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生活微信公众号爱情纪念册正文

老公瘫痪了,但还是让我每晚很幸福…..

2017-07-05 爱情纪念册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墨色笼罩的罗马,白色的豪华游轮上一片喧嚣笙歌。

船上一间漂亮奢华的房间里,浴室氤氲的水雾模糊着玻璃隔板上的身影,哗啦啦的水声响着,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得清晰而暧昧。

靠在床头的男人修长的指夹着一支烟,他重重得吸了一口吐出一串漂亮的眼圈。男人小麦色的皮肤散发着健康的光泽,身材没有一丝的赘肉,看起来是那般的完美。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鹰一般的锐利双眸此时散发着一股邪魅的慵懒,那张如同雕刻般的脸俊魅而迷人,性感的薄唇带着微微嘲讽勾起,带着火光的眸色直直得盯着只用玻璃隔着的透明浴室里面的女人。

门打开,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长长的黑发还湿漉漉得落着水珠,她的手里拿着一块白色的毛巾,一边朝着床边走来一边擦着头发。

空气之中氤氲的那股荷尔蒙的味道突然浓烈起来,女人擦着头发,白皙的小脸因为刚刚洗完澡之后而显得晕红晕红,看起来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娇艳花朵。

“酒醒了?嗯?”

原本躺在床上的健壮英俊的男人倏地来到了她的身边,双手从她的后面拥住了她,薄唇暧昧得靠在女人的耳边,低沉的声音里暗藏的性感让女人敏感得缩了缩小脑袋,他有意得在她耳边说话。

被这个男人坏坏的捉弄,小女人的脸色变得更加羞红了。她的身上还散着淡淡的酒味,若不是今晚喝断片了,她才不会跟这个男人滚了床单。

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了,前半夜两个人的癫狂和无度加上刚刚洗个澡,让她的酒已经醒了大半,至少她的理智是清醒的。

“请你放开我,我该走了。”

小女人此时已经清醒了,浴袍下的身体还在隐隐作疼,脑袋更是一片混沌。在她毕业的这个夜晚,她竟然在异国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这样的事。

“我叫洛祎天。”

男人并没有小女人疏离的语气而离开她,反而靠的更近,低沉的嗓音充满了磁性,俊脸上一片邪魅而迷人的笑容。

“先生,这种事是不需要说出你的姓名,大家各需所求罢了。”

小女人一个漂亮的转身,湿漉漉的发梢划过他的皮肤,留下一片凉凉的湿润。

“你今晚的表现让我很满意,下次再约?”

叫做洛祎天的男人微微挑眉,俊脸上荡涤的浅笑太过于耀眼,让眼前的此时明显故意疏离的女人有些恍然。

“对不起,我要走了。”

女人直接当着男人的面脱下自己的浴袍,然后快速得穿上之前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等到她穿戴好之后有些慌张得拿起自己的包包,小手一个发抖,包包倏然落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洒落了一地。

女人眉头瞬间蹙了起来,她将长发挽到了耳后随即便蹲下身去捡地上的东西。洛祎天的薄唇充满趣味的再次勾了起来。

男人轻轻得一个附身,拾起了落到了角落里面的一张护照。男人修长的指翻动,打开了护照,嘴角的笑意不由得更加深了。

“秦深深?”

“还给我!”

洛祎天念着护照上的名字,让蹲在地上的小女人一瞬间起身,然后快速得上前一把从他手上抢回了护照,漂亮的双眸生气得瞪着眼前这个无礼的男人。

洛祎天顺势一把将她扯进怀里,熟悉的香气萦绕在鼻腔,小女人温热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脑海里陡然浮出了他们前半夜的疯狂。

“是不是要来个吻别?”

洛祎天的话语虽然是在询问,但是语气明显是在陈述。男人的话语刚一落下,薄唇便直接封住了秦深深的呼吸。

洛祎天给她丝毫反抗的机会,等到那个热吻结束之后,秦深深站在那里的脚开始发软了。她有些气愤得盯着这个男人看着,他太危险了,下一秒钟她不顾着那个男人肆意而邪魅的目光,顾不得地上撒落的化妆品,转身便夺门而出。

随着一阵关门的声音,房间里面只剩下洛祎天一个人。

男人的目光缓缓落在床单上的那一抹殷红,嘴角的笑意越发得意味深长起来。

在罗马这个国家呆了这么多年,昨夜应邀参加一个酒会竟然便遇到了这样的女人,所谓的艳遇,竟然让他遇到了一个雏儿,是一种幸运吗?

这个女人让他难忘,感觉,那么的意犹未尽......

