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美女微信公众号内衣秀正文

完事后,他看着床单上那朵小红花问我:补上这层膜,花了多少钱?

2016-06-27 内衣秀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夜色深浓,秋天的夜,薄凉的月色,让人发寒。

  凯悦大酒店是A市最豪华的六星级酒店,今晚,在这间酒店里被包了场,包场的主人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枭雄,在全球都能呼风唤雨的冷少,冷慕宸。

  冷慕宸一身黑色的西装,坐在一间豪华包厢内,修长白净的指间夹着一根烟,袅袅的烟雾升起,迷蒙了他的视线。

  冷哥,今天兄弟们可都喝得尽兴了,可这时候也不早了。他身边的一名男人,皮肤黝黑,浓眉大眼的,嗓门也不小。

冷哥,听说秦家小姐是出了名的交际花,这男人可数都数不清,你不怕吃亏啊?另一名男人也开了口。


  听口气,这两人对这门婚事都不赞成,只不过,男主角自己都没意见,这些底下人也只是说说而已。

  有些话,也只敢在酒后才敢说。

  秦长春欠了我这么多钱,也不是送上他的宝贝女儿就能解决的。冷慕宸冷冷地说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秦长春是在有意拖延时间,那秦家的女儿也太值钱了点吧?这次开口的是冷慕宸的左右手之一,凌以杰。

  冷慕宸依旧一脸冷然地抽着烟,你们好好看着秦长春,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那冷哥,今天晚上,你是不是也要让嫂子生不如死啊?还是……男人一脸的奸笑,以前对于秦家的掌上明珠也只是听说而已,没有多少人见过。

  冷哥,听说她长得妖娆娇媚,身材更是火辣,而且她的身边有过很多的男人,应该很不简单吧。

  围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们,一人一句,来来往往,话题全部都是围绕着今晚这场婚宴的女主角,而且还是没有露面的新娘子。

  而站在冷慕宸右边的一名娇媚女人的脸色却不太好,对于他们话题的那个女人,她明显是很厌恶的模样。

  你们说够了没有!终于忍不住,她还是开口低吼道。

  我们的安娜小姐生气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追随着冷慕宸出生入死的安娜小姐对他是有着特殊的感情的。

  当然,两人的关系自然也不一般,除了亲密关系外,她始终没能成为正式的冷太太,而却被一个中秦雅琳的女人抢了先,那个女人根本就配不上冷慕宸。

  生气了?冷慕宸灭了烟,微微抬眸,眉眼间没有任何的笑意,唇角却是淡淡地勾起。

  冷哥。安娜只是唤着他,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就算她和他有过再亲密的关系,那她也谨守着自己的本分,从不逾越。

  冷哥,要不要把新嫂子带出来,给兄弟们过过眼瘾啊?一个男人开口提议着,接下来,便是一阵附和声。

  冷慕宸优雅地端起了酒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烈酒,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另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内,一脸精致妆容,一身奢华的专门从法国巴黎定制的婚纱,今天是她的婚礼,竟然会是她的婚礼,没有亲人参加,她只不过在一张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便赔上了她的一辈子。

  纵使她的心中有万千个不愿意,可为了那份养育之恩,她成了她名义上姐姐的替身,嫁给了冷慕宸,一个人人口中的恶魔。

  整个人瑟瑟发抖地蹲在墙角,她才二十二岁而已,本来,她的人生应该才刚刚开始,而那个男人,整整大了她六岁,即使在灯光如灿,奢华地让她不愿意多看一眼的房间内,还是害怕。

  内心十分的恐惧,只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一天没有进食的她,现在头晕得厉害,房间里除了茶几上摆放着的酒瓶和酒杯,没有其他的食物,她是个滴酒不沾的女孩子,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

  而她知道,在她答应做替身的那一刻起,一切都远离了她,未来的路,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正当她饿得眼冒金星,原本擦着盈润唇彩的粉唇也变得干涩,她咬了咬下唇,让自己清醒着意识,等待着那个可怕的男人。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的打开来,进来的不是今天的男主角,而是两名粗犷的男人。

