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生活微信公众号微商打假团正文

疑似变相网络传销【TPS】云集品商城拉人头返利,深度曝光!

扑街大话「一吃黑」把拉人头入伙辩解成“分享经济”!

2016-08-06 微商打假团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近年来互联网出现越来越多的传销理财庞氏骗局,都是换汤不换药,使得很多受害者自身和朋友倾家荡产,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因此呼吁更多的反传销人士加入反传队列,帮助更多受害者,尽自己一份力量。打击传销人人有责。

日前,微信团队发布了“关于微信打击网络传销、高额返利欺诈行为的说明”,据了解,此前网络传销多以网页为载体,近期频频出现在一些网络社交平台上。其中有有意特大网络传销案件,打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激励口号大肆推广新型传销模式的违法经营行为。

 

 

在发布微信该声明后,有网友反馈称“有朋友介绍其加入一个TPS云集品商城,购物可以有分红”,该平台承诺的分红与微信发布的传销案例很相像,疑似网络传销。

 

 

打开TPS云集品商城发现,网站下方显示为“深圳前海云集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汤普森跨境电子商务平台”。经查询,深圳前海云集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于2014年7月成立,由自然人独资设立,法定代表人为JEFF PAN,注册资本500万。具体分工看,该公司出资人为丁菊娣,其担任公司监事,JEFF PAN为公司执行董事,CHUN CHIH SOONG为总经理。

 

 

经营范围包括网上从事日用百货、家用电器、电子产品、服装服饰产品的销售;代售机票、火车票;预定酒店服务;网站搭建与运营服务,网络平台的技术开发;国内贸易(不含专营、专控、专卖商品);货物及技术进出口业务(以上经营范围根据国家规定需要审批的,获得审批后方可经营)。

 

产品价格高于同类平台 拉人头返利疑似变相传销

有网友表示,TPS云集品平台需要发展下线,并向该平台账户存钱超过1000元,存入的现金将变为购物券,使用购物券后可获得返利,每天都会有不同金额的返利。

 

而该平台自称不是A回扣或现金回赠计划,也不是普通的优惠券生意,没有一个网站卖出一些产品,并称与其合作很少或几乎没有风险,“介绍小数量的客户,就可以享受一点每周全球总利润的比例报酬”,即拉人头给返点。

 

 

从概念上看,传销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取得利益。

 

虽然TPS云集品打造所谓的电商平台,并试图攀附跨境电商的美好概念,但其本质上属于变相的网络传销。

 

首先,在其介绍资料中提到,该平台的产品组合覆盖全球知名品牌。但从其官网上展示的产品看,大部分产品并不为消费者所熟悉,并且展示的产品覆盖母婴等8个品类却一共只有323件产品,如此规模的电商平台很难实现持续发展,如何比肩亚马逊和阿里?很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其次,众所周知,网购时消费者普遍会优先关注价格。但是该平台的价格普遍高于市场价,价格优势着实缺失,以Hero baby奶粉为例,在TPS平台上2盒4段奶粉报价为275.69元,但在淘宝、网易考拉海淘上,3盒4段奶粉的报价仅为270元左右。

 

 

关注【微商打假团】欢迎爆料

再比如,Dell游戏笔记本ALW15ER-3718S在该平台上的报价超过16,000,但是在正常电商平台上的报价仅为13,000左右。

 

 

从模式上看,该平台自称为会员制电商,加盟即需缴纳费用,并鼓励发展下线,拉人头即返利,很明显属于变相的网络传销。

 

变相鼓励发展下线,拉人头即返利——“满足自己及家庭的日常消费之余,可以吸引身边的亲朋好友进入你的店铺购物,(本文转自防骗大数据:FPData)你将可以赚到商品利润的20%,同时推广网络分店,让更多的友人实现消费及销售赚取佣金”。

 

入会需缴费——并设有天天分红、周分红、月分红,提现方便,多种银行卡提现,合作加盟级别分为钻石级2500美金,金级1500美金,银级500美金。

 

很明显所谓的电商平台只是个幌子,有网友发帖称,“交了一万多,还要强制性购物,不购物不交管理费就没有哪些美丽泡泡,唯一挣钱的方式就是拉人再充钱升级。”

 

“一千以下的钱是花不出去的,因为没一千以下的套餐,不能花的只能靠拉人升级付费。不干不知道一干想跑掉,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网友感慨称。

 

 

目前网络传销横行,如何辨别网络传销?据媒体报道,有工商局工作人员梳理五类网络传销模式,作为给消费者的提醒:

 

一是“电子商务”。首先注册一个电子商务企业,再以此名义建立一个电子商务网站,打出电子商务的旗号,以“网购”、“网络营销”、“网络直购”等形式从事网络传销活动。

 

