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微信公众平台推荐媒体微信公众号青海嗨生活正文

嫁给军人后,我每天晚上都被折腾到半夜......

2017-06-27 青海嗨生活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躺在榻上,叶枣瞪着一双眼,死不瞑目似得看着粉色的帐子顶。

太憋屈了!太憋屈了!

穿越成古代女人就憋屈,还穿越成了大清朝,四贝勒爷后院的一枚侍妾,这……逼着人去死么?

三个月了,她还是没想通,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天妒人怨的事呢?

至于么,她也是好人啊,没事就喂养流浪猫和流浪狗,这特么的,苍天没长眼不是?侍妾啊!那是啥?那是玩意儿啊!

闭眼,睁眼,还是觉得憋屈。

这原身也够窝囊的,进府半年就把自己玩死了,这回好了,她接了个烂摊子。爹不疼娘不爱,至今没见过四爷,这可怎么混?

要死你也过了冬天再死好不好?这可好,九月里了,眼瞅着就要入冬,还不知道能不能混上炭火使唤呢。

“姑娘,不好再睡了,起来吧,家宴之前,怎么也得打扮一下。”

小丫头红桃端着一盆热水进来。

叶枣慢吞吞的起来:“打扮不打扮的,也一样,今儿是爷刚回来又不会来我这。”

要说这位小侍妾,还有那么一个不错的待遇,那就是自己住着一个破阁子。虽然破,但是清净啊!

“姑娘别灰心,总有机会的,叫主子爷记住您,就是机会不是?”桃红也不乐意伺候,可是没法子啊。

叶枣只好起来,洗了脸,换了一身半新不旧的浅粉色旗装。

柜子里总共没几套,都是半新不旧,越看越糟心……

索性不看了。

梳好头,没什么好首饰,就随意带了几样素银的。至于那鎏金的,她都懒得看,样式老,又笨重,还不如素银的呢。

打扮好了,天色还早:“走吧,花园子里耽误一会就差不多了。”一个侍妾,总是要早到的。

“哎。”红桃前头拎着灯笼带路去了。

这会子是天不黑,但是一一会回来就黑了啊,她们阁子里,统共三个人,一个老婆子,一个她,一个姑娘。

就不用等着一会有人来接了。

进了花园,天麻麻黑,还用不上灯笼呢。、

桃红看着开得好的菊花道:“姑娘,给您摘一朵戴?头上太素了。”

“别别,叫人家开着吧!我这一身,戴花都叫花委屈了。”叶枣心道,菊花!这是给谁守孝不成!

“瞧您说的!戴了花,不是增色不少?叫主子爷看着喜庆不是?虽然大阿哥去了不满一年,但是……”红桃失笑。

“红桃,我这个身份啊,没资格为大阿哥计较什么。”叶枣笑了笑。

“罢了,姑娘说了就算吧,那就走吧。”红桃有些下气。不过也知道,一个侍妾,想出头,也是不好出。

他们走后,假山后头,一个穿着宝蓝色长袍的人,将拇指上的扳指一转,问道:“苏培盛,那是哪个?”

“回主子爷,那是锦玉阁的叶姑娘,正月里进府的,门下奴才里的孩子。”苏培盛赔笑,心说,莫不是爷瞅着还不错?看上了?

也是,这位,长得好啊!

四爷嗯了一声,不是很有兴趣的样子,便抬步,往外走去了。

他身姿挺拔,手一直背在后头。冷冽的面容虽然是俊美,可是叫人不敢亲近。薄唇轻抿,看着就是个凉薄之人。

苏培盛大气都不敢出,跟在后头。

正院里,叶枣来的早,其余的格格和侍妾也不敢耽误,都来了。

上首的福晋乌拉那拉氏还没出现,李侧福晋也没到。

坐在右手边的,是格格宋氏,尹氏,叶枣忙过去请安:“奴才给宋格格,尹格格请安。”

“起来吧。”宋氏淡淡的。

叶枣起身,又和同为侍妾的张氏,常氏,见了平礼。

就静静的站着了。

侍妾是不能随便坐的,一会主子爷或者主子福晋赐坐了,才能坐下。叶枣又吐槽了一次,这苦逼的地位啊!