罗马的冬天,寒冷无比。

秦深深从游轮里面跑出来之后,冷风灌着她单薄的身体。她懊恼得拍着自己的额头上,精致的脸蛋上全是后悔的表情。

今晚是她大学毕业的日子,在罗马这个国度最后一段时间。同学会把毕业派对举行在这所游轮上,喝断片之后的狂欢,然后莫名其妙得和一个男人……

喝醉酒之后的记忆她几乎已经不记得了,只在那片刻的疼痛让她清醒。那个叫做洛祎天的男人,此时却像一个梦魇一样倒影在她心头。

秦深深站在冷风之中,试图让自己清醒,脑海里却浮出了四年前她来罗马之前的片段。

“深深,你出国进修,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

“结了婚的女人,该注意的我想你都懂的。”

“.......”

再来到罗马之前的母亲再三叮嘱,当初她能够在结婚之后继续去国外深造,母亲帮了很多的忙。如今在这样的深夜之中历历在目得浮现在她脑海,深刻而清晰。

秦深深突然笑了,想想本是一件可笑的事情,是的,她结婚了。而最可笑的是结婚了四年的她,连她老公四次面都见不到。

他们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商业之间的联姻,她和自己那位所谓丈夫没有丝毫的感情可言,甚至他是那么讨厌她的。

“除了婚姻,我什么都不会给你。”

那个她结婚证书上的另外一半唐杰臣,在他们新婚之夜冷冷抛下这样一句话。事实上他真的做到了,他除了那张结婚证书以及名义上的太太,连碰她都懒得碰。

她对唐杰臣没有什么印象,两个人在结婚之前是陌生人,结婚之后还是陌生人。

那个男人十分讨厌自己,甚至连秦深深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得讨厌自己。

第一次,她的第一次,就在前面的那十个小时之中,给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婚内出轨!

这四个字顿时像是咒语一样得让她脑袋疼痛起来,天呐,秦深深你究竟做了什么!

想到这里,秦深深那张漂亮的小脸更加懊恼无比,她闭上了眼睛,高跟鞋焦躁得跺在地上。

想着她跟那个叫做洛祎天在那张大床上翻滚时的疯狂和主动,她狠狠得咬着自己的唇瓣,顿时一股腥甜的味道溢了出来。

她这种已婚少妇,喝醉酒之后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此时的她,脑海里面竟然情不自禁得正在可耻得回忆着前半夜和洛祎天的缠绵。

如果没有在酒精的催化下,秦深深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也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

她在罗马的学业已经结束了,明天她就要回国了。难道说这样深刻的”意外的惊喜“就是上天送给她的毕业礼物吗?

这件事情要是被唐家人知道了,后果应该不堪设想。想到这里秦深深感到有些后怕,幸好这一切发生在这个和唐家没有什么关系的异域罗马。

原本思绪慌乱的她,心里突然溢出了一种莫名的安慰。如果让唐家人知道她婚内出轨,那么整个秦家应该都不好过了。

想着母亲那双每次都哭红的眼睛,秦深深咬了咬牙齿,深深得吸了一口气。事情已经发生了,明天她就要回国了,这种艳遇她就当做了一场梦,为了家里为了母亲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吧。

夜色静谧,水花怕打着船板发出的声响十分清晰。冷冷的风中,秦深深慌张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她,绝对是不会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的.......

G市机场,夏天的阳光灼烈的炙烤着大地,出口处一道靓丽的倩影拖着一个行李箱缓缓走来。

“深深!在这里!”

一位穿着暗色花底旗袍的中年女人站在等候区,对着那道倩影挥着手,那个中年女人看上去十分得优雅而气质,她是秦深深的母亲,方宁惠。

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保养的十分年轻,那张和秦深深相似的脸上始终带着一抹温柔的笑容。

“妈妈。”

隔着人海,秦深深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四年没有见面了,多少的想念和煎熬都是无法想象的,那些无奈隔着时间越发得显得悲伤。

秦深深一路小跑,直接将行李箱丢到了一边,然后奔到了方宁惠的身边,一把得拥住了她。眼泪瞬间滑落下来,声音也情不自禁得哽咽。

“妈妈,我回来了。妈妈。”

母女两个人相拥而泣,四年前她为了母亲嫁到了唐家,之后接受了唐家给她开出的苛刻或过分的条件,才完成自己一直想要出国深造的梦想。

四年她跟秦家的人没有任何的联系,对于秦深深来说,最重要的人就是母亲。千日的想念和牵挂,如今终于迎来了相聚的一刻。

“回来就好,我的宝贝,终于回来了。”