  嫂子,冷哥有请。语气里也带着不客气,嫂子两个字也没有任何的尊敬。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秦雅滢又往角落里缩了缩身子,像只惊恐的小兔子。

  可话音才落下,那两名男人就毫不温柔的将她一把拉起,架着想要挣扎着离开的新娘子。

  秦雅滢的一切挣扎和抵抗都成了徒劳。

  啊!秦雅滢还没看清楚情况就被重重的往地上一扔,即使地上铺着地毯,她依旧被撞的生疼。

  秦雅琳,抬头!冷慕宸的声音不高不低,却带着强大的震慑力。

  是啊!秦雅琳,她现在是秦雅琳,不是秦雅滢。

  但是她却不敢抬头,也许会被认出来,她是假冒的,那她就会没命吧!

  秦雅琳,你是在跟我装纯情吗?冷慕宸依旧坐在沙发上,一脸悠然自得的模样。

  冷哥的话你也敢不听?一道粗蛮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想起,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抬起,整个房间里的人看清了她,她也看到了坐在最中间位置的男人。

  是他!她的丈夫竟然是他!

  冷哥,没想到这娘们长的还很标致,难怪这么多男人能看上她。

  秦家的小姐长的确实漂亮,精致小巧的五官,细细的秀眉下是一双如黑珍珠般的明眸,却带着一抹惊惶。

  这般姣好的身材确实让她有资本混在男人堆里,只要是个男人,她的随便一个眼神便能把人勾了去。

  你在害怕?冷慕宸从沙发上起身,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

  害怕?她确实很害怕。

  说话!别告诉我,你是个哑巴!他怒了,对她吼着。

  我,我……”她我了两声,也没有我出什么来,因为她确实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尤其是对着像冷慕宸这样的男人。

  听说秦小姐向来是阅男人无数,怎么今天装害怕了?冷慕宸最恨爱装的女人,虚伪的女人!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对于秦家小姐有所耳闻,他或许真的会被眼前的她给骗了。

  冷哥,这样的女人,要给点颜色瞧瞧,才会学乖,她才不敢给你戴绿帽子。一名男人开口说道,一脸的鄙夷。

  我没有!我不会!秦雅滢终于开口了。

  最好是这样!不然的话,秦家一个人也别想活了!冷慕宸冷着声警告道。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别扫了冷哥的兴致。虽然是没有什么仪式的婚礼,她只不过是签了个字而已,却卖掉了自己的一生。

  在接收到冷慕宸的眼神时,所有人都退出了房间。原本热闹无比的房间瞬间空寂的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除了还未散去的烟味和酒味。

  起来!冷慕宸继续在沙发上坐着,长腿地优雅地交叠着。

  秦雅滢不顾身上的疼,好不容易才站稳身子,身上的婚纱有些累赘,拖尾有点长,双手紧紧地扯着裙子,露出了脚上的白色高跟鞋。

  到这儿坐着。冷慕宸冷眼看着她,一向开放的她晚上怎么做作起来了?

  她才刚坐下,便有一根烟递了过来,送到了她的嘴边,我不会抽烟。她小小声地说着。

  不会?别人口中的秦家小姐可不是这样的好女人。

  不到三秒钟,一杯烈酒递到了她的面前,喝了!

  我不会喝酒。秦雅滢继续拒绝,她怕这杯烈酒下去,她会直接晕过去。

  不会?冷慕宸这一次可不会让她以这种姿态就过去了,大手扣住了她的脸颊,将酒杯里的烈酒往她的嘴里灌去。

  咳咳……”秦雅滢不停地咳嗽着,这酒辛辣地让她的眼泪水都咳了出来。

  秦雅琳,你真是让我看到了一个大笑话。冷慕宸大笑出声,可那样的笑反而让秦雅滢觉得害怕。

  从今天起,你可是冷太太了,这样的头衔可不是一般人想拥有就能拥有的。冷慕宸的意思是让她不要不知好歹。

  我,不是自愿的。她在心底里说道。

  冷太太?她一点也不稀罕,她只想安心地上学,她只想等着她心爱的易峰哥哥回来,可一切的梦,都已经碎了。

  怎么?你还不乐意?冷慕宸看到了她眼中的不乐意,也是,堂堂的秦家大小姐,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啊?嗯?