又过了一会,就见里头几个丫头出来,接近着,扶着一位贵妇出来了。

正是四福晋乌拉那拉氏。她穿了一身藕荷色的旗装,绣着大朵的牡丹,一字头上戴着点翠的首饰,样样都是精致华丽的。

脸色有点苍白,可能是因为大病初愈。

年初的时候,大阿哥弘晖去了,她也跟着病了很久。

如今,显然是渐渐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了。

见她出来,众人忙跪着请安。

“都起来吧,都做,你们几个也坐吧。”乌拉那拉氏坐下,笑着道。

看着就是贤良淑德的人啊,叶枣默默的坐下了。

坐下之后,福晋就跟宋氏说话,宋氏可是老人了,她比福晋进府都早。

不过,也是个有命没造化的,生了一个格格没了,怀着一个阿哥,又掉了,五个月才掉,都成型了。

如今也是病歪歪的,不太得宠了。

不过,到底是老人,还是不一样的。叶枣听着她们闲话家常,心里却对李侧福晋又一次竖起大拇指。

这位也是作的一手好死,该来的都来了,她还不来,不就是生了大格格和二阿哥么。也没有这么作死的。

如今府里可只有她有孩子,这是活生生的要叫整个后院嫉妒啊!

琢磨着,就见外头有了动静。

李侧福晋来了,她一身橙红洒金的对襟小袄,里头也是橙红的旗装,金线绣着菊花,可比福晋这一身鲜亮多了,梳着大号的一字头,鎏金玛瑙的首饰,说不出的精巧美丽。

一张分面,也是白里透红,叫人看着就可亲。

她一进来,就笑开了:“都是二阿哥,抓着臣妾,非要先吃东西,这才来晚了,福晋别见怪,大格格,二阿哥,来,给你们嫡额娘请安!”

说话间,两个小孩子就忙请安了。准确说,是大格格请安了,毕竟,二阿哥还小,不会说话呢。

叶枣来了这几个月,赶上了四爷跟着御驾南巡和去蒙古了。所以,准确说,还是她本人第一次来正院呢。

见识了,这位李侧福晋,得宠,胆大,也不太服福晋呢。

难怪最后下场惨淡,啧,作死的吧?

“都起来吧,你有孩子,自然是辛苦些,坐吧。”福晋却还是那么好说话,就好笑丝毫没觉得被打脸似得。

“多谢福晋了!”李侧福晋千娇百媚的福身道。

这回坐定,没多久,就听见了苏培盛的声音:“四爷到!”

众人忙起身,包括福晋,福身的福身,跪着的跪着:“给四爷请安。”

四爷大步流星的走进来,也不扶着谁,只是径自往上一坐:“都起来吧,赐坐。”

众人忙不迭再谢过。

叶枣在心里,给四爷打了个叉。这么多女人,还有你正宫,你都不带扶一把的?渣男!

一坐好,李侧福晋就笑着:“大格格和二阿哥可想念您呢,您可算是回来了呢。”

提起孩子,四爷点点头,看向两个孩子。

二阿哥压根不记得四爷,大格格记得,忙起身:“给阿玛请安了。”

“嗯,好,坐吧。”四爷就算是关心过孩子了。

被李侧福晋抢了先,福晋也没在意,这才笑着问:“这回事情都顺利吧?”

她们也是无奈,四爷回府三天了,今儿才来……

“有劳福晋管家,外头一切都好。”四爷依旧淡淡的。

一妻一妾问过了,格格不敢多话,侍妾不能多话。只好开宴了。

家宴摆在了正院的小花园里,如今不算冷,倒是也还不错。

叶枣坐在最后一位上,没法子,她进府最晚了。

菜色倒是好,问题是,不敢放开了吃,只好小口的,慢速的吃着。

听着上头李侧福晋笑语宴宴的邀宠。

四爷略有不耐烦,就眼神飘散了一下。一眼就看见了低着头,一根一根吃黄瓜丝的女人。

只看见个侧脸,长得不错。

宴会结束的时候,李侧福晋致力于将四爷拉去她屋里,不过,四爷还是很有原则的,一挥手:“都散了吧。天不早了。”

福晋就抿嘴一笑:“是我贪姐妹们的陪伴了。”

四爷也不接话,只是往屋里去了。福晋不见尴尬,只好叫大家都回去了。

李侧福晋虽然是心有不甘,可是也不敢这时候闹什么,只好带着两个孩子走了。

叶枣随大流,走在最后,回了自己的破阁子。

没事不出门,又是好几天。

这一天,本来是想着能不能叫膳房做个好吃的,素极了。正要琢磨呢,就见红桃几乎是跑着回来的:“姑娘……姑娘……”

“怎么了?”叶枣一惊,不能吧,这是出什么事了?她可什么都没做啊!

