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媒体微信公众号周小平同志正文

平史 | 大V颠倒黑白的能力自古都很强,连皇帝都被逼得不能认父!

2017-04-15 周小平同志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平史|为孤单的历史平反。 点名关注

百万人关注的最具深度订阅号;新榜每日原创全国前十。真相、内幕、辩证!关注有获,订阅增益。

文 | 北冥扶摇

古代没有网络,但也有大V。无论是朝野,这样的人都很多,主要靠一张嘴皮搬弄是非,颠倒黑白,最猖狂时,连皇帝都被他们的巧舌如簧折腾得够呛。正德十六年间(1521年)4月20日,明武宗驾崩,由于武宗死后无嗣,因此张太后(明武宗的母亲)和内阁首辅杨廷和决定,由近支的皇室、武宗的堂弟朱厚熜继承皇位,这位朱厚熜,就是后来的嘉靖帝。

明武宗朱厚照去世的当天,张太后联合内阁一起颁布了以朱厚照名义写的遗诏:

“朕疾弥留,储嗣未建。朕皇考亲弟兴献王长子厚熜,年已长成,贤明仁孝,伦序当立,已尊奉祖训。兄终弟及之文,告于宗庙,请于慈圣皇太后,即日遣官迎取来京,嗣皇帝位。奉礼宗庙,君临天下。”

嘉靖帝朱厚熜

皇位从天上砸下来,按理说嘉靖帝应该挺高兴的,可是他到了京城没多久,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这时历史上著名的事件“大礼议”已经渐露端倪了。

嘉靖登基不久,就让内阁商议一下该给自己死去的父亲定一个什么样的皇帝尊号。

这是合情合理的,当了皇帝要把自己的先人追封为皇帝算是一个传统了,像曹丕登位后不仅把自己的父亲曹操追封为太祖魏武帝,连带着曾祖父曹腾、祖父曹嵩也被追封为皇帝。

但内阁接到旨意之后,压根就没去研究该给朱佑杬封个啥名号,而是告诉嘉靖:

你的父亲不是皇帝,你继承的是孝宗皇帝的大统,所以应该入继孝宗一脉,给他当儿子,这样你的皇位才名正言顺。为了维护皇位的合法性,你需要管孝宗皇帝叫爹(皇考),而称你的生父兴献王朱佑杬为叔叔(皇叔父)。至于你爹兴献王只有你一个儿子,那也没关系,我们会从同辈藩王里面再找一个儿子来过继给他,为他继承香火和王位。

明朝历史上著名的“大礼议”或者“议大礼”事件拉开了序幕。

嘉靖帝听了自然不可能同意,父子天伦,怎么能够以这么荒唐的理由废弃呢?羔羊有跪乳之义,乌鸦有反哺之情,我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岂能做这样禽兽不如的举动。

嘉靖帝朱厚熜身为兴献王朱佑杬的独子,从小与父亲的感情深厚,让他学吴起母丧不归、杀妻求将的冷血举动,根本办不到。

内阁大臣们可不管这些,杨廷和等文官大臣们之所以团结起来,坚持要让嘉靖管他伯父叫爹,核心诉求是为明孝宗朱佑樘立后。

孝宗皇帝在大臣中间,已经成为一个传说、一个神话,一个千年难得一遇的贤君圣主。而他偏偏只有朱厚照一个儿子,朱厚照又没有儿子。孝宗一脉就算断绝了。这样一个完全按照儒家理想塑造出来的明君楷模、完全按照文官们意志行动的好皇帝,怎么能够绝后呢?文官们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如此残酷的现实。所以他们必须要为孝宗立后,以让孝宗的光辉形象完美无缺,让他的儿子孙子们能够永远当大明的皇帝,世世代代永远歌颂伟大的孝宗皇帝的传说。

这样,将来哪一代皇帝有什么地方违背了文官集团的意志,他们就可以拿孝宗来教育他:“想当年孝宗在位的时候,如何如何……”从而取得对抗皇权的政治资本。

这时的文官集团,已经颇有几十年后的东林党的影子了,他们试图通过把持皇权和操纵舆论的方式,来为自己的利益保驾护航。

出于上述种种原因,这出堪比千年前赵高指鹿为马的指伯为父的荒唐闹剧就这样上演了。

甚至于,这出闹剧和指鹿为马一样,还被用来打压异己,当兵部主事霍韬提出嘉靖帝继位是继承孝宗的统,而不是继承孝宗的嗣,两者不需要混为一谈,结果没多久霍韬就在群臣的讨伐声中告老还乡了。

指鹿为马已千年,千年旧事今又演

不论嘉靖帝如何的坚持,文官集团始终寸步不让,坚持要让嘉靖帝认自己的伯父为父亲。

双方就这样耗着,直到观政进士张璁的一份奏章石破惊天:

“朝议谓皇上入嗣大宗,宜称孝宗皇帝为皇考,改称兴献王为皇叔父兴献大王,兴献王妃为皇叔母兴献大王妃者,然不过拘执汉定陶王、宋濮王故事,谓为人后者为之子,不得复顾其私亲之说耳。……比有言者,遂谓朝议为当,恐未免胶柱鼓瑟而不适于时,党同伐异而不当于理,臣固未敢以为然也。夫天下岂有无父母之国哉!臣厕立清朝,发愤痛心,不得不为皇上明辨其事。