  秦雅滢抿着唇不说话,其实,不是她不想说话,只是,胃里阵阵的反酸上来,她捂着嘴,看到桌上杯子上的一杯水,是想压压胃里的难受劲儿。

  她端着杯子,大口大口地喝,还没咽下去,直接噗的一声全喷了出来,那根本就不是水,而是白酒。

  原来,你喜欢喝白的。冷慕宸看着她那样,怎么看都是不会喝酒的人?不太像是装的,要不就是装得太像。

  不,不是,我……”话还未说完,直接扶着沙发全吐了,没吃东西也就算了,这下子连酸水都给吐出来了。

  冷慕宸单手扣着她的肩,一把将她拎起,直接将她甩到了包厢内的大床上。

  这才刚吐得七荤八素的秦雅滢被这么一扔,头撞到了床头柜上,额角马上红肿了一块,头就更晕了,而且还痛得她的眉锁得更紧。

  而冷慕宸根本就是冷眼旁观,没有一点点的怜香惜玉,凌厉的眸光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一切,现在正要开始。

  秦雅滢看着冷慕宸站在床边,她下意识地拉过了被子,紧紧地裹在自己的身上。

  秦家小姐,你都已经签下了婚书了,你这是准备为哪个男人守身如玉?他的语气带着嘲讽。

  她是想守身如玉?可能由着她吗?眼前这个男人,她害怕。

  是哪个男人?嗯?冷慕宸冷笑,长臂撑着床,向她靠近,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冷某人的妻子,怎么?不想履行妻子的义务?冷眸盯着面前缩在一旁的新婚妻子。

  我不!憋了许久,她才憋出这两个字,明知是徒劳,明知做的是无用功,她还是第一次提出了拒绝,她对他的话有了反抗。

  你不过是我花钱买来的女人而已,你觉得还有选择的权利吗?冷慕宸冷冷地看着她,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无知。

  只不过,这个女人竟然在发抖?她竟然会害怕?她越是这样,那他就越不能轻易放过她。

  下一秒,他的手往她的腕间一扣,她的整个人跌进了他的怀里,一双铁臂横过了她的身子,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放开我!秦雅滢用力 挣扎着,哪怕这也是徒劳,她也不愿意轻易屈服。

  冷慕宸轻挑浓眉,放开?今天可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你是认为我不行,还是别的?

  你,你……冷先生,你能放过我吗?秦雅滢觉得自己突然在他的面前,一阵羞辱感蔓延上她的心头。

  秦雅琳,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现在是在跟我装矜持?未免有点虚伪了吧?冷慕宸以为,以秦家大小姐的身份,她为了钱,是会不择手段的,更何况,只要有钱,她是不会拒绝他的。

  可是,面前的这个女人,给了他太多的意外。

  ……”秦雅滢连一点点退路也没有,现在的她除了痛,还是痛。

  冷慕宸这个男人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折磨她。

  早在她嫁进来之前,她应该想到的,不是吗?她躲不掉的。

  冷慕宸站在床边,看着那抹如罂粟般妖冶的红色,补上这层膜,花了多少钱?

  秦雅滢只觉得全身无力,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的,可是她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冷慕宸安心,认定她就是秦雅琳吗?

  她怎么否认?她更不可能承认自己的身份。

  所以,她就选择沉默,什么话也不说,才是最好的。

  滚!滚出这个房间!冷慕宸说完话就走进了浴室,他是特意准备了两个房间,这个女人,没有资格留在这个房间里,他只不过是想羞辱她而已。

  秦雅滢拉过了薄毯,披在自己的身上,整个人拖着无力的身子回到了原来她的房间。

  一整个晚上,她没有合上眼,就蹲坐在地上,睁大着双眼看着窗外,以后的每一天,她都要面对这样的生活吗?

