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新闻微信公众号传媒内参正文

重构东方神话世界新体系,《朝歌》告诉我们,匠心是唯一出路

2017-01-12 传媒内参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传媒内参导读:重特效、轻剧情是很多神话题材作品不被观众接纳的一大通病。用详实的历史考证作为基础,为作品构筑崭新、完整的东方神话世界体系是神话题材作品亟待提升的关键。


来源:传媒内参影视研究组(转载请标明出处)

文/裴钰

随着资本、技术、人才储备的多维提升,近年来,中国影视人在传统神话题材领域的开发越发卖力。尤其是《封神演义》、《西游记》、《聊斋志异》这样的超级IP,由于其本身就具备了被改编为史诗大剧的资本,更是在作品数量上呈现井喷。但不尽如人意者十之八九,能称之为口碑之作的凤毛麟角,收视率、口碑双双扑街反倒成了常态。

总的来看,想象力匮乏、造型山寨、篡改历史、缺乏中国风,是绝大多数神话题材作品的致命伤。2016年7月上映出品方预估25亿票房的《封神传奇》豆瓣评分仅为2.9分,即使有李连杰、范冰冰、黄晓明、杨颖、古天乐等一大票明星压阵,也并未能拯救其口碑、票房全线滑铁卢的事实。

当《西游记》IP经历了多轮密集开发之后,改编难度更大的《封神》IP也被屡屡挑战。但至今,1990年播出的《封神榜》依旧是难得的经典,豆瓣评分7.9,傅艺伟版的妲己仍被80后津津乐道。当然,受技术手段和审美的局限,再回顾该剧,却能发现其在历史故事挖掘、服化道具、室内武打动作、特效等领域都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近日,由于正担任制片人、编剧的东方神话史诗正剧《朝歌》曝光了一组剧照及幕后纪录片,这波独具匠心气质的物料详细地解释了为何此前于正会称《朝歌》为“此生最尽力的作品”。纪录片从史料挖掘、造型梳化、美术置景等多角度还原了《朝歌》是如何细致还原三千年前“武王克商”的那段历史。它的问世,似乎为多年来口碑疲软的中国神话影视作品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历史学家齐背书,构筑崭新的东方神话世界体系

重特效、轻剧情是很多神话题材作品不被观众接纳的一大通病。用详实的历史考证作为基础,为作品构筑崭新、完整的东方神话世界体系是神话题材作品亟待提升的关键。


虽然都是基于“武王克商”这一重大历史背景延展出的故事,但《朝歌》却彻底颠覆了以往《封神》系列作品。光从名字来看,就能感受到该剧更着眼历史的崭新视角。《朝歌》主要讲述了在商周两代王朝更迭之际,姬发和帝辛两代君王之间的权谋大战。

深挖历史,将尘封的史实大白于天下是《朝歌》在历史价值、艺术价值上的一大贡献。《朝歌》最新曝光的纪录片中,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讲师、商周考古专家曹斌博士,以及《百家讲坛》主讲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博士唐博一一亮相,为《朝歌》的史实依据背书。


尊重《史记》等历史文献记载,再结合史学专家的考证,《朝歌》推翻了以往众多版本《封神演义》对商纣王帝辛昏庸、暴虐、嗜女色的种种不实戏说。还原出一个为了维系商王朝统治,伐东夷、囚文王、杀鄂候,善用政治手腕扩张领土的中兴君王。

历史文献记载,帝辛“长巨姣美”,“材力过人,手格猛兽”,能“倒曳九牛,抚梁易柱”。不仅高大威猛,长得帅,力气大,而且博闻强识,这与保剑锋在《朝歌》中塑造的形象不谋而合。


而《封神》IP中更为著名的角色妲己,也被《朝歌》重新正名。她并非像《封神演义》故事所描述的那样是狐狸精的化身,而是出生于一个叫“有苏氏”的部落,故名“苏妲己”。商纣王东征西讨,开疆拓土,有苏氏部落在抵挡不住商军进攻的情况下,献出牛羊、马匹和美女妲己。《国语·晋语》有记载:“殷辛伐有苏,有苏氏以妲己女焉。”最终因为容貌美丽、身材姣好,妲己一步步晋升为王后。虽然《史记》里所述商纣王“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确实属实,但殷商崩盘的祸根,却不应完全归罪于妲己,而应该归咎于帝辛在政治战略上的失策。