《记》曰:‘礼非从天降也,非从地出也,人情而已矣。’故圣人缘人情以制礼,所以定亲疏,决嫌疑,别异同,明是非也。”张璁指出:汉哀帝、 宋英宗为定陶王、濮王之子,是因成帝、仁宗无子,皆预立为皇嗣,养于宫中,尝为人后。

今武帝已嗣孝宗十七年(实十六年),“臣读祖训曰:凡朝廷无皇子,必兄终弟及。……今武宗无嗣,以次属及,则皇上之有天下,真犹高皇帝亲相授受者也。故遗诏直曰:‘兴献王子伦序当立。’初未尝明著为孝宗后,比之预立为嗣养之宫中者,其公私实较然不同矣。”

这么一篇有理有据的奏章一出,本来指伯为父这件荒唐事就立论不足的杨廷和一方顿时就有些哑口无言了,嘉靖帝也是泪流满面,说“此论出,吾父子获全矣。”

有了张璁的理论支持,嘉靖迈出了非常大胆的一步:

召集内阁大臣,拿出自己亲笔写的手敕,交给杨廷和,说自己刚刚决定,加封自己的父亲为兴献皇帝,母亲为兴献皇后,要求内阁按照这个拟一道圣旨。

内阁仍旧是死活不同意,和嘉靖帝继续顶着干,后来等到嘉靖帝的母亲赶到京城,也加入了支持嘉靖帝的行列,两边死活不肯让步。嘉靖二年,宫内发生火灾。文官们上奏声称,这是老天爷对皇帝违反礼法,不称自己的伯父为父亲的惩罚。

嘉靖这个人最大的弱点就是迷信,后来还热衷于修道。嘉靖的母亲也是一样。这可能跟湖北地区的风俗习惯有关。他们暂时接受了文官们的看法,决定妥协:嘉靖管孝宗称皇考,管朱佑杬称本生皇考。两个都称考,相当于同时认两个父亲,孝宗是继父,朱佑杬是生父。

身为人子,连想认自己的父亲为父亲都如此艰难,嘉靖帝心中的悲愤可想而知。

等到想办法把杨廷和弄得辞官归乡了,嘉靖帝立马改口,召回被贬到南京的张璁。随后,又在张璁的支持下,正式宣布:从今往后,他不再称孝宗皇帝为皇考,而改称皇伯父。

文官们自然是不干了,马上拉着杨廷和的儿子,一起来皇宫门口下跪,逼嘉靖帝改主意。

这位杨廷和的儿子是谁呢?他叫杨慎,大家可能都很熟悉,《三国演义》开头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便是出自他的《二十四史弹词》。

这位的口号喊得更是响亮,“国家养士百五十年,仗义死节,正是今日。”,笔者实在不能理解,一个儿子想要喊自己的父亲为父亲,何错之有?以至于需要“仗义死节,正是今日”?

更何况,明末板荡之时,正是这些喊着类似响亮口号的人,纷纷投敌,写出“君恩似海,臣节如山”的开清首功洪承畴,写下“望断关河非汉帜,吹残日月是胡笳”的水太凉钱谦益,这些个显赫荣华之辈,却不及以“自古有降将军,无降典史”痛骂刘良佐的阎应元。

嘉靖帝面对这样的情况自然是激愤异常了,我只是想把我父亲叫做父亲,就这么难吗?

他下令锦衣卫把这些人全部投入诏狱,四品以上的大臣罚俸一个月,四品以下的全部廷杖,又打死了十几个。至于杨慎则被廷杖了两次。但他命大没死,又被贬往云南永远充军。

在文官集团的庇护下,他这个充军也就是个名义上的惩罚,其实一直在南方各省游历,不时回云南报个道就行了。所过之处,往往会得到地方官员英雄般的招待,管吃管喝管路费。

嘉靖帝这才好不容易争取到能把自己父亲叫做父亲的权利,让人感到荒唐又心酸。

文官集团指黑为白的本事被几十年后的东林党人学了个全,他们著书立说,抹黑明朝皇帝,标榜自己的功绩,最后甚至连清朝的统治者都看不过去了,觉得他们编的《明史》把明朝皇帝抹黑得太过了,估计也确实让这些人给恶心到了,最后把这些人全都编入了《贰臣传》。

数百年后的今天,东林精神的后继者——慕洋大V们也在干着指黑为白、混淆视听的勾当。可他们忘了,今天的中国不是明末,中国的集体领导人也不是崇祯,如果一意孤行,这些慕洋大V们迟早会自食苦果。

周小平微信内容团队

作者| 北冥扶摇 原创

★:欢迎读者投稿,选用有稿酬。信箱:zg5201949 @qq.com|文章欢迎转载,但须标明:来自公众号周小平同志(zg5201949),侵权必究。|


点击下方了解更多


①:往期经典 ②:支持小平③:了解小平


◆每日掌灯急书玉宇不澄不休◆

请帮扩散 请多支持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连皇帝 认父 平史 颠倒黑白 自古 能力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