二是“免费获利”。宣传“免费获利”、“增值消费”、“消费不用花钱,免费购买商品”、“消费增值”、“循环消费”等,实际是诱骗人们参加传销活动。

 

三是“网上创业”。抓住年轻人急于创业、渴望成功的心理,以“在家创业”、“网络创业”、“网络资本运作”为诱饵,欺骗、引诱年轻人上当,从而达到发展会员进行网络传销的目的。

 

四是“网络博弈”。以玩网络游戏、网上博彩为名,发展会员从事“游戏股票”、“幸运博彩”等游戏充值行为,以直销奖、销售奖为诱饵发展下线。

 

五是“爱心互助”。打着“关爱他人健康”的幌子,宣传一些有“特别功效”的生物保健品,宣称入会后就能便宜或返利,以此进行网络传销。

 

 

看完此文,提醒身边朋友切勿上当!

文章来源:金酸梅 防骗大数据 综合整理

将被坑经历告诉小编 | 曝光邮箱(fcxlmbg@sina.com)

我们将会根据各位爆料 |《微商打假团》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微商打假团”公众号

我投资13200元,月收入百万元……喝茶聊天的过程,一天收入三四万元……”5月3日下午,在纬十二路保利中心华府的一套民居之内,一名“一吃黑”的济南会员向众人分享着她的致富经。在这个被称为办公室的民居内,每天都会聚集一群以中老年人为主的会员,他们竭力说服更多的人购买“一吃黑”产品并成为会员。

 

 

这样的“一吃黑”办公室在济南无法准确计数,他们以一个带头人拉起一个上下链条的形式存在于民居之内,围绕着一款据称能让白发变黑发的奇效黑发杂粮粉展开活动,发展直推下线。以人头计的奖金制度连同发财梦一起,在每个办公室的白板上被反复描绘。

 

 

与之相伴的是,对德世久(北京德世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吃黑”的传销质疑也从未停止。连日来,记者暗访发现,“一吃黑”的奖金制度的确通过发展下线方式牟利,虽然他们自称是“分享经济”,但特征与传销基本一致。

 

 

  毫无效果与传销质疑

刘英霞是听朋友说起“一吃黑”的,至今她已掏出1880元购买了这款杂粮粉。她下定决心购买“一吃黑”时,是想为同样饱受“少白头”困扰的儿女试用。但从3月1日服用至今,两个多月了,白发没有任何变黑的迹象,这让她很失望。

 

 

其实,比没效果更让刘英霞感到苦恼的是不良反应。“刚吃四五天就胃胀胃疼,到四十多天拉肚子。胃疼胃胀持续了两个月。”这期间,她想过停止食用,但为了替儿女试验效果,她选择了咬牙坚持,但如今心里越发没了底。

 

“一吃黑”的参与者宋青称,她最初服用时也曾“晕得厉害”;另一名参与者张琴刚开始服用致使胃病加剧,但“过两天就好了,这是好转反应”。

 

所谓好转反应,德世久的微信公众号在去年12月22日介绍过,称是“人的身体体质由差变好的改善过程”。该文称,服用可能产生20种“好转反应”,包括各种疼痛、皮肤痒、眩晕、流血和三高等。但与之矛盾的是,去年11月28日该公众号却称,“无任何副作用”。

 

 

除了担心不良反应,刘英霞还了解到,“一吃黑”可能包含具有肝毒性的何首乌。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办公厅2014年7月就发布《关于加强含何首乌保健食品监管有关规定的通知》,加强了对何首乌的风险管理。但2016年3月,“一吃黑”的创始人宋德顺将《一种白发变黑发的保健品及其制备方法》提交专利申请,提到何首乌占比6%-10%,宣称该发明有补气血、补肾虚、延缓衰老的作用。目前,该专利尚未授权,仍处于实质审查阶段。

 

 

5月9日上午,德世久“一吃黑”的电话客服又称,“一吃黑”不含何首乌,“何首乌是药品成分,一吃黑里没有”。

  

 

刘英霞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最初购买这款杂粮粉的情景,她被朋友请到了保利中心华府的一套居民房里,“洗了脑”。她一直没听懂复杂的奖金制度。尽管一再被告知,如果拉人头让别人买,就会有奖金,但她并不想干这门生意,甚至隐隐担心“这是传销”。至今,她没有将“一吃黑”介绍给任何人。而早在此前的网络上,有关“一吃黑”拉人头传销的质疑早已存在,诸多参与者尤其是其子女通过多种渠道投诉反馈质疑,但至今无果。

 

  

“月入百万”与发展下线

不同于刘英霞对奖金制度的冷淡,井甜已在1个月前辞去工作,“全力以赴做一吃黑”。她每天都前往保利中心华府这处办公室“上班”,通过喝茶聊天或吃饭的方式,让更多人购买“一吃黑”,成为她的直推(即下线)。

