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生活微信公众号最美相册正文

真正爱你的男人是怎样睡你的 .............

2017-03-19 最美相册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唐太太,你好,这里是交警一大队。你老公和你姐姐车震掉河里了,麻烦你送两套衣服过来……”

宋堇妍拿着电话,其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有一句话在她脑海里不停回响。

你老公和你姐姐车震掉河里了……

天!这是有多激烈,才会震到河里去?

宋堇妍赶到交警大队已经快凌晨两点,看到老公唐柏文与宋念儿穿好衣物出来的一瞬间,她突然想不顾一切,冲过去打死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  

她忍了又忍,转身要走,手腕却被人拽住。一回头,映入眼睑的是一张楚楚动人的脸。她忍不住蹙紧眉头,道:“别碰我,脏!”

宋念儿没有放手,笑道,“别生气呀,堇妍。我帮你照顾柏文,免去了小三逼宫,守住了你唐太太的位置,你应该感谢我才是。”

“天下还有比你更无耻的女人吗?”宋堇妍强忍着恶心说道,“他是你妹夫,你是他的四婶,你怎么有脸爬上他的床?就算你不把我放在眼里,那你把姐夫置于何处?”

宋念儿不以为然:“你满足不了你老公,你姐姐我自然应该代劳。对了,既然你这么心疼你姐夫,不如我们换换老公吧,你们一个性冷淡,一个性无能,倒是绝配!”

“你!”她还能更无耻一点吗?连换夫的话都说出来了!宋堇妍气得肝颤,终是忍不住狠狠掴向宋念儿。

宋念儿甩开她的手,顺势把宋堇妍推到在地。宋堇妍手肘磨破,疼得直咬牙。宋念儿见状笑得春风得意。

宋堇妍浑身发抖,看着一直在旁的唐柏文,眼泪不争气的涌了上来。

“柏文,为什么偏偏是她?”

唐柏文置若罔闻,径直将宋念儿送进副驾驶座,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车钥匙。

宋堇妍一把扣住车门,目光灼灼地逼视唐柏文,“你告诉我,这些年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唐柏文嘲讽的笑了“宋堇妍,你放心,没人能动摇你唐太太的地位。”

宋堇妍心底抽痛。对他来说,她想要的只是唐太太这个名分么?

看着黑色轿车消失在路的尽头,宋堇妍无力的蹲下来,抱住自己瑟瑟发抖的身体,眼泪悄然滑落。

远处,一辆黑色迈巴赫静静停在路边,里面走出一位身姿颀长的男人。他双手斜插在西裤口袋里,闲适地走来,踢了踢她的小腿。

男人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似笑非笑,宋堇妍抬起头来,看见男人清俊的容颜,她顿时结巴起来,“四、四叔,姐、姐夫,你怎么在这里?”

宋堇妍每次见到沈嘉佑,都很心慌。他是唐柏文的四叔,又娶了宋念儿,每次称呼他宋堇妍都很纠结。更重要的是,沈嘉佑给她一种悚然的熟悉感,每次遇见都让她头皮发麻。

“四叔姐夫?你喜欢这么叫我?”

沈嘉佑俊容雅致,狭长的凤眸里满是笑意。他微微俯下身,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略带酒气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宋堇妍瞬间脸红耳赤,心跳加速地往后退去,一个不慎,整个人竟往地上扑去。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大手握住她胡乱挥动的小手。

宋堇妍惊魂未定,顺着大手的力道往起站,慌乱之间手脚不听使唤,直直朝着沈嘉佑那两片柔软的薄唇撞去。他带着烈酒味的呼吸已经扑在她的脸上。

清冽,好闻,像是能蛊惑人的心智一般。

就在两人的唇快粘在一起时,沈嘉佑忽然站直身体,宋堇妍的唇毫无预警地落在了他的喉结上。

“咕咚”一声,不知道是谁咽口水的声音,气氛有些尴尬暧昧。

宋堇妍的脸一下就红了,“四叔、姐夫,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故意的也没关系。”沈嘉佑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凤眸深邃。

“呃?”宋堇妍呆呆地望着他,完全反应不过来。

沈嘉佑被她可爱的反应取悦了。他扬起一抹笑,悠闲朝路边的迈巴赫走去。走了两步,见宋堇妍没跟上,回过头来看她,“不走?”

“走,要走的。”宋堇妍连忙捡起地上的包,突然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刚才是在调戏她?

不不不,姐夫这么正直善良的男人,才不会像唐柏文那头种马一样,到处留情,一定是她误会他了。

沈嘉佑站在原地,瞧她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傻样子,心下一笑,“不用四叔、姐夫的这么麻烦,以后叫四哥。”说着拉开车门,示意她上车。

宋堇妍受宠若惊,沈嘉佑亲自给她开车门,这得是多么了不起的殊荣啊。

桐城无人不知沈嘉佑。他坐拥亿万身家,掌控着桐城的经济命脉,只手便能遮天。而且容颜俊美,身材堪比国际名模,还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从未传出绯闻,绝对是国民好老公的表率。

只是,传闻到底失了几分真,沈嘉佑不是不近女色,而是“进不了”女色!