  被一个根本没有爱的男人羞辱,她已经失去了女人最珍贵的东西,那她就更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突然,房门砰得一声被推开来,冷慕宸出现在了房间里,手里拿着一个药瓶,往她的身上一扔,把药吃了。

  他不允许的情况下,他是不会让她怀上孩子的,更何况还是秦家这个女人。

  秦雅滢虽然是初经人事,但她懂这个药是什么!

  他这么做也对,是有这个必要,她还要上学,还要继续她的生活。

  冷慕宸蹲在她的面前,看着她胳膊上的淤痕,那是昨晚他留下的。

  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休想怀上孩子,为了秦家还能安稳几天,你最好听我的!他打开药瓶,倒出一个白色的药片,直接扔进了她的嘴里,没有一点点开水,直接干咽下去。

  秦雅滢差点没有被这药丸给噎着,猛咳了几声才费劲地吞下。

  收拾一下,跟我去个地方。冷慕宸往沙发上一坐,掏出一根烟优雅地抽着。

  秦雅滢费劲地站起身,那个,我没有衣服。

  她不像秦雅琳,有着穿不完的名牌衣服,她只有几套简单的衣服全在学校里,现在,她要拿什么换,她也不可能这样出去吧!

  冷太太,嫁给了我,你想要什么样的衣服没有?果然是秦雅琳,这才刚结婚第二天,她就开口了。

  这样的秦雅琳才是最真实的她吧!

  他打了一通电话,不上十分钟,便有一大堆的名牌衣服送了上来,扔在了她的房间。

  秦雅滢看着眼前各色衣裙,上好柔软的面料,让她有些爱不释手,但她绝不会是个贪心的人。

  最后她只是挑了一件白色的偏保守的衣裙,走进了浴室,而坐在沙发的冷慕宸微微地皱了皱眉,这个女人有时候的举止,让他看不透。

  秦雅滢换好衣服一走出浴室,就看到冷慕宸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就起身往外走,她也乖乖地跟上。

  一路上,银色宾利车子里,气氛僵凝到了极点,让秦雅滢只能看着窗外,整个人往车角落里缩。

  有他在的地方,她总觉得有一股冷意让她全身发寒,忍不住打颤。

  车子在一个小时之后,停在了A市最豪华的别墅区,这里的别墅环境优雅,格局精致,能在这里拥有上千坪的别墅,也只有冷慕宸了。

  车子驶进了车库,才刚停稳,便有冷冷的声音传来,下车!

  秦雅滢以前住的秦家,虽然也是豪华别墅区,但和这里是不能比的,她怯怯地跟在了冷慕宸的身后,亦步亦趋。

  先生,您回来了。管家福伯迎了上来,看了一眼跟在冷慕宸身后的漂亮女人,却没有开口。

  冷慕宸走到了客厅坐下,何嫂就送上了咖啡,先生,您的咖啡。这都是冷慕宸一直以来的习惯,佣人们都很主动也很自觉。

  冷慕宸端着精致名贵的咖啡杯,咖啡浓香四溢,是他最爱的,牙买加顶级咖啡豆。

  而秦雅滢却只是惴惴不安地站在一旁,总觉得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可她逃不掉,不是吗?

  突然,砰的一声,咖啡杯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先生!何嫂马上上前去收拾,却被他挥手阻止。

  你,过来,把这里收拾一下!冷慕宸指了指秦雅滢。

  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秦雅滢愣了愣。

  秦家大小姐,冷太太,怎么?你不乐意吗?冷慕宸出言嘲讽道。

  就算是不乐意!她也不得不干,更何况,她以前在秦家这些事情也不是没有做过的。

  对她来说,那是驾轻就熟。

  秦雅滢弯身,将碎瓷片一片一片地捡起,扔进了垃圾桶里,又拿过了何嫂手中的抹布,将光洁的地板擦干净,而眼底,他脚上锃亮的皮鞋上也被溅上了咖啡渍,抽过了茶几上的纸巾,很仔细地擦着。

  她最怕的就是他一个不高兴,踹上她一脚,她小心小心再小心。

  可一个男人想要专门挑一个女人的刺,尤其是他不屑一顾的女人,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冷慕宸看着她,秦雅琳还会这么委屈求全?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倏地将脚收了回来,秦雅滢抬头看着他,他不满意吗?

