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教育微信公众号每天学点英语正文

卫生间里,我被老公的好友玩到停不下来……

2017-06-11 每天学点英语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我与佟锦年第一次发生关系,是在夏末的一个晚上。

  而他既不是我老公也不是我男友,只是我的一个客户。

  之所以会与他发生关系,是因为一个月前,我发现我相恋五年的男友陆凯出轨了。

  五年的感情付诸东流,说不痛,是骗人的。

  因为失恋我大病了场,请了一周假在家,几乎每日都是烂醉成泥,以泪洗面。

  最后,还是被我闺蜜慕安安给骂醒的。

“顾晚,出息?!不就是个劈了腿的男人么!你要真咽不下这口气,就活出点模样来,让陆凯那个渣男后悔去!”

  对!我不能跟个黄脸婆样的整日以泪洗面。不就是个渣男么!谁喜欢谁捡去吧!

  可不想,就在我收拾好心情,准备重新开始新的生活,陆凯的出轨对象佟依依找到了我。

  那女人咄咄逼人,对我一番威逼利诱,让我滚出江城,说不滚她也有手段让我在这儿呆不下去!

  真正是贱到家了!

  勾.引了我男人,还叫我滚?!

  简直是欺人太甚。真特么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为了报复那对狗男女,我孤注一掷,招惹上了江城最为权贵的大人物——佟锦年。

  因为佟锦年不仅仅是我们公司力争的重要客户,也是陆凯千方百计想要勾上的一个重要客户。

  更重要的是,佟锦年还是陆凯出轨对象佟依依的小叔。

  他陆凯不就是为了佟氏的那笔单子,勾上佟依依的么?

  只要我能勾上佟锦年,不仅可以搅黄陆凯的单子,还可以有力的回击佟依依那个贱人!

  这晚,算是我与佟锦年第二次见面。

  头一次也是在饭局上。

  他是我们公司这半年最为重要的一个客户,之前,我们经理之所以会带上我去作陪,一是因为我是我们部门最为年轻的女孩,二是因为我酒量好。

  之前那次饭局,由于我一人干翻了对方的两个经理,表现过于勇猛。给领导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所以,第二次宴请佟锦年时,很是顺理成章的又带上了我。

  在酒局上,我把佟锦年给灌醉了,还自告奋勇带他回楼上客房休息。

  醉酒的男人真是分外可怕,到了酒店房间我人才走近大床,还没动手扒他衣服,躺在那儿的男人就一把把我拉到了他身下。

  原本还残存些理智我,也并不想就这样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一个还算陌生的男人。只想着拍段视频和些裸照,作为和佟锦年谈判的筹码,却不想……

  那男人力气大的吓人,一双手臂就如铁箍一样,把我紧紧的箍在了他身下,让我无从躲逃。

  很快,陌生的痛感就如汹涌的潮水般,将我紧紧包裹、淹没……

  我从不知道,三十多岁的男人,体力居然也这么好的,我被他吻得浑身颤抖,而他在我身上任意驰骋着……让我几近招架不住。

  我拼命反抗,却反而让他越发的兴奋。

  当那撕裂般的痛楚传来,我止不住湿了眼眶,嘴里发出一阵细碎的呜咽……

  我明明只是想偷拍一下,却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失去第一次。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停止了。闭着眼,似是沉睡过去。

  我忍着疼痛翻出了相机。却不想我刚拍了一段视频,佟锦年就醒来了……

  黑暗中,我被他突然的一翻身吓得一个手抖,手机掉落在地。

  看他没醒,我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被佟锦年这样一吓,我清醒了不少。

  我忍着身子的不适赶紧翻身下了床,快速捡起了地上的衣服穿好。

  然后,拿起掉落在地的手机,快速离开了酒店房间。

  从酒店出来时,外面的天灰沉沉的,就如我此刻的心情般。失落而又沉重。

  我打了个车回家。到家后,我顾不得去浴室清洗满身的狼狈与欢爱的痕迹,快速的打开了手机里的视频。

  画面很快就呈现出来……

  屏幕里,凌乱的大床上,佟锦年健硕的身体,让人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那股炙热的温度。

  看完不算长的视频,我拍了拍自己满是潮红的脸颊。

  虽然整个画面拍的都很暗,但还好有几个镜头是拍清了佟锦年的侧脸。

  捏着手机,迟疑了会儿,我截了一张我与佟锦年极为暧昧的画面,发送给他。

  为了这场报复,我竟失去了女人最为重要的东西。真是可悲而又可笑。

  我恨陆凯!也恨佟依依!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为了报仇,佟锦年这笔单子,我必须拿到!