  

 

记者以购买者身份首次登门暗访时,井甜熟稔地从茶几下拿出一沓宣传资料,反复宣讲服用“一吃黑”后产生的神奇效果。当然,这只是说服新人的手段之一。更重要的,他们宣讲“一吃黑”的奖金制度,以构建强化“吃上就健康,说出来就有钱”的发财梦。据记者了解,不少涌入这间办公室的中老年人,都是奔着“一吃黑”可能生出的财富去的。

  

 

4月28日上午,做过5年直销的张丽在白板上讲解“一吃黑”的奖金制度,她现在已转投“一吃黑”旗下。张丽说,“一吃黑”分普卡会员、银卡会员与金卡会员,分别购买980元、3300元或6600元产品即可获得相应资格,成为会员后可三折拿货。“一吃黑”没有实体店,也概不零售,成为会员才有资格报单购买。市场动态奖励包括碰对奖和管理奖,且不限人数,多劳多得。按照她的意思,多拉人头发展下线直推,才能提高自己的收入。

 

 

但井甜则强调,“这是分享经济,不是拉人头。”

张丽也称,“一吃黑”是直销模式,但目前还没拿到直销牌照,正在申请。“复制倍增,直销就是这样。现在你就开始找人,找‘意识’好的,你躺着也挣钱。”张丽建议,将曾做过直销或者保险的人拉进“一吃黑”群里,“他们的‘意识’和上班族不一样。”张丽和井甜同时强调,学会如何邀约人到办公室喝茶、聊天、吃饭,非常重要。

 

 

在“一吃黑”的办公室里,财富的获取听起来轻而易举:加入“一吃黑”不到半年的宋青,登录会员系统,显示日收入2500元,她发展了11名“直推”;张丽称自己月入2万多元;文首所述5月3日下午的分享会上,自称已实现月入百万的女子被人称作“姜总”,据称是“一吃黑”的济南第一人。“咱们找1O个直推,一年也能赚百万。”井甜坚信“姜总”月入百万。

  

 

目前,张丽等人无法估算济南“一吃黑”的会员数量,据她说,她的手机里有10多个关于“一吃黑”的微信群,少则几十人,多则数百人,大都是会员。据说,济南已有人关掉原先经营的理发店和美容店等,专做“一吃黑”。其他的“一吃黑”会员也侧面证实了张丽的说法,据说济南有多个“一吃黑”办公室,他们以团队和分支的上下链条关系分布在以市中区和槐荫区为主的民居里。记者加入的其中一个“一吃黑”微信群显示,里面有200多人,10天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有新人被邀请入群。

  

 

传销界定难与监管乏力

国务院公布的《禁止传销条例》中,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的;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均被界定属于传销行为。

  

 

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表示,“一吃黑”的奖金制度,与上述三条基本一致。“一吃黑”属于典型的双轨制【X向下发展两个(A或B),当发展第三个(C)时,C须放在A或B其中之一的体系下,而不许直接放在X自己名下】传销运作模式,但执法部门调查取证较为困难。

  

 

近日,记者将“一吃黑”的情况反馈至济南经侦部门,工作人员表示,“这种茶话分享会的性质不好定义,要有明确的证据。现在传销的名堂很多,法律上一般定义得够30人才行,如果去查处发现只有五六个人,也不成立。”其建议到辖区所在经侦部门反映情况,工作人员会根据实际情况,决定能否立案。

 

 

5月10日,纬北路市场监督管理所联合食品药品监督所对“一吃黑”位于经纬嘉园的办公室进行了调查,但据反馈,现场人员并无经营行为,产品是注册会员后直接从网上买的,“这种行为,我们抓不住东西,只能提醒他们别扰民。”

  

 

济南市工商局打击传销办公室也表示,“一吃黑”的模式听起来很近似于传销,但具体定性需执法人员现场查看,他们详细记录了“一吃黑”的几个办公室地址,将赴现场调查。但截至记者发稿,调查详情暂未反馈。

  

 

5月10日下午,在天桥区经纬嘉园小区9号楼3单元的另一“一吃黑”办公室内,新的分享会仍在继续,口号为“分享一吃黑,传播健康与财富。”5月12日上午,张丽也和同伴去了济阳,他们把奖金制度写在纸上,又向周围的5个新人讲解起发财之道。(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参与者为化名)

  

 

 

看完此文,提醒身边朋友切勿上当

留言窗口,回复以下关键词,获取你要的材料。

反洗脑  |  解救  |  资金盘大全  |  内幕  |  辨别 

 

文章来源:济南时报 综合整理


将被坑经历告诉小编 | 曝光邮箱(fcxlmbg@sina.com)

小编将会根据微友爆料|  ©微友打假团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友打假团】爆料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返利 疑似 传销 变相 人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