“是主子爷,主子爷……主子爷来了!”红桃摸着胸口,跑的红彤彤的脸上带着急切。

“……难道,这不是好事么?”叶枣眨眼。

红桃也眨眼,然后使劲拍自己的大腿:“奴才糊涂了!好事好事!来不及更衣了,快出去迎接吧!”

叶枣深呼吸了一口气,脸上换上莫名欢喜又带着害怕的笑意往门口去了。

刚过去,就见一身银灰色袍子的四爷已经过来了,脚步快得很。

她往门口一跪:“奴才请主子爷安。主子爷吉祥。”

四爷先是看了她几眼,然后嗯了一声,就往里走。

叶枣脑子里奔腾过神兽之后,只好抬头看苏培盛,妈蛋,这是叫不叫起啊?

苏培盛笑道:“姑娘还不赶紧的伺候?”

您可机灵点吧!主子爷这一时的兴致来了,抓不住可是损失。

叶枣进去,见四爷就坐在那张破桌子前,一只手放在桌面上,轻轻的叩着。

“给爷倒茶。”叶枣低着头,给四爷倒了一杯刚泡好的茶,这可是赶巧了。

端来茶,四爷很给面子的端起来……嗯,没喝。

喝不下去,这跟刷锅水差不多了。

叶枣尴尬了一下,倒是没请罪,侍妾就是这待遇,请罪有点假。

四爷放下茶碗,看了她一眼:“多大了?”

“回爷的话,过年就十五了。”叶枣带着一丝羞涩和忐忑回答。

四爷嗯了一声,四处看了看,忽然起身:“歇着吧。”

叶枣忙露出个失望害怕的眼神:“奴才恭送主子爷。”

四爷这回,嗯了都没嗯一声,就直接出去了。走的很快,几步就走远了。

红桃等四爷走远了,这才敢进来:“主子爷怎么就走了?生气了?”

“没有啊,大白天的。”不走还能留着?这估计就是去哪走的顺腿了,一琢磨哦,这还住着一位自己的女人呢?那就去瞅瞅吧这样……

四爷回了前院,换了一身衣裳之后,忽然道:“晚上接过来吧。”

苏培盛愣了那么几秒钟之后,忙哎了一声。

心说,这位叶姑娘,这是要得宠个几日的样子啊。不过,那小模样长得,是得得宠个几日的。

主要是,如今府里没有爷称心人。

福晋素来不得宠,李侧妃如今越发不像了……爷估计也不想捧着。

宋格格尹格格,一路货色,都是木头做的。

只好往侍妾里头踅摸了,好在来年就选秀了,总要进来几个像样的,不然主子爷可怎么办?

前院里,来人说接叶姑娘去前院的时候,叶枣惊讶了。

还有这待遇?不过一想也就明白了,她着破阁子,四爷住不下去……这才带她去前院不是?

不过,前院一把手苏培盛,二把手苏万福,三把手李安和,四把手李安康都没混上,来了个N把手,叫小桂子的小太监。

“姑娘这就请吧。”小桂子笑呵呵的。

叶枣叹口气,起身:“那就走吧!”

妈蛋,没吃晚膳啊,侍妾待遇差,等的天黑还没来呢!

一路从花园里经过,往前院去了。

前院里,灯火通明。到了四爷的屋子外头,小桂子都进不去,得先找苏万福。

苏万福打量了叶枣一眼,很是有些不屑:“等着吧,爷忙着呢。”

叶枣笑着应了一声,规矩的站着,红桃都不能跟来,可见她这地位……低成什么样了。

大约过了有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才见苏培盛出来:“爷问接人怎么还没来?”

苏万福眨眼,笑道:“奴才这不是怕耽误爷的事么?有劳叶姑娘候着了。”

“兔崽子,还不请进来?”苏培盛照着他脑门就是一下子。

叶枣从头到尾都没吭气,阎王好见小鬼难搪,这帮子狗奴才,没一个好相与的,万万得罪不得啊!