  一只大手扣住了她的下巴,从今天起,在这里老老实实地呆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这里一步,还有,这里的一切,要好好打理,听到了吗?他的话说得很清楚了。

  她也听懂了,她不是当冷太太享福的,她是来这里当佣人的。

  我会的。秦雅滢点头。

  知道就好!他起身,迈步。

  等,等一下!秦雅滢见他好像要离开了,她急急地开口叫住他。

  冷慕宸停下了脚步,不明白的事就问福伯,或者何嫂。他不想跟她多废话。

  不,不是的!秦雅滢拉住了他的手,你让我做多少事,我都愿意,但是,我想上学。

  上学?冷慕宸就像听到了多大的笑话一样,你要上学?我听错了吧?

  堂堂的秦家小姐,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还用得着上学吗?而且,在我印象当中,秦家小姐可不是什么好学生?冷慕宸冷冽一笑。

  秦雅滢不知道怎么开口,对于秦雅琳来说,什么都不需要,可她不同,她要自力更生,她有她的梦想。

  别再来烦我!冷慕宸直接一脚踢开她,转身就朝二楼走去。

  冷,冷先生。秦雅滢不能就这样放弃!她想上前,却被何嫂拦住,你不能上去!这二楼没有经过允许,是不能上去的!

  不行!秦雅滢可以做所有的事,但是,她不能不去学校!她花了多少的努力和心血才考上的大学,她打了一整个暑期的工,才赚来的学费,怎么可以说放弃就能放弃的?

  冷慕宸一转身,就看到了直直闯进了房间的秦雅滢,谁允许你上楼的!

  秦雅滢这也才觉得自己鲁莽了,她不应该上去的,那是属于他的地方。

  出去!冷慕宸见秦雅滢还站在房门口,对她怒吼道。

  冷,冷先生。秦雅滢转过身,却只盯着地面,眼前的男人,她不敢直视,下一秒,她下意识地想要离开这个房间。

  冷慕宸敛眸,迈着步子走到她面前,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怎么,你现在害怕了?

  我,我有事想求您。秦雅滢低着头,小声地说道。

  要想说上学的事,就免了。冷慕宸从来不会觉得秦雅琳会去上学,她只不过是借机出门鬼混而已。

  秦雅滢就愣在了原地,她不能再去上学了吗?她还有两年才能毕业,现在就要放弃吗?

  冷慕宸见秦雅滢不说话,他转身就走进浴室,一直等到他出来,就看到秦雅滢还愣在门口,跟他犟吗?

  秦雅滢抿了抿唇,转身要往楼下走去。

  等等!冷慕宸开口叫住了她。

  秦雅滢转过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抽着,让她有种错觉,他刚才根本没有开口说过话的错觉。

  直到他一根烟燃尽,两人都没有开口,秦雅滢看着他,有些害怕,有些恐惧,昨天晚上的事就像恶梦一般,她,准备逃开。

  你就这点耐性吗?冷慕宸在她一转身后,才缓缓地开口,他的出声让她顿住了脚步。

  秦雅滢走向他,你是答应了吗?

  冷慕宸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抬高她的下巴,让她和他四目相对,外面到底有多少个男人在等着你?让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出去?嗯?声音冷冷的,一字一句都带着质问。

  不是的!我真的是去学校,真的!秦雅滢的解释和保证即使再无力,她也要试一试。

  秦雅琳的作风,她也是知道的,她替秦雅琳嫁给眼前这个男人,是为了保住秦家,是为了保住她的养父秦长春。

  为了报恩,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恩,可她不能没有自我。

  你知道我最讨厌被骗了。冷慕宸说出他的前提条件。

  秦雅滢木然地点了点头,她不会骗他。

  如果我知道你骗我,你该知道你要付出什么代价!冷慕宸倒是要看看,秦雅琳到底是想要做出些什么事情来?怎么样给他看一出又一出好戏的?