方宁惠的眼泪亦像断了线的珠子,她伸出自己的手替秦深深擦着眼泪,秦深深几度哽咽,满脸泪水对着方宁惠露出了一个笑容。

正在此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让方宁惠和秦深深母女从重逢的喜悦和激动之中缓过神,深深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名字,秦深深下意识抬起头看了一眼母亲。方宁惠的目光顺势也看了过去,然后恢复了一下情绪。

“既然已经回来,有的事情还是要面对的。先接电话吧。”

秦深深点了点头,然后接通了那个电话,刚刚一接通,电话那边便传来一阵浑厚而温和的声音。

“深深,爸爸今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议,没能来接你。我已经让司机来机场接你了。”

电话那边的人是唐泽义,也就是秦深深名义之上的公公,她丈夫唐杰臣的父亲。

“没事的,妈妈已经过来接我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秦深深清了清嗓子,声音变得礼貌而疏离,完全不像在跟自己的“家人”说话。

“好的,那我就放心了。晚餐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和你妈妈也很久没有见面了,好好聚聚吧。”

唐泽义的声音依旧那样温和儒雅,就像他平时为人一样。

“好的,那我们晚上见。”

秦深深从始至终并没有称呼唐泽义什么,挂掉电话之后她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亲昵得挽着母亲的手,像小时候一样得往她怀里蹭着。

“妈妈,我们走吧,我有好多话想要和你说呢。”

方宁惠宠溺得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这些年她知道秦深深的不易,刚刚唐泽义打来的那个电话她也没有说什么,女儿只要真的幸福,她这一生就别过所求了。

车内,秦深深和方宁惠坐在后座上,秦深深对她说着这么多年在国外的发生的趣事,方宁惠看着女儿的笑脸,眼眶又不由得泛红起来。

知道当年将她嫁入唐家并不是秦深深的意愿,但是如今她能够学成归来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她长久以来对秦深深的愧疚得到了一丝安慰。

“深深,你告诉妈妈,这些年在国外,你有没有.......”

方宁惠那张美艳的脸上突然有些阴沉下来,虽然她知道这个问题不该问,但是还是有些担心

秦深深自然知道母亲所指的是什么,俏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脑海里却猛地浮出了昨晚她和那个陌生男人的重叠,那些火辣的记忆倏然袭来,让她突然慌张起来。

“妈妈,你说什么呢?”

她的手盖在方宁惠的手上,脸上快速得浮出一抹稍纵即逝的不自然的神色,随即微笑而淡然得看着自己的母亲。

“哎,是妈妈对不起你,如果当年.......”

方宁惠一说起过往的那些事情,眼眶又开始酸涩起来。还没等她说完,秦深深便快速得打断了她的话。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这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我现在过得很好,以后也会很好的。”

秦深深紧紧得握住了方宁惠的手,似乎想用她的力道告诉母亲,一切都不需要担心。

是的,即使她的婚姻是她不能掌控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她的人生一定就会悲剧。

她始终相信,等到自己足够强大,一定会脱出这些桎梏,给母亲和自己一个很好的生活。

总统套房,红色的大床上有两个人。

一阵折腾之后,那个女人语气带着嗔怪和撒娇,佯装出一副不开心的模样。

“听说秦深深回来了?哼哼,四年了,她还是回来了。”

躺在床上的男人倏地发出了一阵冷笑。

“不重要的人,关注她做什么?”

男人的声音显得微微沙哑,却足够让人听出里面的冰冷和不屑。

“杰臣,她可是你的妻子呢。”

女人听到唐杰臣这等漠视的态度,心情一下子便好了起来,语气明显愉悦起来。

“傀儡而已,比不过你。”

男人的话语刚一落下,嘴角勾起一抹笑,不一会儿,整个房间的温度又升了起来......

G城的夜色带着蛊惑而迷离的美缓缓而至,这座海滨城市连夜风都带着海水咸咸的味道,让人感到十分的惬意。

一辆白色的车朝着市中心最耀眼的别墅区开去,坐在车内的秦深深戴着墨镜靠在后座微闭双眼,只穿着简单的T和水蓝色的牛仔裤,长长的黑发随意得披在肩膀上,看上去就像一个稚气未脱的大学生。

白天她跟母亲好好聚了一下,现在已经到了她该回到了唐家的时候了。有时候想想就像一场梦似的,让她有些难以相信她已经回国了。

这里不是寒冷的罗马,而是陌生又熟悉的G城。

车子缓缓得开入了别墅区,然后朝着一个庭院式的别墅开了进去。哥特式的建筑拔地而起,红色的铁门打开,有一个绿荫环绕的小花园,各种各样的花朵争相盛开,让人感觉十分舒适而美好。

