙奔回来,一见儿子没死,还在堂内胡吃海喝着,老两口激动的差点没哭出来。

  村里人听了这稀奇事,也跟着凑热闹,瞧着王超有人影,鬼是没影子的,这才放下心来,笑骂这懒鬼真是有福气,这都没死。

  闹腾了大半夜,大家才散去。

  王超躺在床上,感觉还活在梦里,他翻来覆去想的都是陈寡妇那洗澡的身子,小腹燥热的难受。

  然后他又想到了碰到的仙女姐姐,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

  取出了玉佩,王超研究了好一会儿也没弄出个名堂来,最后实在困的不行,他才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王超睡了个大懒觉,到晌午才起来。

  起来发现爹妈都不在,都下地忙乎了,他端着个饭碗串门吃饭。

  路过陈寡妇家门口时,他忍不住又一阵心动,昨晚看见的东西又浮现在眼前。

  这会儿陈家婆婆应该下地去了,不在家,他也大着胆子推开了院门。

  一进院门,王超就听见了屋内的吵架声。

  “这会儿谁和陈寡妇吵架呢?”

  王超扒拉到门缝口冲里张望,便见到陈寡妇被牛二虎这老光棍压在了饭桌上,他正撕扯她的衣服,而陈寡妇拼命的拦着他。

  她边反抗边骂道:“臭流氓,你敢胡来,我喊人了。”

  “你喊啊,你要敢早喊了,也不怕村里人说你下贱勾引我,嘿嘿……”

  村里人闲言碎语的,最是喜欢嚼舌根了,陈寡妇又是个寡妇,最是容易被吐沫星子给淹死。

  牛二虎就是吃准了她软弱的性子,所以才趁着陈婆婆下地干活不在家的时候来霸王硬上弓。

看到陈寡妇被欺负,王超救还是不救?

↓↓↓欲知后续精彩剧情,猛戳“阅读原文”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玉米地 嫂子 身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