  嗯,我只去学校,我哪里也不去!她对他保证着,只是,她不能再去打工了,她以后的学费会成问题的。

  冷慕宸看着她,先下楼吧!他不喜欢二楼被她那么脏的女人站着。

  秦雅滢点了点头,谢谢您,冷先生。她疏漠淡离,她也从来不会逾越半分。

  在秦家和在冷家,没什么差别?遗弃她的父母,注定了她一辈子孤独,一辈子只靠着自己而实现自己的梦想。

  冷慕宸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口。

  秦雅滢被安排住进了一楼的一间小房间,不是很大,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但是朝南的,光线很好,大大的窗户让她很喜欢,比起秦家,这里要好得多了,她除了失去了她的自由。

  秦小姐,先生交代了,以后没有他的吩咐,你就呆在房间里,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何嫂对她说道。

  何嫂,谢谢你。秦雅滢站在房间里,愣着神,她的东西都还在秦家,有些东西在学校,她该去买些东西的。

  可,她出不去。

  没一会儿,何嫂拿进了一些生活用品,秦雅滢看着眼前的东西,这才让自己安心,她要在这别墅里住下了吗?

  秦雅滢主动去厨房要求帮忙,倒让何嫂有些另眼相看了,原本听说,先生要娶一位娇纵蛮横的千金大小姐,可眼前这位,除了有千金大小姐的优雅气质外,她还没看出来一点点的娇纵蛮横,也没有无理取闹。

  何嫂见秦雅滢熟练地洗菜切菜,秦小姐,您还会做菜?

  嗯,不过,我只会做几样简单家常菜。秦雅滢在秦家,什么都要做,她自己跟着佣人稍微学过一点。

  那先生的午餐,你来准备?何嫂转头看着她,虽然刚开始看到她,以为不过是个千金大小姐,什么都不会,只会耍脾气,可她看得出来秦雅滢并不是那样的人。

  秦雅滢洗菜的手一顿,冷先生他,会不会生气?她是怕他,她也不要因为自己的一顿午餐,好不容易让他答应自己去学校。

  不会的,先生他平时话不会太多,看着有点凶的,其实,也是很好相处的,而且,先生他不会太挑食。何嫂在这别墅里呆了也很多年了,先生的脾性也很了解。

  他,不会太凶吗?可她看他一眼,都觉得会全身发抖。而她也从来没觉得那个男人好相处。

  他,很冷,一个目光就直接让她有点坠入冰天雪地一般。

  但是,只要他不刻意为难,她会谨守着自己的本分,安安心心地呆在这里,他就什么便是什么。因为她是他花钱买来的妻子。

  冷慕宸坐在餐桌前,看着面前的菜色,跟平常何嫂做的不一样,他是个敏锐的人,他看得出来。

  见冷慕宸迟迟不动筷,先生,这是秦小姐下厨做的。

  你做的?冷慕宸挑眸看着她,你还会下厨?

  我,会一点。秦雅滢老实地回答,他的不屑,她看得出来,也听得出来,不过,她好像有些不知好歹了。

  冷慕宸抬头看了她一眼,开始筷子,一口一口地吃着,很仔细地品尝着,而秦雅滢站在一旁,有些局促不安,怕他会不满意,会直接把餐桌都给掀了。

  冷慕宸放下了筷子,你敢亲自下厨,那又有什么好怕的?既然你会做菜,那以后,每顿的饭菜你来准备,但是,每一顿,都要不一样的。

  他就是故意的,她既然想要亲自动手,那他就给她机会。

  秦雅滢没有看到他发怒,反倒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也是给她出了一道难题。

  早上,秦雅滢就被冷慕宸安排的车子送到了学校。

  李叔,你就让我在这里下车吧!秦雅滢在离学校的一条街口让司机停车。

  秦小姐,冷先生吩咐过,必须送你到校门口。司机李叔继续朝着学校开去。

  秦雅滢也知道是她说什么好像没有用,他对她不放心是正常的,只是,这样的她显得太高调了。

  虽然她才刚入学没多久,认识的人也不多,但是,她真的很不喜欢以后要面对这样的生活。

  谢谢李叔。秦雅滢道了谢之后就离开了。

  司机李叔在看到她进了学校之后,就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冷先生,秦小姐进学校了。