这里就是唐家,G城最为耀眼和瞩目的唐家。

就是这样唐家,所谓的豪门贵族,从未让秦深深感到过一丝快乐或幸福。

“少奶奶,我们到了。”

司机将车停下,然后下车替秦深深打开了车门,语气恭敬得说道。

秦深深冲着司机微微一笑,随即便从车内走了出来,她摘下自己的墨镜,看着面前这座耀眼得如同城堡一样的唐家,露出了一抹冷笑。

少奶奶,多么讽刺的一个称呼。

“深深回来了。”

走入大厅,迎面而来的唐家的一家之主唐泽义,那张虽然略微风霜却依旧俊逸的脸上带着温和而儒雅的笑容,迎接着秦深深的归来。

“哎呀,深深终于回来啦。我的天,你这是穿的是什么呢?”

一阵十分尖锐的女人声音,嗲嗲的语气,穿着一身十分贵气的连衣裙,走到了唐泽义的身边,她挑了挑眉头,看着秦深深这一身打扮,脸上快速得露出了一抹嫌弃表情。

她是唐泽义的妻子,谢凤仪,一个十足的贵妇。对穿着打扮向来十分精致的她来说,秦深深此刻的打扮简直是在丢唐家人的脸。

“爸,妈。”

秦深深微微低下头露出了一抹恬淡的笑容,并没有在意谢凤仪说的话,简单得对他们打了一个招呼。

“深深这一路真是辛苦了,先坐下休息一下,杰臣很快就会回来了。”

唐泽义对秦深深的态度一直很温和,秦深深点了点头,唐杰臣这个名字突然蹦了出来,让她的心莫名的触动了一下。

他们之间,亦是太久没有见面了。甚至她都快要忘记,自己结婚证书上的另一半长什么样子了。

一家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在秦深深的记忆之中,唐泽义是整个唐家对她最好的一个人,对这个在G城叱咤风云的男人,她还是十分敬重的。

他们刚刚坐下不久,外面的院子便响起了一阵尖锐的汽笛声,让刚刚坐下来的秦深深不由自主得蹙起了眉,心里顿时浮出了一抹不好的预感。

“少爷回来了。”

站在门口的仆人恭敬得喊了一声,谢凤仪听到是儿子回来,十分开心得扭着腰往前走着,只剩下唐泽义和秦深深还坐在原地。

秦深深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她和唐杰臣已经四年没有见面了,他是自己的丈夫,可是她却没有一丝见到自己丈夫的喜悦和激动,反而有些心里有些抗拒。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男人身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贴身的西装将他如同男模般的身材勾勒得十分完美,修长的腿迈开,那张俊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唐杰臣进了家门便直接扯掉了自己的领带,黑色的双眸中弥漫的神情带着一种莫名的嘲讽和戏谑,直接得朝着秦深深的方向看去。

四目相视,秦深深的眉头微微得跳动,心里咯噔得响了一下,双手不由自主得握紧,长长的指甲陷入手心的肉里,疼痛缓缓袭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些紧张,秦深深只和唐杰臣对视了一眼,便有些逃避似的垂下了眼眸,手心莫名得渗入了湿漉漉的汗水。

“杰臣,深深回来了。”

气氛明显得在压抑着,唐泽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声音如常一般得响起。

唐杰臣朝着秦深深一步一步得走进,然后他直接脱下自己的外套,然后目光慵懒得看了一眼眼前的秦深深。

他们之间已经有四年没有见面,对自己这位名义上的妻子他从来没有任何的了解,也没有兴趣去了解。

她如此的打扮真是让他有些惊讶,不得不承认,即使秦深深素面朝天却依旧掩盖不住她清秀的脸蛋。

但是唐杰臣讨厌她,即使很久没有见面,如今看到秦深深他依旧对她充满了厌恶感。

“我先上楼洗个澡。”

像是没有看到秦深深一眼,完全将她当做空气一样漠视着。唐杰臣没有多看她一眼,就从她的身边经过直接朝着楼梯口大步迈去,留下大厅站在原地尴尬的秦深深。

“杰臣!”

看着儿子如此的态度,唐泽义的声调不由得上扬,还没有等他将话说完,秦深深拉了拉唐泽义的手,然后微笑得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语。

“爸,我在罗马给你和妈妈带礼物了,看看好吗?”

小女人的声音不重不轻,落在已经走上楼梯的唐杰臣耳里,这个女人这是在为他解围吗?刚一出来就想要讨好他?呵,男人冷冷得勾起唇角,露出了一抹嗤之以鼻的轻笑.......

摘自【落尘文学】,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 每晚 瘫痪 老公 幸福 还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