  周一这天,快到下班时间,我被经理叫进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经理就拿出一个文件袋放到我面前:“这是我们公司的资质审核资料,你下班后送到四季酒店,佟总点明今晚要你陪他在那吃饭。”

  我听着那话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就扯着唇笑着应了。

  拿了资料,出了经理办公室,我心里既激动又紧张。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可事情能不能成,还不好说。谁知道会不会是场鸿门宴。

  晚上七点,正夜幕初上。我带着公司资料抵达了四季酒店。

  走到包厢门口,我脚步稍稍迟疑了下。然下一刻,脑海就浮现出了陆凯和佟依依那两张嘴脸。

  我垂在一旁的手捏紧了紧。人都已经来了,不成功便成仁!

  我咬了咬唇,伸手推开了包厢的门。

“就佟总一人呀?”我面上恰到好处的笑着,露出几分惊诧。

  佟锦年见我那表情,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几秒,随后,也笑了起来,“一个是不是不够给顾小姐灌醉的?”

“佟总说的那儿的话,我哪敢灌醉你的呢。”

  我边说着话边往包厢里走,却不想才走近,就被佟锦年一把给拽到了腿上……

  我吓得叫出了声,可刚张口,就有股液体朝我嘴里灌来……

  我被突然灌进嘴里的红酒呛得连连低咳起来。洒落的红色的液体,弄了我和他一身。

“顾小姐酒量,不是很好么?”

  我咳红了小脸,而佟锦年嘴角却是挂着抹嘲讽的笑。

  这时我颇有些狼狈,我虽酒量好,可也不是这样被人拉坐在腿上,灌着喝的啊!

“佟总,过奖了,今天我是来给您送资质审核资料的。如果您想喝的话,我自然是陪到您尽兴。”

“然后,再把我拐上.床?”

“……”

  被佟锦年这么挑明的一噎。我顿时就语塞了。场面话也不知如何说了。

  沉默了会儿,我试图从他腿上站起来,不想佟锦年却是不放,一双有力的手臂横在我纤细的腰上,犹如铁箍。

“佟总,这是什么意思?”我眉头微微一蹙,抬头朝他看去。

  佟锦年却只是看着我嘴角翘起,薄唇勾起的弧度甚是惑人,“上次拍的视频是不是短了点。”

“……”

  短?他还想多长?

  面对佟锦年的那话,我有些不解。

  然而,下一刻,那男人就低头附到我耳边又道:“我对上次你拍的那个视频不是很满意。”

“不满意?”我眉头蹙得更紧了,心中有些忐忑。“佟总的意思是……”

  这男人……

  还想再睡我一次?!

“手机拿来。”

  在我愣愣出神之际,佟锦年话语又传来。

  听着那满是命令的话语,我迟疑了片刻,从兜里掏出手机放到他面前。

  佟锦年扫了我眼,伸手接过手机。

  很快里面就传来不和谐的画面……

“那晚费尽心机把我灌醉,就是为了这个?”佟锦年握着我的手机盯着我,嘴角噙着抹似笑非笑道。

“确切的说,是为了佟氏在新区的项目。”

  既然他都把话给挑明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倒也都能轻松些。

“威胁我?凭这个?”面色冷沉的佟锦年,一手把玩着我的手机,一手依旧掐着我的腰。

  我听着那话,倒也淡定,缓缓开口道:“我跟佟先生您不同,我只是个小人物,而您嘛……如今可是代表着佟氏集团的形象,如果这个视频公布出去了,怕是会对您在佟氏的地位有影响吧?”

  这些说辞,我早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佟家水那么深,佟氏当家人的位置可是有不少人盯着的!