再如杨戬、哪吒、李天王、土行孙等以往以神仙“人设”出现在影视作品中的重要角色,也在《朝歌》中得到更符合历史考证的身份还原,他们多为方国、部落领袖。

借助《朝歌》,尘封于典籍文本的历史人物被一一重塑,这部以史为基础的作品或许将唤醒大众对于真实历史的兴趣,继而更加关注中华传统文化。


厚重中国风,梳化匠心出尘

根据中国神话改编的影视作品中,一直为人诟病的,就是改编作品往往丧失了原著IP中厚重的中国风。浓烈的好莱坞叙事套路夹杂不中不洋的造型服饰设计,往往拍不出被本土观众普遍认可的中国文化底蕴。这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创作者对于中国文化认知的短板。

《朝歌》已曝光的剧照和纪录片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浓浓的中国风。同时,匠心、细致、考究是《朝歌》在服饰、化妆等领域由始至终贯彻的精神。在视觉领域,剧组始终坚持“尊重历史”,在历史学家的指导下设计服装、造型。


《礼记》有记载,殷人尚白,周人尚赤。因此,《朝歌》的2000套服装多以白、红、黑为主色。之所以加入黑色,是因为出土文献里同样有记载,随着时间的推移,周朝也开始崇尚黑色。剧照中,商朝王子武庚着白色麻衣,周武王姬发身穿黑色盔甲,河桑女王则是妖艳红色服装,肩上羽毛装饰加持,极具中国古典美感。



更为考究的是帝辛的盔甲造型,这件银色的铠甲摒弃了西方文化元素明显的煅铸工艺,而选择了更加符合商周历史阶段生产力的皮革材质。在殷商的出土文物里面有很多桑蚕丝麻、皮革材质的文物也证实了这一论点。而盔甲胸前的兽面纹与商周时代的兽面纹异曲同工,肩上的龙纹也跟商周时期的夔龙纹有一定相似之处。

凡是涉及到神话剧情的部分,服装则采用了较为艳丽的色彩,以更夸张、饱满的色调将如梦如幻的视觉张力呈现出来。


金像奖梳妆造型得主林安琦为《朝歌》演员定制的敲铜、饰品、发冠等配饰多达上百件。这些配饰除了在中国手工制作,更远赴印度、韩国定制。印度饰品大多以锃亮的金银为主,但《朝歌》的金属质感却以低调奢华的雅金为主,虽然定制的预算要提升几倍,但正是这种对细节的精益求精,才能彰显团队的匠心。


道具、陈设、礼仪、风俗系统设定200个场景

《朝歌》在宏大场景的表现力上同样极为突出。曝光的内置场景搭建和道具陈设方面无不尽显王朝历史感,朝堂上构架的背景造型金碧奢侈,冠以神兽坐镇,而两侧的神兽形象则取材自古代经典之作《山海经》,以金铜色为主色调搭配极具张力的金柱向外延伸,造型复杂多变,渗透出该剧权谋斗争的主旨。

《朝歌》监制李秀珍解答了剧组远赴新疆拍摄外景的缘由:历史中的朝歌就在河南北部,但因为时代变迁,历史文献中所描述的朝歌地貌已经不复存在。为了尊重史实,剧组遍寻祖国河山,终于在新疆找到了“朝歌”,当地原生态的风土样貌与三千年前的朝歌极为相似。


从曝光的外景剧照中不难看出,剧组的这番用心确实没有白费,从视觉审美来讲,剧照中的景致有着中国传统山水画“以形写神”的妙意,同时又有着油画的粗犷质感,浓郁的色彩无不蕴藏着强烈的诉说欲望,既具备着纪实美学的特征,又还原了历史的真实风貌。


据美术指导星汉表示,《朝歌》的独立场景多达200余个,他们将道具、陈设、礼仪、风俗系统地在这些场景设定中体现出来,在很多宫廷墙壁的雕花中都加入了殷商时期青铜器上的纹饰,比如说饕餮纹、夔龙纹,窃曲纹等等,完全按照现有可考证的殷商时期的资料来加工创作。近千米的满雕建筑,多是由工人纯手工雕刻的。


道具里面大到商代的战车、西周的铜革,小到车上的銮铃、帝辛使用的刀,都可在殷墟出土的文物中找到考证。西周的窃曲纹在剧中道具里出现频繁,无论是西周早期的铜簋,还是陶簋,都有该纹路。

《朝歌》甚至可以当作商周文化研究的视觉参考范本被考古系的学生拿来研究。该剧与以往布景粗劣、伪科技感十足的神话剧彻底划清界限,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大资本铺路、人才汇聚、技术辅佑等利好条件的基础之上,《朝歌》的匠心才让中国神话题材作品从颓势中突围看到一线生机。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匠心 朝歌 重构 出路 神话 东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