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 萌宠微信公众号不正常动物园正文

【小说】隋炀帝萧皇后的故事

2017-01-12 不正常动物园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隋炀帝萧皇后的故事


(第四回)


历史上的某一天,古城西安。

“儿子要去扬州了,特来和母后话别,此一去,不知哪天才能再见。”杨广跪倒在地,涕泪横流。


“你镇守一方,我又年老,今日一别,说是生离,只怕、只怕……”独孤伽罗也跟着抹泪。

“阿摐资质平庸,只想守着父母兄长平静度日,只是,不知哪里得罪了太子,他三番五次放出话,说要杀了我,您说,是不是有奸人在中间挑拨?还有,前几天,我那逮到一刺客,百般拷打也问不出什么,我想,多半是东宫的人。”

“他家乌烟瘴气的,有奸人不奇怪,杨勇越发急不可耐了,我们果然立刻死了,他才畅快呢!”独孤伽罗越说越气,“给他八抬大轿娶得女人,看都不看,成天和姓云的鬼混,由着那骚蹄子挑拨去毒杀老婆,因为证据不足,即便这样,我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又跑你那撒什么气,我还在就这样,等我死了,是不是要把你们生吞活剥了?”她说着,抚胸痛哭,“只要想到皇上挂了后,你们哥几个要到姓云的崽子面前行礼跪拜,我这心哟,简直疼的没法说。”

杨广又拜了几拜,母子俩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

过了几天,越国公杨素来试探。

正月元宵,想起一堆家事,独孤伽罗心里不是滋味。“这曲子唱的虽热闹,本宫心里却空落落的。”

“是呢,另外几个王爷,臣不敢打包票,不过,晋王恭俭仁孝,必是正想着皇上皇后,食不知味呢。”

“没错,我家阿摐可孝顺了,但凡我们派人去,必定早早到城外迎接,我那媳妇也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哪像杨勇那对,成天大眼瞪小眼,不是摆酒宴客,就是搭台唱戏。”

“其实,呃,这个,有些话,不知当不当讲,微臣窃以为,几个皇子中,晋王最像皇上。”

“是啊,所以本宫心里愈发疼他,生怕那个暗地下黑手。”

“可不是,您看,太子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呐,他那木匠岳父,算命的王妖人,戏子唐令则,还有,长子杨俨是他们在外偷偷摸摸时生的,到底是不是龙种,谁知道呢,姓云的当然说是了,而晋王……”此处省略一万字。

很快,如上种种便经过加工处理,化成一阵风,又一阵风,直灌到杨坚心坎儿里。

6.

公元600年10月9日,大隋王朝下诏废太子:


天下安危系乎上嗣,大业传世,岂不重哉?皇太子勇,性识庸暗,仁孝无闻,呢近小人,委任奸佞。朕虽欲爱子,又岂敢以不肖之子而乱天下。勇及其男女,一并废为庶人,钦此。

一片寂静,只有一个高亢的男声,幽灵一样晃荡:“草民杨勇原应陈尸闹市,谢皇上不杀之恩!”

说完,哈哈大笑,然后,捶胸痛哭,手舞足蹈着离开。

庶人?想安安静静当个庶人,怎么可能?你懂得,太子这位置,不是一将功成,就是万劫不复。

新太子头垂得很低很低。


“父皇,父皇开恩哪,见孩儿一面……”远处又传来杨勇歇斯底里的喊叫,被废后,他三番五次上访,理由是诏书中给他安插的罪名,什么不仁不孝,亲近小人,都太务虚,属于欲加其罪,何患无辞。

“殿下,殿下,庶人杨勇爬上树了!”一人急匆匆跑来。

“杨广太子,心里有鬼吧,防贼一样,那么怕我见到父皇吗,父皇开恩……”朝着大宝殿方向,杨勇站在树上大声呼叫。

“拖下来!加派一队人,看严实了!”杨广压低声音,边走边说。

想到这人,杨广就一阵阵头疼,虽说他一直小错不断,可是,毕竟大错没有,朝野上下,已经有好多人四处打听所谓的内幕。更可怕的是,父皇本身就很纠结,前几天,杨勇大儿子写来一封信,说遭此祸患,无以为生,请求到宫里当个卫兵,老头看了,竟然泪流满面,幸亏,杨素在一旁说和:“天子无戏言,您立场不坚定,让下面揣摩了去,又要各自拉帮结派往死里斗了。稳定,陛下,稳定压倒一切。”

10.

34岁这一年,托老公的福,萧氏升职成太子妃,她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今生才修来这么好的男人。


“娘娘!娘娘!快点,跟我来。”独孤伽罗身边的侍女慌慌张张跑来,“皇后娘娘


昨晚就没有用膳,早上,皇上一走,她就、就……”侍女支支吾吾。


说话间,到了御花园,她婆婆簇拥在一堆宫人里,甚是耀眼。


“尉迟宫人?”


“是。”


“尉迟炯孙女?”


“是。”


“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独孤伽罗沉声道。


年轻女人扑通跪下,瑟瑟发抖:“皇后饶命!皇后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真是嫩的能掐出水。”独孤伽罗一阵心痛,盯着她上上下下的打量,许久,方才一字一顿道:“本宫也曾有这样的大好年华。本宫如你一般大时,皇上对天发誓,今生今世,绝无异生之子,他一直这么做,不和别的女人有男女之事,在你之前。”最后四个字,独孤伽罗咬得特别狠,眼泪慢慢流了下来,顺着她那满是皱纹的眼角。


尉迟女瑟瑟发抖,不住地磕头。


“让皇上迷了心窍,本宫很想看看,你这尤物究竟是哪一种妖精变的?”独孤伽罗忽然失态的尖叫,“来人,乱棍打死!”

萧氏很快知道,她的公公知道后大怒,不顾天色将晚,单人匹马冲进山间,跑了二十多里,才被杨素等人追上。


“朕贵为天子,而不得自由。”


“陛下,岂可因一妇人而轻天下呢?”

不过几天没见,萧氏吓了一跳,婆婆老多了,是那种失了精气神,从里到外的松垮。


“你来了?坐吧。”独孤伽罗先开的口,两人从今年的龙井茶开始,聊天气,聊衣服,聊饰品,就是没有说那件事,于是,萧氏决定把宽慰的话深埋在心里,她知道,一向骄傲的婆婆,心上扎了一根针,很疼很疼,从前,她三句话不离皇上,好像即使全世界的男人变坏,杨坚也不会。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她说。


“我也是。”


“真正的爱情没有第三者,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愿意成全你的爱情梦,用一辈子。”杨坚信誓旦旦。

姐妹们取笑它,这些好听话听听就算了,别当真,她并不屑:“切,那是你们没遇上好男人,好男人嘛,自然难遇上。”


这一信念,在她的大儿子左拥右抱时没有动摇,三儿子因为女人多,家里河东狮吼,闹得天翻地覆时,她虽心疼,却更气儿子不学好,眼睁睁大臣们纳一堆小妾,又生一堆崽子时,她让老公去好好教育。


不过,在杨坚情不自禁上了个宫女后,她曾坚信的某些东西,忽然崩塌了,她精心构建的爱情童话,原来,不过美好了自己,另一个人,却在忍着熬着,无可奈何的陪演一出戏。


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她开始懒懒的,不再接送他上下班,不再关心他吃了什么,面对男人讪讪的关心,也是淡淡的。杨坚应该很在乎她的心情,那又怎样,他还是隔三差五去年轻的容华夫人那找乐子,与那些眼馋年轻美女的男人比,他没什么不同。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萧皇后 隋炀帝 小说 故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