  他佟锦年不可能一点也不顾忌的!

  佟锦年听了那话,不怒反笑,“你倒了解的挺多。”

“谢佟总夸奖,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扭头朝他微微笑了笑道。

“准备?”佟锦年望着我唇角的笑意,眉头微微一挑,“看来顾小姐是准备好了?”

“准备什么?唔……”

  我才一头雾水的不知道他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身子就猛然一腾空,随即,伴随着一阵眩晕,下一刻,我人就被扔到了沙发上。

  脑袋撞到一侧的扶手上,生生发疼。

“佟总,您这是干嘛?!”

  我一扭过头,就发现佟锦年已经脱了西装外套,朝我逼近了!

  我慌乱的质问着他,而他人已经到了我跟前了。

  本就高大魁梧的他,此刻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我,整个人身上都散发出一股吓人的戾气,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猛兽!

“干嘛?这不是帮顾小姐再拍一段更为精彩的视频么。”

“你……你脑子有病啊!”

  我来是与他谈判的,不是与他再次……

“敢威胁我佟锦年的,你是第一个!”

  佟锦年说着人就覆了上来。他一把抓住了我乱踢乱动的手脚,不顾我拼死的反抗,强硬而又蛮横的再次进入了我的身体。

  就在我浑身疼的好似快要死去般,耳边突然就传来了一阵铃声……

  我扭头看去,是我的手机在地上响。

“唔……痛!”

  我本欲推开他,伸手去捡地上的手机,却不想他突然用力的咬住了我的唇。

“给我专心点!”

  男人不悦而又蛮横的话语传来,下一刻,他就加大力度惩罚我。

  他疯狂的咬我、啃我,在我的身上攻城略地。在他那强势的攻势下,我节节败退,终再无半分力气反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泄愤完事,点了支烟,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抽了起来。期间,好似还给他的助理打了个电话,说让送套干净的衣服来。

  而我就犹如一具死尸般躺在沙发上,脸颊上流过泪早已干涸,房间里静的只剩下自己心中无声的哭泣声。

  这沉静,我与他谁也没开口打破,最终是被一串熟悉的手机铃声给打破的。

“你的电话。”

  抽着烟的男人扫了眼地上的手机,开口提醒道。

  我扭头扫了眼那亮着的手机,身子没动。

  刚刚像是经历了一场酷刑般的我,身子累的一点也不想动弹的。

  可那手机却是固执的响着,一直没停……

  迟疑了下,我撑起身子拿过手机看了眼,微微一愣。

  陆凯?

  盯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我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恨意。

  特别是在如今这样一种,我被他人强行占有的情况下……

  我捏着手机,原本不是很想接的,只是那电话自动挂断后,我发现在陆凯给我打了两个电话前,我妈还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那时候,我可能正在跟佟锦年骂战加大战,所以根本没听到!

  顿时,我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就当我正准备给我妈回过去一个电话时,陆凯的电话又打来了。

“顾晚,你大晚上的玩什么失踪!你知不知道你妈现在突发脑溢血,电话都打我这来了。现在正躺在医院急救室里,没家属签字,医生不肯手术!”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了陆凯焦急而又不耐的声音。我握着手机,整个人都被这陆凯那话给惊得傻掉了!

“你快签字啊!陆凯,拜托你快帮我签下字!”

“我现在是你什么人?你自己不清楚?!我怎么帮你签?”

  我听着陆凯那一连串没好气的反问,心中顿时又急又气,“是是是,你陆凯现在不是我什么人,可你别忘了,当初你读书时生病住院,是谁帮你出的住院费!是谁照顾你的!都是我妈好么!”

  我妈一直都很喜欢陆凯,所以,跟陆凯分手,我一直都没敢告诉妈妈,肯定是妈妈生病找不到我……

  我脑袋里乱成一团,一边慌忙的穿着衣服一边满肚子火的回击道。

  如果不是他劈腿,我和他早已领证结婚了,他怎么会没资格帮我签这个字呢!

“你现在说这些有用么?你还是赶紧来市中心医院!”