  给我盯着,好好盯着。冷慕宸站在卧房的落地窗前,眸光泛着冷。

  他是没想到秦雅琳竟然还不少主意?去学校?

  凌以杰出现在了冷家别墅,冷哥。

  你来了,坐。冷慕宸和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

  大哥,那个女人呢?凌以杰看了一下别墅。

  你来看她的?冷慕宸瞥了一眼凌以杰,他很少到他别墅来的,没想到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她。

  凌以杰摇头,当然不是。他对那样的女人不感兴趣,看上去长得也很清纯的,骨子里却是个不检点的女人。

  找我有什么事吧?冷慕宸点燃一根烟。

  秦长春去了外地。凌以杰之所以问秦雅滢在不在,是因为这个。

  他是想跑路。冷慕宸早就猜到了,把自己的女儿送到了她的身边,然后自己准备逃跑,他一点也不意外。

  那么,大哥,你说那个女人会不会逃跑啊?凌以杰最怕的就是这样,秦长春这只老狐狸,欠了这么多钱,就想着各种办法脱身。

  冷慕宸抽一口烟,淡淡一笑,她能跑得了吗?秦长春不管跑到哪里,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他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不会任由秦雅琳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大哥,你就这么有把握?那个女人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凌以杰就怕冷慕宸会被这个女人的美貌所迷惑,会出了差错。

  嗯,不简单。会讨好人,能屈能伸,让他很意外。

  走吧!今天跟我去各分公司看一下。冷慕宸的冷氏集团旗下包拢了房产业和酒店业,还有各大娱乐场所,也包揽了很多各种跨行业的公司,更有跨全球的信贷公司。

  大哥,你还真有闲心。凌以杰看着他这样潇洒自如的模样,他替他这个大哥担心。

  秦雅滢去了宿舍,将自己的行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本来她的东西就不多,只有一只小行李袋,雅滢,你不住学校了吗?

  嗯。秦雅滢跟她们的关系不算很熟,也只是偶尔打打招呼而已,更何况,她自从一开学之后,就忙着打工,一有空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出去打工。

  听说早上你是坐豪华房车来的,是不是真的啊?其中一名室友好奇的问道。

  秦雅滢愣了愣,她不承认也不否认。

  当然啦,我都亲眼看见了。另一名室友替她回答了,秦雅滢,你是不是傍上大款了?你长得这么漂亮,被有钱人看中了吧?

  室友已经说得很直白了,她傍上大款了,所以不住学校宿舍,所以有名车接送,她是被卖了,她也许一辈子都没有了自由。

  真的是这样吗?那男人是多大啊?是不是凸头的老头子啊?室友依旧很好奇,一般不都是这样吗?年轻的高富帅也不能看上她吧?

  而且平时看秦雅滢也不爱说话,很沉默的一个人,这会儿怎么就勾搭上有钱人了?

  秦雅滢一直保持着沉默,她解释得再多也没有用,在她们的心中,她就是那样的人了。

  刚好那天课也不多,秦雅滢就在图书馆里呆了大半天,直到天色暗下,她觉得眼睛酸涩,才抬头,整个图书馆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她收了书本,揉揉发酸的肩膀,这才想起来,她的回去时间。

  糟糕!秦雅滢快步地跑出了校门口,看到了熟悉的车子停在那里,李叔,对不起!我忘记时间了。

  李叔看着她,秦小姐,快上车吧!先生在别墅等您了。

  一路上,秦雅滢都是惴惴不安,她怎么会错过时间呢?他说每天五点半必须回到别墅。

  别墅的客厅,灯火通明,进口的意大利水晶吊灯散发着光亮,却是阴寒的冷。

  秦雅滢一进到客厅,就看到冷慕宸抽着烟,满屋子的浓烈的烟味,让她忍不住咳嗽了好几声,看了一眼烟灰缸里满满的一缸子烟蒂,她抿了抿唇,冷先生,对不起,我忘记时间了。

  冷慕宸扬起了一抹冷笑,你还真的敢不把我的话放在耳朵里是吧?