宋堇妍想起宋念儿说的话,忍不住同情起他来,这人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要身材有身材,怎么就不举了呢?

好好的花美男,实在可惜!

躺在她和唐柏文的婚床上,宋堇妍的心绪犹如乱麻。

自从唐柏文将女人带回这里,她就再也没有回来住过,而是自己租了间小公寓。

沈嘉佑把她送回了这里,宋堇妍很是无奈。

深更半夜没打到车,她只好在这里将就一晚。正好唐柏文跟宋念儿出去鬼混不在家。

想到唐柏文,宋堇妍抓紧了床单。

五年前,她与唐柏文结婚的前一夜,一个被黑暗掩藏的男人残忍的夺走了她的童贞。

那天后,唐柏文虽然娶了她,却把他们的婚姻变成了一出惊心动魄的复仇。

即便跟他有名无分的过了五年,她依然抱有希望,以为他报复够了,厌倦了外面的莺莺燕燕,终究还会回到她身边。

可这一次,不同了。

五年时光,从20岁等到25岁,他占据了她的整个青春,已经够了。

好累……离婚吧。

心口突然的疼痛让她感到窒息,宋堇妍溢出泪来,终于做了决定。

第二天一早,大门“啪嗒”一声把宋堇妍惊醒了。她走出卧室,就见唐柏文拉着宋念儿的手走了进来。

宋念儿亲密地挽着唐柏文,阴阳怪气道:“哟,堇妍在家啊。”

宋堇妍讥笑一声,懒得回答。因为已经决定离婚,对着这对狗男女她便淡然起来。

从踏进门那一刻开始,唐柏文就紧盯着宋堇妍,以往她脸上的绝望与痛苦竟然一丝也没有了。

他眯了眯眼睛,小心翼翼地将宋念儿扶到客厅沙发上坐下,然后望着宋堇妍,“堇妍,念儿怀孕了,请保姆我不放心,你把工作辞了,在家侍候她生孩子。”

“轰”一声,宋堇妍刚武装好的世界,被唐柏文轻易摧毁,她僵硬着身子,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你说什么?”

“念儿怀了我的孩子,孩子出生前,你不要跟别人说。四叔那边也要你配合,就说念儿想你了,过来跟你住一段时间,不要让他起疑。”

唐柏文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鞭子一样,狠狠抽在宋堇妍心上。

原来在他心里,她连保姆都不如。

“你、们、太、无、耻、了!简直禽兽不如!”

“宋堇妍,你怎么说话的?”宋堇妍骂人,宋念儿可不依了,“你一不能满足柏文,二不能给柏文传宗接代,我帮你全做了,你还叽叽歪歪的,你是人吗你?”

宋堇妍早就领教过宋念儿的奇葩思维,这会儿却依然气得不轻。她抹去眼里的湿润,从包里抽出一沓钱直接砸在两人脸上,冷笑道:“如果你们没钱请保姆,这些钱就当我为我的眼瞎买单,接济你们。”

说完,宋堇妍摔门而去。

她冲出小区,眼睛刺疼得厉害,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唐柏文执着她的手,说他错了,而她带着遍体鳞伤,毫不迟疑的接纳了他。

现在看来她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唐柏文已经怀拥小三准备让她登堂入室!

手机震动起来,她无心理会,对方却锲而不舍,一直打个不停。宋堇妍只好拿起手机接通。

“妈,什么事?”

“你姐姐怀了唐柏文的孩子,你还问我什么事?!你怎么搞的,连自己的老公都守不住。是不是看你姐姐比你嫁得好比你幸福,故意破坏她的婚姻?”

“妈!”宋堇妍被宋夫人的阴谋论气得尖叫,“您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现在被出轨的人是我啊!”

“你还有脸说?你要是没错,唐柏文会出轨吗?你马上给我回来,这件事若是让你爸和你姐夫知道,有你好果子吃!”

宋堇妍隐忍许久的眼泪终是决了堤,她掐断电话,无力地蹲在人行道上,泣不成声。

不管她怎么心塞,她还是回到了位于三环北段的宋宅,还未进门,就听到宋念儿的娇笑声,她嗓子眼里像卡着一只苍蝇,恶心作呕。

在门外站了站,还是不想看到宋念儿惺惺作态的脸,她转身欲走,紧接着便撞在一副结实的胸膛上,痛得她捂着鼻子直吸气,好痛!

一抬头,沈嘉佑竟出现在眼前。

“你……”她急喘了一声,本来要冲出口的责怪硬生生咽了回去。不知为什么,沈嘉佑高大的身影竟跟五年前那个隐在夜色中的男人重合起来。

沈嘉佑鹰隼般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半晌,他才移开视线,“进去吧,柏文也在。”

听到沈嘉佑的话,她顾不上分辨,诧异地望着他,他刚到怎么知道唐柏文也在这里?