  说完,陆凯不等我再开口就一把挂断了电话。

  我握着被挂断了电话,整个人心急如焚。

  之前穿的衣服也被佟锦年那个禽兽给扯烂,无奈之下,我只好捡起佟锦年丢在地上的西装外套赶紧套上。

  我穿好裙子拿起沙发上的包包准备赶紧走时,佟锦年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这是给你今晚的报酬。”

  我一转身,一张支票就丢到了我面前。

  我低头看着落在脚下的支票,脑子里霎时就闪现过那晚……

  那晚,佟依依那女人也是这样一副高傲的姿态朝我丢下了一摞钱,让我滚出江城。

  屈辱、愤怒、怨恨、委屈……各种情绪,一瞬间朝我袭来。

  失控的我,扭头胡乱的抓起沙发上的一个抱枕就朝那男人大力的砸去,“佟锦年,你们姓佟的是不是都觉得自己很了不得,有点臭钱就可以随意抢人男人?随意想睡谁就睡谁?!”

  我的控制不住的朝他怒吼着,话还没说完眼泪就止不住的簌簌往下落。

  有钱就可以插足别人的感情?有钱就可以任意玩弄羞辱别人?!

  压抑了许久的情绪,在这一刻彻底爆发。把一旁刚换了身新衣服的佟锦年也弄的一脸的莫名。

“收起你的臭钱,要是……”

  要是我妈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

  后面的话,我没说完就扭头跑了。

  因为一想到我妈现在还在医院等着我签字做手术,而我却还在这儿……

  我一刻也不敢再逗留的赶紧往医院赶去。

  等我赶到医院时,陆凯人正在急救室门口,已经被医生催的要疯了。

“病人家属到底来没来?再不手术,病人怕是要不行了!”

  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来催促了。

“来了来了……”

  才出电梯我就听到了那边的混乱,加快了步伐跑了过去。

“我是病人女儿,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我跑过去,喘着气急切的问。

“先别问这么多,赶紧在这儿签个字!”

  医生完全顾不得我的问话,直接塞了张单子和笔到我手里,让我赶紧签字。

  我也知道情况紧急,赶紧签了名字。

  医生这才匆忙往急救室里去准备手术。不一会儿,嘈杂的手术室外就安静了下来。

  然才安静片刻,走廊就又响起了一声暴怒的质问声——

“顾晚,你身上穿的谁的衣服?”陆凯猛然上前一步抓住了我的胳膊,怒目的瞪着我问。

  目光原本紧紧盯着手术室门的我,被他这样一吼,顿时反应过来,我身上披着的西装是佟锦年的……

“我穿的谁的衣服关你什么事?别忘了,你跟我已经分手了!”心情烦乱的我,并不想跟他解释什么。何况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呵,分手了?也不知道刚刚是谁在电话里求着我让我帮你签字的!”陆凯依旧抓着我不肯丢,嘴角露出抹讽刺的笑来。

“可最终我妈的手术还是得我来签字,因为你没资格。”

  最后那句话,我盯着他一字一句道。眼中不争气的又浮上了一层水雾。

  看着陆凯那一脸的愤怒,我只觉得讽刺。

  别说对我还有感情,真要爱我,还会去勾搭富家女?!

  我扭头试图甩开他的手,而他却抓着我不放,拉扯间,西装里我脖子和胸口的痕迹越发的清晰暴露出来。

“顾晚,你还真是够贱的!”

  说完,陆凯一把推开我,头也不会的离开了。

  我被他用力一推,一个踉跄的倒在地上。浑身力气好似瞬间被人抽干了样,坐在哪儿半天起不来。明明是他出轨,却反过来骂我贱?!

  我是贱!

  我若不是贱,怎么会瞎了眼的喜欢上陆凯那个渣男!