进去,叶枣只粗略看了一眼灯下看书的四爷,就跪下了:“给主子爷请安,主子爷吉祥。”

四爷叫了起,就将书放下了。

“走近些。”

叶枣就忙往前走了几步。

四爷看她,换了一身衣裳,不过也是半新不旧的,估摸着也是没什么好的。

“识字么?”

“回主子爷的话,识字,但是不多。”叶枣传来这几个月,根本没看过书,不过,原身底子好,她自己也是能读文言文的,这倒是不算什么难事。

“嗯,读。”四爷将书往前一推。

叶枣拿起来,就从这一页第一个字开始读。

叶枣的样貌,其实在这古代,着实不算好。不是不好看,而是……不庄重。

嗯,眼尾上挑,活脱脱就是个成精的狐狸。属于男人喜欢女人厌恶的那一种。

声音也是带着一股娇媚,如今还小,是娇憨叫妖媚,以后只怕就只剩下妖媚了。

叶枣对这一点也是很失望的,地位低,长得像个狐狸精……不得宠,熬死,得宠估计叫人整死。

四爷起先,只是淡淡的听着。

听着听着,就不对了。

这叶氏念着农桑经都敢勾人?四爷眉头一皱,就想说话。

不过,这一抬头,就发现叶枣念的慢了些,眉头轻轻蹙着,像是有不认识的字,随即又舒展开,继续念起来。

快了一点,声音还是那般,倒不像是刻意的。

四爷手指那么一动,心里略有差异。

一口气念了几页之后,叶枣的嗓子就不对了。

没一次说过这么多话,嗓子哑了。

本来就是妖媚的嗓子,这一哑了,更是撩人。

四爷本来故意的,这会子,倒是他自己憋不住了。

回来这些时候,正院住了一夜,意思了意思,李氏那住了一夜,也没做什么。

在外头可是好几个月呢,几个宫女伺候过,可是到底不满意。

这会子,哪里受得了叶枣撩拨?

四爷心里,就起了一股怒气,这小妖精,不声不响撩人!

“好了,不早了,安歇吧。”四爷打断她。

叶枣应了一声是,放下书,想喝口水来着,但是也没敢说。

偷偷挑眉,好么,四爷这是起了火了呀。既然他爱听这个沙哑的……那就,不喝水了、

上塌之前,心里默念了一声,侍妾守则第一条:伺候好主子爷!叫他满意!

两人穿着里衣上塌,外头有丫头熄了灯,拉好帐子。

叶枣很不安的动了一下,就感觉腰上有一只有力的大手将她抱住了。

黑暗里,叶枣勾起嘴角,行,您有兴趣就好。

她带着些哆嗦叫了一声:“爷……”

一个字,可谓千回百转,叫人欲罢不能。

四爷喉头一滚,下意识的嗯了一声,就将叶枣压在身下了。

良久之后,叶枣腰疼腿疼哪都疼。四爷躺在一边也是气喘吁吁。

还没说奴才起来伺候的话呢,就见四爷一个翻身,又压下来了。

叶枣快哭了,不带您这样摧残人的。

“爷……奴才伺候您……”

“闭嘴!”

四爷有些失控,这女人,不知道她本就有些沙哑的声音,经过方才,越发沙哑撩人了么?

叶枣咬牙,混蛋!

不过,闭嘴可以,动手就不由你了,既然你要疯,老娘拼了不是!

想着,就将一双手臂伸出,勾住四爷的脖子,轻声细语的:“爷怜惜奴才一些,奴才头回呢。”

这可要命了,四爷本就是憋坏了的,又叫叶枣撩了个够呛,哪里吃得住这话?

不说还好,这一说,那叫一个控制不住。

这一轮的狂风暴雨结束后,叶枣都被摧残的指头也不能动了。

四爷这才坐起身。

叶枣气的磨牙,忍着疼,故意装出个委屈不安的样子:“爷……奴才起不来了……”

这会子,主子爷坐着,她就得起来伺候不是。

四爷估摸着是爽了,也没多话,就很是淡定的嗯了一声。

然后对外叫了一声端茶来。

很快,就见一个丫头端着茶进来了。

四爷大口喝了一杯:“再倒。”

叶枣羡慕的看着四爷大口喝茶,她嗓子冒烟了都。

也许是真的叫四爷爽了吧,四爷喝完了,跟施舍似得想起她来了:“坐起来。”

叶枣艰难的坐起身,将被子围着,接了四爷喝剩下的半碗茶,先道谢,然后大口喝完。

黑暗中,没注意四爷嘴角勾起个笑。

那丫头不敢多留,心说爷不准备洗漱啊?