两人一走进屋内,宋堇妍的小脸便皱得跟苦瓜似的。经过昨天的车震事件和今早的怀孕事件,唐柏文这三个字对她来说,就像长了智齿,时不时咬一下,让她疼痛难休。

沈嘉佑双手抄在裤袋里,不动声色地打量她,没有人回到自己家会是这种表情,忐忑中又带着伤痛,渴望靠近却又努力装作无所谓,她倒是挺有意思的。

她握紧拳头,才鼓起勇气推开门走进去。客厅里其乐融融,唐柏文与宋念儿并排坐着,两人隔着一段距离,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若不是她早就知道他们的丑事,只怕也会被这表相给蒙蔽。

她一出现在客厅里,屋里的欢声笑语立即停了下来,宋夫人看见她,好心情顿时消失,保养得宜的脸上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你这个死丫头,你翅膀硬了,你……”

沈嘉佑紧跟在宋堇妍身后走进来,听到宋夫人尖锐的咒骂声,微不可察地拧了拧眉。偏头看见宋堇妍逆来顺受的模样,他心里像堵着什么,很不舒服。

宋夫人看到沈嘉佑,未出口的话立即哽在了嗓子眼上,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笑盈盈地站起来,“嘉佑,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们也好去外面接你,别站着,快过来坐。”

宋念儿没想到沈嘉佑会来,在宋夫人站起来时,她也跟着站起来,像避嫌一样,站得离唐柏文远远的。不管她在宋堇妍面前怎么嚣张跋扈,在沈嘉佑面前她还不敢乱来。

更何况他们一起进来,是巧遇还是故意为之,宋堇妍会不会已经把她怀孕的事告诉沈嘉佑了?饶是宋念儿再胆大妄为,此刻也被吓出一身的汗。

沈嘉佑走到双人沙发旁坐下,语气淡淡道:“刚才办事经过这里,想起好久没有见到您和爸爸了,就进来看看,没有叨扰到你们吧?”

宋夫人脸上快笑出了一朵花来,她嗔道:“瞧你这话说的,我们巴不得你天天来,以后要过来,提前打个电话,我好交代厨房做几道你喜欢吃的菜。”

宋堇妍站在那里。被宋夫人彻底无视,她早就习以为常。

她的目光移向唐柏文,发现唐柏文也正盯着她,那目光似威胁又似警告。她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不再搭理他。

沈嘉佑坐在沙发上,尊贵得像古时候的帝王。他睨向宋堇妍,正好看见她翻白眼。他嘴角忍不住上扬,淡淡道:“堇妍,过来坐。”

宋堇妍环视了一圈,唐柏文身边她不想坐,宋夫人身边她更不想坐,选来选去,只有沈嘉佑旁边的空位最合适。锁定位置,她毫不迟疑的走过去,在沈嘉佑身边坐下来。

再一抬头,看到宋念儿做贼心虚的样子,宋堇妍心里冷笑。她还以为宋念儿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呢。

想到这儿,宋堇妍露出一丝坏笑,指着一旁的购物袋说道:“姐姐刚刚去逛街了啊?千万不要太辛苦,毕竟才怀……”

“堇妍!”

“宋堇妍!”

“宋堇妍!”

宋堇妍一脸无辜,看到他们吓得变了脸色,心里大爽,“你们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就是说她怀里抱着花花,能不辛苦么?” 

花花是宋念儿的宠物猫。

宋夫人三人却差点虚脱。

宋夫人心有余悸,故作亲热的伸手搭在宋堇妍胳膊上,偷偷狠拧她一把,警告道:“死丫头,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宋堇妍嘲讽道:“某些人做尽不要脸的事,跑去嘚瑟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宋念儿气得一张俏脸红了又白,正想呛回去,就被宋夫人以眼神制止。

今早念儿哭着跑回来,告诉她,老公沈嘉佑不能人道。

宋夫人如遭雷击。千挑万选的女婿居然不能人道?一个连性都不能给的男人,就算他家财万贯,又能怎么样?她的女儿不幸福!

也许是因为沈嘉佑不能人道的事实对她的打击太大,所以接下来念儿说她怀了唐柏文的孩子,她反而长长的松了口气,只要念儿不用守活寡,怀了谁的孩子都不重要。

后来她冷静下来,仔细琢磨了一下。念儿怀了唐柏文的孩子,这件事有点棘手。唐柏文和沈嘉佑可是一家人。

这件事闹大了,唐柏文不过得一个风流的名声。念儿却不仅要背上勾引侄子的罪名,还会得罪沈嘉佑。沈嘉佑在桐城只手遮天,要弄垮宋家,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她必须想个办法,让沈嘉佑先出轨。这样一来,念儿可以顺利摆脱沈嘉佑,甚至还可以拿到一笔巨额赔偿。

宋夫人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宋堇妍与沈嘉佑,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很荒谬的念头。只要沈嘉佑出轨宋堇妍,这个问题不就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越想,她越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而且,这件事做起来也不难,只要她想点办法……

未完

宋夫人会怎么设计宋堇言和沈嘉佑?性冷淡女人和性无能男人,能碰撞出火花吗?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 男人 怎样 真正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