  我若不是贱,又怎么会弄成如今这幅模样。

  等我拿到佟氏的合作,看你跟那个贱人怎么得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病人家属在哪儿?”几名医生出现在病房门口,大声问道。

“在这儿……在这……”

  我听到叫声,赶紧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

“病人由于你们家属耽搁了抢救时间,抢救不及时,现在情况非常糟糕。”

“什么……”

  我一听那话,整个人都懵了。

“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妈!我就她这么一个亲人……”

  我上前紧紧拽着医生的袖口,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你先冷静下!你妈现在情况很不稳,如果能挺过72小时,可以考虑再次手术,如果挺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

“你去交下住院费,病人现在情况很危险,先暂时转入ICU病房。”

  我听着医生那话一边往缴费处去一边哽咽的浑身发抖。

  要不是我没接到我妈的那个电话,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也许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一想到我妈躺在手术台上都快要不行了,而我却被佟锦年那个禽兽压在身下……

  还好我妈挺过了72小时的危险期,不然我不会放过他的。

  接下来几天,我请了假,在医院照顾我妈。

  在ICU病房住了一周后,医生说经过他们几个专家商讨,我妈如今身体如果手术的话,是有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的,问我要不要手术。

“当然要了!”

  我听了那话喜出望外。有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为何不做!

“既然这样那就尽快准备六十万的手术费。”

  六十万?

  上一次的手术和在ICU病房住了将近一周,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了,如今再让凑六十万出来……

  那对我来说,几乎是个不可能的数字。

  我脑子里突然想到那晚佟锦年的支票,也不知道那支票上的金额是多大……

  想到这儿,我真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都这个时候,我居然还在想那男人给的支票金额是多大!难道那上面的金额有六十万,我就可以拿么?!

  那这样我跟妓.女又有何差别呢!

  可这六十万,不是一笔小数目,我到底该去哪儿凑?

  坐在医院病房苦思冥想了一下午,最终,我决定去找父亲顾炳昌!

  从我十二岁那年,父母离婚后,我跟着母亲离开顾家,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过父亲了。估计那男人都快不记得,他还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了。

  可如今妈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别无选择。只能放下尊严去试试……

  傍晚六点多,我打了个车,来到位于西郊景山别墅区的顾家。

  还没走到大门前,我就看到院子外停着一排排的各式小车。走近我才知今晚是顾欣然的生日宴。顾欣然跟我同岁,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站在哪儿盯着人流攒动的院落,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一想到躺在医院病房的母亲还等着钱手术……咬了咬唇,我还是硬着头皮往顾家院落去。

  既然来了,无论如何,我都要见见顾炳昌。

  凭着记忆,我找到儿时常偷偷溜出门玩的侧门,悄悄混了进去。

  院子里人虽然多,但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一身粉色公主裙旁的顾炳昌。

  顾炳昌体型已经发福,那一身的富态,跟我躺在病房一脸苍老的母亲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我心中五味杂陈满是苦闷,而喧闹的院落里却突然安静了片刻——

“快看,那是佟锦年!”

  耳边传来一声稍显激动的低呼,我听着那话下意识朝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长腿迈着沉稳的步伐踏进了院落。我微微一愣,没想到这男人会出现在这儿的。

  我并不想跟佟锦年有过多的交集,于是低着头快步的朝顾炳昌走去,想早点跟他借了钱离开。

  我刚要走,胳膊却猛然被人给拽住!

“你来这儿干嘛?!”穿着一身墨蓝色长裙的宋玉玲一把拽过我,目的凶狠的盯着我问。

“我来找我爸。”我厌恶的看了她一眼,想要挣脱开她的手。

  宋玲玉是顾炳昌如今的妻子,自然不会给我好脸色,可我也不想在这儿与她发生了争执。

“找你爸?没看到你爸现在忙着呢,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吧。”宋玲玉松开我,作出一副富家太太的高贵优雅模样,目光轻蔑的朝我扫了眼。

  我扭头看了眼,已经去到院落门口与佟锦年寒暄的顾炳昌,迟疑了会儿还是开口了:“我是来借钱的,我妈病了急需六十万的手术费。”

  反正这事也不可能瞒得过宋玲玉,她要是愿意借,就最好,不愿意我就直接去找顾炳昌了!

“呵!”听完我的话,宋玉玲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

  宋玲玉双手环在胸前,一脸厌恶的看着我:“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呀!你以为我们家是开银行的么!一张口就要六十万!让我上哪儿去给你弄那么些钱!”