出去之后,忙走远了。

这头,叶枣也琢磨着,是不是伺候这位爷洗漱之后,她就可以滚蛋了?受不了!

结果,还没说呢,就见四爷问:“喝饱了?”

叶枣嗯了一声,就又被四爷压倒了。

心里将四爷骂了个狗血喷头,表面上,叶枣也不乖了。

反正是被摧残,总要找到点快感不是?

小妖精肯配合,闷骚的四爷很欢乐,这一来,又折腾了一个时辰。

再次冷静,叶枣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直到她肚子咕噜了一声,也破罐子破摔的装作自己没听见,只是心里骂死四爷了,妈蛋,饭都没吃,就妖精打架……没天理。

四爷诧异了一下,但是,他也不会问,只当是叶枣吃的少。

愣神之间,叶枣已经睡着了。

再睁眼,就是天都亮了。

叶枣脑子一片糊涂,稍微回神就咯噔了一下。

完了,在主子爷的屋里,睡到了大天亮,这可不是好事!

忙不迭坐起来,一起来,就觉得浑身疼,气的狠,也不敢声张,捡起昨夜脱了的衣裳穿好,忍着疼痛下地。

刚下来,就见一个穿的很不错的丫头进来,面上恭敬,实则傲居:“姑娘醒了。主子爷出府了,姑娘醒了就回去吧。”

“敢为这位姐姐,可曾见我的丫头红桃?”叶枣丝毫没有不满,赔笑问道。

就算昨夜她还在四爷榻上,今儿起来,还是个奴才。

“在外头呢。姑娘请。”玉宁像是哼了一声,只不过,没叫叶枣听见。

叶枣毫不犹豫的拖着酸痛的身子走出去了。

惹不起,如今可是一个也惹不起啊。

红桃见了叶枣,本来是想笑的,结果,见她面色不好,就收住笑,上前福身:“姑娘。”

“回去吧。”叶枣扶着她的手。

红桃不敢再说什么,忙扶着她,叫她全身的重量都压过来。

一路艰难的回了自己的阁子,叶枣已经脸色刷白站不稳了。

且不说昨晚没吃饭,她除夜承欢,就叫四爷疯狂的折腾了好几次,能走回来已经是好的了。

这会子,倒是不想哭,但是心里,对四爷的感官也跌到了谷底。

“主子爷没赏……”红桃轻声道。

“我想泡个热水澡,有药膏么,我疼的厉害。”叶枣躺下就起不来了。

红桃摇头,哪有啊……

“拿银子去找,不涂药,我就死了。”叶枣咬牙。

她进府的时候,那便宜舅舅给了一百两银子,一直没舍得动,这时候,不是可惜银子的时候了。

红桃应了一声,去翻出一锭银子出去了。

许是见她难受的厉害,宋婆子进来了:“姑娘可是疼?”

叶枣点头:“我皮子嫩了些。大娘有法子么?”

宋婆子叹气:“这可没法子,烧水给姑娘泡一泡吧,姑娘忍耐些,咱们是最下等的奴才……”

没资格说受委屈。

“我这不是忍着呢,劳烦宋大娘,我今儿实在是起不来了。”一般时候,这阁子里的事,都是她们三个一起做。

侍妾没有人伺候都是正常的。她很不错了。

“哪的话,咱们且要互相扶持呢,你尽管躺着,奴才烧水去!烧个一大锅,泡了就好了。”宋大娘道。

“大娘,有吃的么?我饿了。”叶枣委屈的揉揉肚子:“早膳时候错过了……昨儿晚膳我也没吃。”

宋婆子就可怜的看她,如花似玉的姑娘,叫她那黑心的舅舅送进来,真是毁了。

“等着,奴才给您弄去。”到不至于那么惨,这时候,指使不动膳房是肯定的,但是一两碟子点心还是有的。

等吃过了点心,泡澡的水也好了,好好泡了一回,总算是舒服了些。

红桃又拿回一个小瓶子,正是药膏。

自己涂好之后,就再也撑不住了。

等她睡了,红桃和宋婆子叹气:“好歹第一次伺候,竟连赏赐都没给。”这以后,怎么立足呢?