  他早上出门前才交代的,她今天就给他晚了整整两个小时,她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过去的吗?

  不是的,我真的忘记时间了。秦雅滢连连点头,其实,这个时候,她的解释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因为他不会相信。

  他已经认定了她是故意,不管她怎么说,他都认为她是狡辩吧?

  才两天的时间,她竟然就了解他了吗?冷酷无情的男人,她以后要天天面对这样的他。

  冷慕宸摁灭了烟,起身走到她的面前,你去见哪个男人了?

  秦雅滢保持沉默,不说话,晶亮如黑珍珠一般的双眸对上他的锐利双眼。

你不会想知道的。我说了你也不会信。秦雅滢即使再柔弱,她也是个倔性子。


  跟我上楼。冷冷地甩下一句话,就转身朝楼上走去。

  秦雅滢看了一眼何嫂同情的眼神,咬着唇,跟着他的步子上了楼。

  冷慕宸在沙发上坐着,性子倒很硬,有几分大小姐脾气的,可你该知道,只要我稍稍动一根手指头,秦家就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我信,我一直都相信。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势力太强,秦长春也不会用她的身子来交易秦家的安然。

  你信?我没有看出来。冷慕宸一直以为她是借去学校的名义,而出去和别的男人鬼混,所以才耽误了时间。

  秦雅滢往后退了一步,他的冷眸让她不觉地后退。

  明天,还去学校吗?冷慕宸想听到的是否定的答案,可眼前的这个女人却不能让他如意。

  对,会去。秦雅滢其实有点害怕,害怕冷慕宸去学校调查,怕他会查出什么来。

  虽然秦长春将秦雅琳的资料档案也转入了她的学校,但是万事都不是这么完美的,也不是无懈可击的。

  冷慕宸伸手,撕的一声,将她身上薄薄的衣衫便被撕碎,白嫩的肌肤呈现在他的面前,去洗干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

  秦雅滢被他关进了浴室,偌大的浴室里,光洁的地砖,她站在淋浴间,是啊!她的身子是不干净,被他糟蹋过了,是怎么也洗不掉的。

  身上几乎被她搓掉了一层皮,红红的,连血管也像是能看到一样。

  易峰哥哥,你为什么还不回来?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你说回来接我的,可你却不回来!

  也许,等到他回来,她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就算她的心里能等到他,那她也不是自由之身,一纸婚约书,她卖掉了自己。

  当冷慕宸推开了浴室的门的时候,就看到秦雅滢缩在淋浴间的角落里,全身泛着异样的红,她在发高烧。

  这个女人,是在跟他无声的抗议,竟然用冷水洗澡,才会发高烧,有种,敢对他用苦肉计。

  何嫂。冷慕宸唤来了佣人,将她送到了另一间客房。

  先生,秦小姐发高烧很严重,要不要叫医生啊?何嫂有些担心。

  冷慕宸没有开口,就这样站在一旁,见到她的秀眉紧皱着,犹豫了一下。

  易峰哥哥,易峰哥哥……”秦雅滢不停地呢喃着,梦里,她看到了她的易峰哥哥,她看到了他来接她了,他说他要带她离开,带着她远走高飞,就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她在叫着别的男人?那个男人是谁?

冷慕宸一甩手,不说一句话就离开了房间,不到两分钟,就传来车子驶离别墅的声音。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章节,情节精彩不断。

↓↓↓↓↓↓↓↓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着床 问我 花了 完事 多少钱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