“顾晚,你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你妈早就跟我爸离婚了!你妈病了关我们家什么事!凭什么要我们给出医药费!”

  从不远处走来的顾欣然正好听到我和宋玲玉对话,气冲冲的就走上前来。

  我原本还碍于场合不愿当着众人面与这对母女起争执,可我给她们脸面,她们又何曾给过我尊重呢!

  我盯着宋玲玉母女俩冷笑道:“离了婚,他顾炳昌就不是我爸了吗?何况这么多年他没管过我一分一毫,他有钱给你办这么大排场的生日宴,就没钱给他曾经的患难发妻看病?!”

  我这话声音不小,话一出就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

“何况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趁着我妈怀孕期间勾.引自己闺蜜的老公,不然我妈爸又怎会离婚!”

  没等宋玲玉母女再开口,我紧接着又提高了些音量。

“你……你这个……贱蹄子!怪不得你那尖酸刻薄的妈会病的要死呢!准都是你克的!”

  宋玲玉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她的短,顿时如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样,暴跳如雷的挥着手朝我脸上扇过来……

  宋玲玉动作很快,我想躲已来不及,脸上才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身子就被人猛然一推……

  我的腰撞到一张餐桌上,餐桌上垒的高脚杯轰然倒落,眼看我就要倒在随桌子掉落碎玻璃渣上……

  我以为自己要毁容了,谁知身子却突然被一股力道拽向一边,下一刻,我人就撞入一个的坚硬怀抱。

  男人身上独特的熟悉味道,让我心中一滞。一回头,就对上一双墨黑的眸。

  身姿高大挺拔的佟锦年也不知何时站到了我身后,他拽起我要倒的身子后,单手稍稍拥着我,脸上却是如常的冷漠疏离。

  他为什么要救我?难道因为跟我上过床?我心里自嘲一下,一瞬的感激后想到那晚他对我的残暴,心中仍忍不住涌起一股怨怒。

“你们在这儿干嘛?!”

  就在我愣愣失神间,与佟锦年一起过来的顾炳昌,已忍不住满脸的怒气开口呵斥道。

  顾炳昌目光冷冷的扫了眼刚刚不顾形象动手的宋玲玉,随后又落在满身狼狈的我身上。

“爸,今天是我生日宴,顾晚她却跑来要钱,还没说两句就开始骂妈妈。”

  顾欣然靠到顾炳昌身边抹着泪控诉着,从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她对佟锦年的爱慕。估计佟锦年出手救我,她恨不得杀了我吧。

  听着顾欣然那话,我不禁嘴角冷笑,明明是她们母女俩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如今倒都是她的不是了。

“你来这儿干嘛?”

  顾炳昌看向顾晚,神色十分不耐烦。

  听着那满是嫌弃的口气,我早已麻木的心还是被刺的生生发疼。

  我嘴角勾起抹嘲讽的笑来:“你刚刚没有听到你那好女儿顾欣然的话吗,我是来借钱的。”

  若不是妈妈急着钱手术,我走投无路,说什么也不会出现在他们这一家人面前遭他们白眼。

“你……”顾炳昌听着我那嘲讽的话语,怒火顿时又被挑了起来。

“顾总,今天您请我们来,不会是让我们观看您动手处理家务事吧。”

  佟锦年嘴角带着抹讽刺的开口道,不过说话间已不动神色的往前一步。看到顾炳昌已经要踢到我身上的腿又收回,我对佟锦年的看法变得有些复杂。这个霸道的男人,居然也有如此让女孩子感动的心细。

  顾炳昌见状立马忍住了怒意,有些难堪也有些吃惊,估计他也没想到佟锦年居然会帮我。

  一旁的顾欣然表情也惊讶的不得了,一脸不可置信。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佟锦年,但不得不说此时我的心里有一些小窃喜。

  佟锦年那话虽然是在讽刺顾炳昌,但也明显是在帮我解围。

  没人会想到佟锦年会出手帮我的,就连我自己也没想到。

“佟总,认识小女?”顾炳昌是个精明人。目光朝我扫了眼,又看向佟锦年。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停不下来 卫生间 好友 老公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