“罢了,没给有没给的好处。”至少别人不必太忌讳了。

“话不是这么说,怎么能不上进呢……”红桃跺脚。

“你这丫头,上进能怎么着?侍妾就是侍妾,上进了,还能做个侧福晋不成?”宋婆子哼了一声,忙自己的事去了。

屋里,叶枣睡得人事不知。

她倒是没有自怨自艾,早就知道日子肯定艰难了,这算什么,撑死算个开头,艰难还在后头呢。

午膳之前,福晋派人送来了赏赐。

正院里,乌拉那拉氏吃了早膳,歇了一会就问:“昨儿个叶氏伺候的?”

“回主子的话,是叶氏伺候的,前院里住了一夜呢。不过,主子爷没给赏赐。”秀荷一边给她揉着腿一边道。

“这是没伺候好?爷的性子就是这样。”乌拉那拉氏一笑:“规矩上还是要赏赐的,你看着给吧。”

秀荷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叫人送去了赏赐。

一对鎏金镯子。这是侍妾头回侍寝的规矩,总要有个东西给。

叶枣还没起来,那小丫头偷懒,也没耐心,倒是省了叶枣起来谢恩了。

叶枣拿着那一对镯子笑了笑:“收起来吧。”难为福晋了,哪里搜出这么恶心的一对镯子,上头的花纹里,还有泥垢呢。

她没当回事,想着福晋都是午时快到了才拿来赏赐,估摸着旁人就不会给了。

果然,到了晚间,也不见李侧福晋和两个格格的赏赐。叶枣一点也不意外。

一转眼,就过去了三日,这三日,四爷就没进后院,早出晚归,好像很忙。

到了正院请安的时候,叶枣也好了不少了,至少不疼了。

照旧穿着不新不旧的夹袍子,往正院去了。

等众人都到了,请过安,就听着李侧福晋道:“哎哟,没看出来,叶氏长得这么标致呢?前儿伺候主子爷,前院里住了一夜?不过,主子爷也是,怎么没赏赐点东西呢,随便什么,好歹也给点不是?”

这话说得就恶心了。

打赏小猫小狗的语气。

叶枣往前走了一步福身:“奴才愚笨,没伺候好主子爷,没有赏赐也是有的。”

见她态度恭敬,李侧福晋哼了一声:“既然没伺候好,就罚你跪一个时辰吧。伺候主子爷,是你的福气,你竟然没伺候好。该罚。”

叶枣生怕有人帮她出头,那就完了,忙不迭应了,就出去跪在了正院里。

跪下之后,叶枣就松了一口气。

李侧福晋既然罚了,那就没事了,就怕是一股子气憋着,那可不好。

乌拉那拉氏不高兴,不过也是因为李氏越过她去罚叶氏而已,倒是没有别的想法。

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看出来,这是李氏给她的下马威。

叶枣跪在那里,默默的在心里背书。自己记得的古诗什么的都在心里念着。

等请安结束后,李侧妃走在最前面。

她见叶枣跪的笔直,走过来扶着自己的头发:“今儿天气还不错。叶氏,你可别在心里记恨我才好啊。”

“李侧福晋教导奴才规矩,奴才心里感激不尽,不敢记恨。”叶枣忙道。

“那就好,跪够了就回去吧。”李侧福晋这才哼了一声,扶着她的奴才走了。

叶枣心里的小本本上,郑重其事的写下第二个名字,李侧福晋。

第一个,是前院里的玉宁。

是的,她是个侍妾,但是……以后的四爷,是要做皇帝的不是么?

只要他做了皇帝,她总是有希望翻身的不是么?到时候,该报仇报仇,该报怨报怨,很正常不是?

也许她活不到那时候,但是,不妨碍记帐啊!

于是,叶枣跪的很是淡定,跪的不慌不忙。

直到时间到了之后,福晋这里人叫她回去。

叶枣起身,利索的对着正院磕头,然后扶着红桃的手走了。

如今地位不如人,人人都是人上人。不过,这种情形,总不会持续一辈子不是?

叶枣嘴角勾起来,很是愉悦的回去了。

↓↓未删节内容点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原版阅读 加入收藏
分享给好友

相关标签:...... 每天晚上 折腾 嫁给 半夜 军人

回到顶部